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5章:青梅竹马篇,死者就是凶手?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61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就伤害那么多条性命。不仅赔了他自己一条命,还伤害了那么多无辜的家庭,这又是何苦。”听到这些原因,池央央只觉得心尖都在颤抖。

    她很想知道,她的父母被凶手用那般残忍的方式杀害,甚至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凶手如此残忍又是为什么?

    “并不是每个凶手杀人都有目的性。我办案多年也见过许多冲动杀人,最后毁了别人的家庭也毁了自己的家庭。”赵自谦拍拍池央央的肩头,安慰道,“央央,不管怎样,活着的人都要好好活下去,替那些冤死的人好好活下去。”

    “赵队,很多事情我都想明白了,用不着安慰我。”池央央想得很透彻,日子她会好好过,但父母的凶手不能不抓。

    如果抓不到凶手,凶手抱着侥幸的心理,说不准还会继续犯案……这样穷凶极恶的凶手,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留。

    “央央啊,是聪明人,想得明白就最好……”赵自谦正说着,一名警员从办公室冲出来,急急忙忙道,“赵队,刚刚接到报警电话,林阳公园发生一起命案。”

    赵自谦气得一跺脚:“我、我……他妈的就不能让人清闲两天,杀人不用偿命还是怎么的。”

    池央央脸色一沉,下意识握紧了拳头:“赵队,我去准备一下。”

    “好。”赵自谦转头又对手下警员说,“叫大家准备,马上出发。”

    ……

    林阳公园是仓山区非常有名的公园,平时人流量不少,节假日更多,而就在平时许多人放风筝的草坪里发生了一起惨烈的命案。

    赵自谦了解到报案人员是公园的两名清洁人员,今日他们照常天没亮就来到公园打扫,打扫了一个多钟以后天大亮了才发现死者,当时两名清洁人员都吓懵了,并没有及时报警。

    他们打电话给清洁公司的负责人,负责人让他们先报警。

    赵自谦让人在公园入园处拉起了警戒线,暂时不准任何人进入公园。

    处理完这些事情,法医这边也有了初步结果。

    死者是一名男性,大概四十岁左右,身高一米七六左右。初步判断死亡时间是昨夜凌晨两点钟左右。从尸体的状况判断,尸体发现处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听完池央央的报告,赵自谦点点头:“央央,辛苦了。”

    池央央却没有应,两眼定定地看着地上的尸体,赵自谦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央央,是不是还有其它发现?”

    池央央仍是双眼紧盯着死者,头也不抬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死者。”

    赵自谦提高了嗓门:“见过?那知道他是谁?”

    池央央摇头:“我觉得我见过,可是刚刚我努力回想,却是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死者。”

    赵自谦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既然想不起那就别想了,这个世界上人口这么多,偶尔有个撞脸什么的也不奇怪。”

    “不……”池央央收回目光看向赵自谦,“我对死者的熟悉并不是这张脸,而是这体形和身上穿的黑色长袖体恤。”

    池央央不提赵自谦还没有发现,经池央央一提,他也发现了:“这八月大热天的,很少有人穿长袖体恤吧。央央,不愧是江震带出来的徒弟,观察力就是比我们强一些。”

    “对,是因为长袖,但不仅仅是这个原因……”说话之间,池央央脑海里忽然闪过什么,她想起来了:“凶手,杀人凶手……”

    “什么杀人凶手?”赵自谦糊涂了,“莫不是已经知道杀人凶手是谁了?”

    池央央激动得一把抓住赵自谦:“赵队,能不能麻烦马上联系一下西郊刑警支队队长李世建,问问他两天前下大雨那个晚上那起案子找到关于凶手的线索没有。”

    “西郊那边发生过命案?我怎么没有听说?”照理说本市但凡有命案发生,公安内部系统都会全市内通报,可为什么这起案子他没有听说过,而池央央又知道呢?

    同样,池央央也不相信:“、没听说?”

    “是啊,我是没听说。”赵自谦觉察到不妥,又补充,“可能是信息发送延迟,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也有可能我这两天忙着审理刘铁良的案子忘记看内部邮件和内部公告。”

    如果是最好,如果不是……池央央不愿意往不好的方面去想,但是脑子里又不受控制浮现出一些不好的信息:“那赵队,这通电话打还是不打?”

    “一通电话而已,又不是什么麻烦事,还有可能助我们破案,为什么不打?”赵自谦掏出手机,翻到李世建的手机,立即拨打出去,“老李,听说前两天下大雨那个晚上西郊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池央央并不知道电话那端的李世建说了什么,又听见赵自谦说:“嗯,听这么一说我明白了。也说我们队里池法医是目击证人,那么我也有一条消息要告诉。我们这里昨晚也发生一起命案,池法医通过体形和死者服装判断,死者很有可能是那天晚上凶案的凶手,那边要不要派人过来跟我们对接对接这事。”

    不知道那边又说了什么,赵自谦又说:“好,我等。”

    说完,赵自谦挂了电话,回头看向池央央:“央央,我很抱歉地告诉,从现在开始不能再跟这起案子了。”

    池央央没有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

    赵自谦叹息一声:“说这名死者很有可能是雨夜杀人案的凶手,而又是那天晚上的唯一目击证人。换句话说,在没有找到真正的杀人凶手之前,也有杀人嫌疑,所以这起案子我只能让别人跟了。并且刚刚提供给我的初步尸检报告都是无效的,我还得换法医重新验尸。”

    法律程序池央央都懂,但还是心不甘:“赵队……”

    赵自谦:“央央,不是我不相信。我们都是执法者,就要以身作则。”

    池央央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糊涂了,但又有种自己越来越明白的感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