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0章:青梅竹马篇,我是你的谁?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2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杭靳把两本结婚证往池央央手里一塞:“白痴,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池央央捧着两本结婚证书,觉得有些烫手,很想扔掉,但看到杭靳那凌厉的眼神,不敢扔,只能僵硬地捧在手里:“拿这个干嘛?”

    一看到这两本证书,就会让她想到那天晚上她喝醉酒做错事,以至于后来发生的一切无法改变的事情。

    “翻开本本看看里面写的谁的名字,看看粘贴的是谁的照片。”杭靳本来就比池央央高,现在又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让池央央倍有压迫感。

    池央央不想翻,说话都结巴了:“、到底想说什么?”

    “翻开看看都不愿意?”杭靳脑袋里紧绷着的那根弦突然掉了,他抢过结婚证,翻给池央央看,“这是我们两人一起去民政局登记的结婚证书。”

    池央央:“……”

    她又不瞎,结婚证那三个字那么大,她怎么会不知道是结婚证书。

    杭靳继续咆哮道:“从证书上两个钢印盖下的那一刻,这个白痴和老子就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合法夫妻。”

    “又不是不清楚我们俩领结婚证是有其它原因。不是自愿,我是为我自己酒后所做的错事负责。我还付了一大笔费用补偿。”想到所有积蓄都给了杭靳,池央央还是有些心疼,心疼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就那么没有了。

    如果那天晚上她是清醒的,清楚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这钱给得也不算冤枉,问题就在于那天晚上她什么都没感受到。

    活了二十几年了,第一次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没有了……

    杭靳气得又一次爆出粗口:“和老子领的这本结婚证书在的心里就是责任,没有其它意义?”

    “难道在心里还有别的意义?”杭靳快要爆炸的样子让池央央再次往后挪了挪,试图拉开他的距离,万一他想动手打她,她才有机会跑掉。

    什么叫他不是自愿?

    如果他不愿意,谁他妈能逼得了他娶她?

    其它人、包括姜尔悦都懂他,偏偏就这一个白痴不懂。

    这个白痴,生来就是他的克星,和她多说两句话,就能气得他少两斤血。

    杭靳握了握拳头,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小四眼,到底知不知道我是的谁?”

    “想听到什么答案?”池央央愣了愣,试探地问道,“合法丈夫?”

    “还知道我是合法丈夫。”这个白痴,总算说对了一句话,杭靳气顺了少许,“那现在有人说要追求男人,应该怎么办?”

    池央央还是老话:“我跟说过了啊,自己拿主意。”

    杭靳:“这个白痴!”

    敢情他说了这么半天又白说了,

    气炸了!

    气炸了!

    他原本打算假装没有听到池央央和姜尔悦之间的对话,只要池央央开口让他去赴姜尔悦的约,他就就听她的话去赴约,但是一看到这个白痴女人,他就无法装着不知道,更加无法冷静地去赴一个对自己有想法女人的约。

    池央央这个女人是个白痴,难道他还要跟她一起犯白痴!

    现在他后悔了!

    “哦……”对于杭靳激烈的反应,池央央不冷不热不轻不淡地哦了一声,似乎杭靳发火跟她没有一点关系。

    别说,她还真不认为杭靳发火跟她有关系。

    杭靳平时动不动就发火,她又不是没有见过,见多了便是见怪不怪,也很难再引起她特别的重视。

    “时间地点。”既然她对他去赴姜尔悦的约没有一点意见,那么他就正大光明去,他为何自己替她瞎操心。

    “什么?”杭靳转换话题太快,害池央央没有跟上他的脑回路。

    杭靳没好气道:“姜尔悦约我在哪里见面?”

    “啊……这个她没有说。”池央央小心翼翼地看着杭靳,结结巴巴地道,“要、要不要我发条信息问问?”

    杭靳:“……”

    嘭——

    他仿佛听到了自己肺气炸的声音。

    即使现在还没有炸,但也离炸不远了,因此他不能再呆下去了。

    池央央是听到杭靳甩门离开的声音方才缓缓回神,甚至才知道自己刚刚干了些什么事情。

    她迟钝地发现,杭靳今天似乎比她以往所见过的任何一次都更生气。

    但她并不知道他气从何来?又跟她有些什么关系?

    ……

    出了家门,杭靳直接打了电话给姜尔悦,约在姜家附近一家咖啡厅见面。

    杭靳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姜尔悦已经坐在咖啡厅里等了一会儿了,看到杭靳出现,她立即笑脸相迎:“杭靳,来啦。”

    杭靳却是没给姜尔悦好脸色,甚至坐都没有坐下,便直接道明来意:“姜尔悦,我说过就算天下的女人都死绝了,我也不可能喜欢上跟在一起。”

    杭靳这话直接得就像一把利刃,直直插到姜尔悦心脏之上,很疼,可她依然保持着微笑:“杭靳,咱们不过二十几岁的年龄,人生的路还长着呢。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思想也会发生变化,别年纪轻轻就把话说这么绝。”

    其他思想会不会发生变化杭靳不知道,但他能肯定他这辈子是放不下池央央那白痴了:“姜尔悦,别跟老子扯这些有的没的。老子这次单独出来见,就是告诉两件事情,一是我不会喜欢,二是不准利用池央央。倘若以后再利用她,别怪我对不客气。”

    他不仅对她说话不客气,现在连威胁都用上了。

    姜尔悦还试图保持微笑,但真的有点困难:“杭靳,和池央央从小一起长大,和我何尝不是从小一起长大。为什么护她就能像护犊子一样,对我却像是一个仇人?我有做过什么伤害和央央的事情么?”

    “没有吧。”姜尔悦苦涩一笑,继续道,“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当央央是我最好的姐妹,不管做什么事情前我都顾及她的感受。”

    “顾及她的感受?池央央不知道什么用心,以为骗得了我。”杭靳冷笑一声,“如果不是看在大家一起长大的份上,我根本不会让有接近她的机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