第1759章:青梅竹马篇,与死亡擦肩而过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85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师道成圣大唐之最强帝王最强无敌熊孩子

    “不麻烦不麻烦,我这就给们开房间。”这一刻池央央在工作人员的眼里简直就是小天使,工作人员拿到他们的身份证件时感动得差点流鼻涕。

    工作人员动作麻利地做好登记,收款制卡,很快交给他们两张房卡:“二位,左手边电梯上八楼,8818房间。”

    杭靳冷着一张脸,池央央接过证件和房卡:“谢谢!”

    ……

    “给我一间豪华单间。”工作人员目送杭靳二人进了电梯,一回头柜台前又站了一名男子,说得更仔细一些是一名看起来有点冷漠但很帅气的男子。

    今天这是什么天气,雷雨天气天上会掉美男么?

    因为有过刚刚的教训,工作人员没再敢盯着美男看,立即摆正工作态度:“先生,请出示的身份证件。”

    江震递上身份证,工作人员又说:“请问是现金支付还是刷卡?”

    江震递上银行卡:“刷卡。”

    工作人员快速登记好,把身份证和房卡双手交到江震手中:“先生,的房间是8816房,左边电梯上八楼,祝入住愉快。”

    “谢谢!”江震接下房卡,礼貌地点了下头。

    ……

    8818房。

    池央央刷房卡,杭靳一脚踹开门,抱着她进入房间,再一脚把门踹上,最后把池央央一抛扔到了房间那张大床之上。

    “杭大爷,我说咱们能不能温柔一点?”还好床够软,不然池央央觉得自己被他抛货物一样扔会被撞散架。

    “温柔?老子还有账没跟算,没扒了的皮就算不错了,还想要温柔。”杭靳像一樽愤怒的大神一样往床边一站,居高临下地瞅着池央央。

    “又怎么了嘛?”刚刚不是对她还有点温柔,怎么转眼又变脸了。池央央叹息,她就知道不能对他抱有太多幻想。

    “我又怎么了?”她知不知道他得知她遇到凶杀案的时候有多担心,万一凶手没跑,把她一起杀了怎么办?

    然而这个白痴女人还根本没有意识就在前不久死亡与她擦肩而过:“池央央,是不是活腻了?”

    池央央:“……”

    不想和他吵架。吵不过,只能躲。

    杭靳怒视着她:“知道错在哪里了?”

    池央央:“知道了。”

    在他面前,反正不管她有没有错,最后都是她的错。这又不是第一次,池央央自认为自己很聪明地认了错。

    看她的眼神,杭靳就知道她又在敷衍他:“说来听听。”

    池央央:“……”杭靳瞅着她,脸色严肃,目光沉沉:“小白痴,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能一个人在下大雨的时候开车,不能一个人大半夜出门,收到任何关于父母案的线索都不能一个人

    单独行动。”

    他每说一项池央央点一下头,直到杭靳提到父母,池央央瞬间弹座而起:“怎么知道我收到了我父母案的线索?”

    杭靳不理她的问话:“池央央,是我在跟说话,我的话听明白没?记住了没?”

    池央央瞪大眼睛盯着他:“我在问是怎么知道我收到了我父母案的线索?”

    杭靳气得骂人:“妈的。”

    池央央也不认输:“杭靳,回答我。”“晚上我去接下班,没有接到,一查得知来酒原农庄了。冒着这么大的雨来这个鬼地方,不是收到线索了是什么?”他怎么会告诉她,因为担心她的安全,他有在

    她的手机里安装定位芯片,他也不会告诉她,他让人查了她的通讯和短信记录。即使这个理由是杭靳临时编的,但是池央央还是相信了,因为她知道杭靳了解她,知道她的软肋所在,她无力地躺回到床上:“杭靳,我也跟说清楚,这些都是我的事情

    ,别插手。”

    “以为我想管的事情?我他妈是担心哪天意外挂了,老子背一个丧偶这么难听的名声。”什么叫是她的事情,他别插手,这个白痴每说一句话就有把人气死的本事。“那我们可以先去把离婚证领了。以后我的生死都跟没有关系。杭靳,就听我一次,以后我的事情别管,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池央央总觉得父母被杀害

    一案不简单,真相背后可能是她万万想不到的,她不想身边的人牵扯到这件案子中,再受到无辜的连累。

    杭靳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她没少受他欺负,但是他这个人也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大奸大恶之事,她不想他也受到牵连:“我们明天就去离婚吧。”

    离婚!

    离婚!

    离婚!

    这个女人天天把离婚这个词挂在嘴上,她以为他真不敢跟她离婚是不是?

    杭靳怒极反笑:“好呀!”

    “答应了?”池央央没有想到杭靳这次答应得如此爽快,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杭靳:“答应什么了?”

    池央央:“明天去离婚呀。”

    杭靳却说:“池央央,还有钱么?”

    “没有了。”池央央可没有忘记自己卡里所有的积蓄都被杭靳骗过去了,她昨天给车子加油的钱还是问同事借的。

    杭靳冷笑道:“钱都没有了,还想离婚?真是可笑。”

    池央央气得抓起枕头丢向他:“杭靳,说是黄金铸造的还是钻石打造的?一个晚上十二万还不够,怎么不去抢?”

    杭靳:“我也想抢,但是抢劫是违法犯罪的。”

    池央央被杭靳的不要脸气得不行,算了算了,不跟他扯了,再扯下去只会更生气,她翻身下床,去浴室洗个澡,免得感冒了。

    没有杭靳烦着,池央央方才能静下心,于是又想到今天晚上的凶杀案,想到死者手中紧紧握着的那半张字条到底写的什么。

    如果死者就是两年前父母那件案子的目击证人,现在证人被杀,她刚刚找到的线索又断掉了……

    算了,断了就断了吧,她有的是时间继续寻找。

    事实证明世界上没有绝对完美的犯罪,只要是凶杀,就一定会留下线索。再给她一些时间,她必定能查出凶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