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9章:青梅竹马篇,不是故意毁他清白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5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特种兵王

    叮铃铃——

    刺耳的来电铃声突然响起,吓得池央央一个激灵,杭靳立即按下静音键,瞅了池央央一眼,起身往外走:“我去接个电话。”

    杭靳接电话竟然避讳她?

    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今天是第一次。

    池央央忽然好奇起来。

    杭靳就在包间外的阳台上,但是因为玻璃门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池央央竖着耳朵也未能听清一个字。

    越是听不到,不免越是让她好奇,到底是谁打给他的电话呢?

    是她的心上人?

    还是李世建那边有凶手的消息了?

    两者相比较,池央央更在乎是不是后者,因此当杭靳接完电话回到包间时,她开口就是一句:“是不是李世建那边有凶手的消息了?”

    “以为我是谁?李世建有线索会向我报告?”杭靳坐回座位,慢条斯理地收好手机,又端起茶喝了一口。

    池央央憋憋嘴:“不说就不说嘛,那么凶干什么?”

    杭靳:“粥也堵不住的嘴?”

    池央央:“……”

    好生气哦,气得想咬他两口,但是又不能把他怎样。

    杭靳又道:“今天周六,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外公。”

    池央央:“自然是要去的。”

    杭靳:“吃吧。吃饱了我送过去。”

    池央央:“这么急着把我送走,刚刚的电话是不是的心上人打来的?”

    池央央并没有发现自己的问话有点酸,但杭靳是听出来了,该不会这小白痴吃醋了吧。

    杭靳脸色瞬间好转,往池央央地身边靠了靠:“小白痴,想听是还是不是呢?”

    池央央傻愣愣地反问:“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跟我想听什么有关系么?”

    杭靳:“……”

    操!

    果然又是他自作多情。

    ……

    池外公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错,医生前两天就说了他可以出院了,但他觉得一个人住家里没有医院热闹,硬要留下来多观察两天。池央央和杭靳来的时候,他正和一小屁孩玩手机游戏,小屁孩凑到他的身边,急得恨不得抢过他手里的手机替他玩:“爷爷,怎么这么笨。快跑,再不跑就要被敌人打

    死了。”

    话音刚落,池外公便耸耸肩:“被说中了,我被敌人打死了。”

    小屁伸手要手机:“爷爷,把手机给我,看我怎么玩,我再教教。”

    池外公却像一个孩子一样把手机往身后藏:“小新,爷爷不怎么会玩,让让爷爷,再让爷爷玩一局吧。”“外公,您怎么还跟小朋友抢手机玩了。”看到外公跟一个几岁大的孩子抢手机,池央央觉得自家的外公真是可爱,但是他老人家年纪大了,戴个老花镜还盯着手机看太伤

    眼睛,她必须阻止。

    “央央,来了。”池外公像是偷吃糖被抓住的小孩一样把手机赶紧塞给小新,示意小新去找妈妈,他则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快来陪外公聊聊天。”

    池央央来到池外公的身边:“外公,我刚刚问了医生的情况。医生说是不愿意出院,是因为家里闷么?”

    池外公点点头:“是啊。一个人呆在家里,确实闷得慌。在医院里住着,还有小新这样的小可爱和许多病友一起陪我玩呢。”

    池央央握住池外公的手:“外公,我搬回去和一起住吧。”“我才不要和一起住。们年轻人有们年轻人的生活,跟我们老年人有代沟,住久了互看生厌。”其实老人家很想外孙女搬过来和他一起住,但是他又知道年轻人跟老

    年人的生活方式不一样,年轻人都喜欢自由。

    虽然他年纪大了,但是他绝对不能拖池央央的后腿。

    “老爷子,那再找个老伴陪一起玩怎么样?”能说出这话的人,就算听不出声音,也能知道除了杭靳不会有别人。

    池外公听到杭靳的声音就来气:“杭家少爷,怎么又来了?”

    杭靳自己搬个凳子坐到池外公的床边:“小四眼儿要来看,我陪她一起过来看看,难道还需要理由么?”

    跟杭靳这人,池外公连客套都懒得再装了:“杭家少爷,说一天缠着我们家这么一个小丑八怪干什么呢?”

    杭靳笑笑:“老爷子,上次不是说过了,帮们家改变基因啊。”

    池外公:“我们家现在的基因就很好,不需要再改。”

    杭靳还是笑:“那我们谈谈跟找老伴的事情。”

    池外公:“咳咳咳……”

    “杭靳,快滚!”看外公又被杭靳气得咳嗽,池央央连拽带拖把杭靳推出房间,“拜托,去忙的事情,别惹老人家生气了。”杭靳倒也没有生气,伸手捏捏她的脸:“小四眼儿不要太晚回家。晚上一个人在家睡觉把门窗关好。晚上饿了,一个人不要出去吃,也不要叫外卖,家里还有两碗泡面,泡

    着填填肚子。等本少爷回来了,带去吃好吃的。”

    “要去哪儿?”突然之间,池央央莫名有点心慌,下意识抓住杭靳的手,瞪大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

    杭靳反手一握,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手掌心里,用力捏了捏:“小白痴,除了去找我的心上人,说本少爷还能去哪里。”

    “哦……”池央央忽然有些失落,但她也不明白这失落感从何而来,也不愿意多去理解这失落感里的具体原因。

    她“哦”字的音节还没有落下,杭靳忽然低头吻上她的唇,吻了好一会儿,他方才放开她:“小四眼儿,记住本少爷刚刚对的交待。”

    “干什么?”池央央嫌弃地擦了擦嘴,一想到他用这张吻过别的女人的嘴又来吻她,她便觉得恶心,“杭靳,不觉得很恶心么?这样做对得起的心上人么?”

    “恶心?老子从来没有对我心上人以外的任何女人动过心。老子从里到外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差点又把真相说出口,杭靳及时收了声。他这是在跟池央央这白痴表白,但是不明真相的池央央却以为他在怪她无意中把他睡了:“那个……我不是故意要毁清白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