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3章:青梅竹马篇,怀疑对象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6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雨,还在继续下。

    杭靳听着雨声,不免烦恼涌上心头,经过一夜雨水的洗礼,想要在凶案现场找到蛛丝马迹,怕是更加不容易了。

    连他得到线索都比池央央晚一些,凶手又是如何得知池央央得到线索,并且能赶在池央央找到目击者前将目击者杀害掉?

    这人难道时刻掌握了池央央的行踪?

    而能时刻掌握池央央行踪的人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江震?

    脑海里突然闪现出江震这个名字,杭靳心中猛地一个哆嗦。

    如果凶手真是江震,便等于池央央的身边装有一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只是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

    但江震为何要这么做?不管是不是江震,杭靳立即想出了应对之策,他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老钱,不是一直想要我接手江北刑侦总队队长一职。我想好了,刑侦总队队长一职我无

    能力胜任,仓山区刑侦支队的队长我倒是很有兴趣。”电话那端:“好好的刑侦总队队长不做,为什么要做仓山刑侦支队的队长?要是做仓山支队的队长,那赵自谦又去哪里?这些年,他的工作做得不错,我总不能降他的

    级。”

    杭靳继续道:“赵自谦怎么处理我不管,反正我需要跟池央央一起工作。”

    电话那端:“我说我的杭公子,这不是明摆着打着工作的旗号谈爱啊。”

    杭靳一点都不觉得打着工作的旗号谈爱有何不妥之处:“对,我就是想借职务之便谈爱,有意见?”

    电话那端:“咳……杭大公子,咱们怎么也要注意点形象,想谈下班过后有的是时间,为什么非得在工作中谈呢。”

    “工作时间和生活时间,我都不想错过。”杭靳想了想,做出让步,“一心想要我担任江北刑侦总队的队长也不是不行,除非想办法把池央央也掉过来。”

    电话那端:“池央央目前主要是配合江震工作,她暂时还不能独立完成工作,这个不应该不明白呀。”

    杭靳:“是,目前她是还不能独当一面,那给她配一个新的师父不就成了,这事难道还能难道老钱不成?”

    电话那端:“江震是江北市排名第一,全国排名数一数二的法医,多少人想跟在他身边学习都没有机会,把池央央从他的身边调走,池央央不跟拼命才怪。”为了池央央的安全,也为了自己的小媳妇不被抢走,杭靳任何劝都听不进耳里:“之前让我尽管提要求,现在我的要求就这么一个,这事儿能不能成,全在,可跟我一

    点关系也没有。”

    说完,杭靳又果断挂了电话,管电话另一端是谁,反正在他杭大爷的世界里,只看自己开心与否,别人的情绪皆不在他考虑的范围。

    谁料,这边电话刚刚挂掉,又有一电话打了进来,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几个字,杭靳眉头都快皱成两条竖线了。

    他立即轻咳一声轻轻嗓子,方才接听:“母亲大人,这么晚了,您老人家还不休息,小心脸上蹦出皱纹。”

    电话那端传来中年女性声音:“呵,回国几个月了,连家门都没进,我还以为忘记姓什名谁了呢。”

    杭靳摸着头傻呼呼地笑:“这不是忙么,等忙完了,自然就回去看您和杭老头了,到时候别嫌弃我烦们。”

    电话那端又道:“明天周末,爸刚好在家,回来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午饭。”

    “妈,我有事要……”杭靳正说自己有事,电话那端的人已经挂了电话,气得他恨不得把手机砸了,但又克制住了。

    这世界上也只有这个人敢先挂他的电话。

    不过没办法,谁让他是她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

    回头,看到“罪魁祸首”池央央又睡得像一头猪一样,杭靳心里的不平衡瞬间又冒上来了,他走回到床边,抬脚就想踹她一脚,但还是没能真踹过去。

    他在她的身边躺下,蛮横地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拥着,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我养出来的小白痴,晚安!”

    ……

    一夜过后,天气换晴,阳光明媚得像是要掩埋掉昨天夜里所有发生的不好事情。

    池央央醒来一看时间,已经上午九点了:“怎么这么迟了?手机的闹钟坏掉了?”

    “是老子给关掉的。”杭靳慵懒的声音传到池央央的耳里,紧接着他一只有力的长臂伸来将她紧紧抱住,“小四眼儿,本少爷还没有睡醒,别吵着本少爷睡觉。”

    池央央挣扎:“我还有事情要忙。”“忙什么?去问李世建要凶案资料?以为池央央是谁啊?一个小小的法医,又没有上头的批文,人家凭什么把凶案资料交给?”杭靳这番话直接得让人尴尬,但

    也不无道理。

    “我……”池央央明白李世建不会向她透露昨晚凶案资料,但是她不去试试总是不甘心,哪怕让她知道昨晚的死者是不是两年前的目击证人也好。“昨晚的死者就是两年前的目击证人。”杭靳像是能听到池央央心中所想,给出了她这么一个肯定的答案,“但是池央央,知道了又能如何?除了能让更加绝望,还能

    做什么?”

    是啊!

    除了让她更加绝望,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池央央瞬间没有了挣扎的力气,无力地躺在杭靳的怀里:“李世建把什么都告诉了对不对?”是问话,但池央央又说得肯定,“既然知道了,那把所有详情跟我说一遍

    。”

    杭靳眼睛都没有睁开:“真以为老子无所不能?”

    “难道不是么?”但她为什么会认为他无所不能呢,池央央心中突然冒出一个问题,“杭靳,到底是谁?”

    如果杭靳只是身为中央某人的外孙和江北某大官的儿子这些身份,还不足以让赵自谦和李世建这些执法者对他言听计从。

    所以他一定还有其它身份。杭靳缓缓睁开眼睛,对上池央央迷惑的眼神,他忍不住捏捏她的鼻子:“小四眼儿,说本少爷到底是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