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4章:青梅竹马篇,杀人原因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0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杭靳:“……”

    看来那件事情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知道真相了,不然她非得跟他闹到天翻地覆。

    池央央警告道:“记住了!”

    杭靳长臂一伸,将她拽到怀里紧紧抱着:“老子劳累了一个晚上,困得上下眼皮都在打架了,还拉着本少爷说东说西,成心不想让本少爷睡觉是不是?”

    池央央:“我……睡吧。”

    杭靳把她往怀里用力按了按:“睡觉!”

    昨晚因为噩梦和担心杭靳的原因,池央央几乎算得上是一宿没睡,这会儿睡在杭靳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没过多久,她便跟随着杭靳一起进入了梦乡。

    没有新案子,又是周末,池央央这一觉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池央央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也不知道杭靳起床多久了。

    她没多想杭靳会去哪里,拿起遥控器打开窗帘,温暖明媚的阳光洒进房间,让人心情顿时明亮了几分:“早上好啊!”

    房间里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她说这句早上好仅仅是因为心情好,谁料话音刚刚落下,一道狂躁的男性声音便从房间外传来:“好个屁,老子一点都不好。”

    一大早就让姜尔悦那个女人的电话吵醒,他没有发火已经很好了,哪里还有好心情。

    “心情不好,就要让别人也跟着心情不好么?”听到杭靳的声音,池央央嫌弃地蹙了蹙眉头,好心情瞬间被他破坏,她也不好了,“真是霸道得可恨。”

    杭靳大力推门而入:“动作快一点。”

    池央央:“干嘛?”

    杭靳:“本少爷一会儿还有事要忙,再晚就没有时间送了。”

    “有事情要忙,就先去忙的。我自己开车和坐地铁去支队都可以,用不着非要送。”池央央看他一脸的狂躁,担心道,“杭大爷,现在这幅样子不适合工作。”

    杭靳不满道:“老子这样子怎么了?”

    池央央一边往浴室走去一边说:“上班的时候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别动不动就发火。要明白面对的对手可都是一些不要命的毒犯,千万不要让他们影响到的情绪,才能更好地完成工作。”

    原来这个小白痴以为他有事就是去工作。

    也不知道她是真笨,还是对他不上心。

    偏偏他就是要让她知道真相:“姜尔悦回国了,让我去机场接她。”

    “啊……哦……”池央央一惊一愣,又失落地低下头,“她、她只给打了电话么?”反正身为好姐妹的她没有接到电话。

    “老子怎么知道。”也不知道姜尔悦那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那么多亲戚朋友不找,偏偏打电话给他,把他从美梦中吵醒,要多烦人就有多烦人。

    池央央:“哦……”

    杭靳催促道,“动作快点。”

    池央央也不知道哪来的气:“都说了不用送我,要去接人就去接,又没有人拦着。”

    “谁他妈说老子要去接她了?”姜尔悦确实是打电话让杭靳去机场接她,可是他杭大爷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

    当时他也是一脸的不耐烦:“姜尔悦,有父有母,又不是没有人照顾的孤儿,本少爷也不是搞慈善的,谁他妈有空管。回来就回来,有必要把老子吵醒。”

    池央央:“刚刚自己说的啊。”

    杭靳:“老子有说过?”

    池央央仔细回想,刚刚他是说的姜尔悦让他去机场接她,并不是说的他要去机场接姜尔悦:“难道不打算去接她?”

    杭靳凶巴巴道:“她又不是,打一通电话让老子去接老子就要去接啊。”

    “是我就可以?”池央央觉得这样很不好,但是又莫名开心,“那不去接尔悦姐,她会不高兴吧。”

    杭靳声音又提高了几个度:“她高兴不高兴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哦……”池央央也不知道自己在高兴啥,“那我不高兴跟有没有关系?”

    杭靳:“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快收拾出门。”

    池央央小声道:“可我还想吃早餐呀。”

    杭靳把她往浴室推:“动作快点,早餐都快冷了。”

    “我只是随便说说,还真准备了早餐啊?”被推进浴室的池央央又探出半颗脑袋。

    杭靳又凶她:“让快点。”

    “好。”池央央立即洗漱,洗漱好来到餐厅,看到桌上的早餐,还是很意外的。

    虽然并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就两个煮鸡蛋和白粥,但是是杭靳新手准备的,确实让人开心:“特地为我准备的?”

    杭靳又没好气道:“不然老子还能给谁准备?”

    池央央:“谢谢啊!”

    杭靳:“白痴!”

    吃完早餐,杭靳送池央央到仓山刑警支队,离开时叮嘱了一句:“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别什么事情都傻傻地往自己的身上揽。”

    池央央点点头,又道:“打电话问问尔悦姐安全到家没。”

    杭靳:“她那么大一个人了,难道还会掉了不成。”

    池央央:“那上班小心,别动不动就发火。”

    “罗嗦,老子知道。走了。”杭靳摆摆手,转身上了他那辆骚包的红色跑车,池央央看着他的车子扬长而去,方才往队里走去,进屋就碰上赵自谦,看赵自谦的精神很好,“赵队,有什么喜事啊。”

    赵自谦笑眯眯道“连环杀人案终于结案了,说我该不该高兴。”

    “是应该高兴高兴。”池央央感受到他的好心情,也忍不住眉头上扬,“凶手为什么杀人?他杀害的那四名受害者之间又有什么联系呢?”

    赵自谦说:“因为贫穷。”

    池央央不明白:“什么意思?”

    赵自谦又道:“刘铁良那小子从屠宰场辞职,辞职过后,屠宰场的老板扣押了他几个月工资没发,让他一时半会住宿都成了问题。”

    池央央:“那天屠宰场老板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骗了我们。”赵自谦叹息一声,“没有要到工资那天,刘铁良从屠宰场回来又被菜市场卖菜的缺斤少两。还有那名全职主妇,是有房出租,但租金贵刘铁良交不起。而这名房东就是中介介绍给刘铁良认识。银行职员是没有贷款给刘铁良租房……他觉得生活把他往死里逼,于是他干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