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1章:青梅竹马篇,感情比验尸还难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8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如果不是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面子上,他根本不会让她有机会接近池央央!

    这话,听在姜尔悦的心头,如一根根刺在狠狠扎她的心,可她并没有缴械投降:“我跟央央说过,如果她喜欢,我会立即从们眼前消失,再也不会出现在们面前碍眼。是她告诉我,她不喜欢。是她告诉我,我可以放心大胆去追求。”

    姜尔悦深吸一口气,再道:“杭靳,我自认为自己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们的事情,我只是和一样,用自己的方法去爱一个人罢了。”

    “爱?懂爱么?”杭靳冷冷一笑,“别他妈把自己的私欲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姜尔悦:“我不懂?难道懂?”

    杭靳:“……”

    确实,他不懂爱是什么。

    他只知道想要把池央央绑在自己的身边,一辈子都不让她从她的羽翼下离开。

    难道他和姜尔悦真的一样?

    都是在用自己固执的方法去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再一次,杭靳心中生出一些忐忑之感,难道池央央对他的感觉就像他对姜尔悦多见一会儿就有种恶心感从心头涌出?

    姜乐悦再道:“杭靳,咱们才是一路人,咱们都是可怜人。池央央没有对谁动心,她才有肆意践踏我们尊严的资本,所以她和我们不是一路人。”

    如果说没有一点动摇,肯定是假的,但是杭靳认定的人认定的事便是一辈子,无论任何原因他都没有想过要去改变:“姜尔悦,别跟老子扯这些有的没有,只要记住一件事情,倘若再敢利用池央央,老子一定会让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杭靳转身便走,走得干脆决绝,一点不拖泥带水。

    姜尔悦看着杭靳离开的背影,紧紧地握紧了拳头。

    ……

    杭靳走了,已到深夜还没有回来,池央央在他离开后就躺上了床,打算早点睡觉,但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姜尔悦的身影,姜尔悦是一个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女人,以前确实没有少关照她,和蓝飞扬都是她的好姐妹。

    但是渐渐地她和蓝飞扬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一些微妙的转变,她不是很愿意单独跟姜尔悦在一起,姜尔悦跟她说话似乎也是话里有话。

    至于为什么,池央央倒是想到了,应该是因为杭靳的关系。

    姜尔悦喜欢杭靳,而杭靳又天天缠着她,让姜尔悦误以为杭靳心里边住着的那个女孩就是她。

    其实不是,杭靳心里装着的那个女孩叫简然,她见过杭靳把简然的照片放书房,见过杭靳被简然泼热水。

    这些事情,她想过跟姜尔悦解释,但是好像又不能由她来解释,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她管不着。

    “唉……”池央央摇头叹息一声,感情这种事情真难,比解剖尸体还要难,她宁愿呆在解剖室里好好研究尸体,也不愿意多花心思去想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事件。

    池央央起身下床,翻到了拿到手上为数不到的案件资料,两年前到底是谁会对父母下那么狠的狠手?

    资料翻开,除了有证明父母身份的文件,其它线索什么都没有……

    池央央一直都知道想要找到凶手很难,毕竟两年前都没有查到关于凶手的丁点线索,更何况是两年后的今天,却每每看见空白的资料时还是会心生担心。

    万一找不到凶手那该如何是好?

    如果那天收到的线索是真的,西郊那名死者确实是目击证人,那么是不是能够证明当年杀害父母的凶手一定知道她的行踪。

    能知道她行踪的人除了杭靳就是同事。

    父母出事时,杭靳不在国内,更何况父母对杭靳也像待亲儿子一样对待,所以杭靳是完全没有可能参与到这件案子当中。

    她的同事只有江震跟父母是旧识,母亲算起来算江震的恩师,听外公说他们的关系一直不错,江震也不是恩将仇报的那种人,所以江震也不会跟她的父母被杀一案有关。

    至于其它同事,他们根本不认识她的父母,都没有作案动机。

    所有知道她行踪的人排除在外之后,这条路便走不通了,她只能通过别的办法去找到凶手。

    如果昨天林阳公园的死者真是西郊案的凶手的话,那么是不是可以证明他是受人指使去杀人,而后又被杀人灭口?

    可惜,她无法再参与到这起案子当中,她没有参与,赵自谦也不会告诉她案子的细节……所以,一切又回到了原,一切还是得从头开始。

    想来想去,池央央也没能想到一个嫌疑人,倒是脑子越想越乱……她又拿起手机,打算打电话给赵自谦,想从他嘴里套点线索。

    但电话没有打出,倒是有电话打进来了,来电之人是江震。

    池央央急急接了电话:“老师,这么晚了,是有什么急事么?”

    电话那端的江震明显顿了一会儿,方才说道:“央央,西郊那边的案子已经结了,明天正常上班。”

    “案子结了?”池央央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快?凶手是谁?”

    江震沉声道:“凶手就是今天林阳公园的死者。”

    池央央追问道:“那么又是谁杀害林阳公园的死者?”

    江震又沉默了少许,方才重重地吐出两个字:“自杀。”

    “自杀?”池央央不由自主提高了嗓音,“老师,今天是我和赵队一起到的案发现场,是我第一个检尸,它杀痕迹很明显,绝对不可能是自杀。”

    江震又道:“央央,赵自谦那边找到很多凶手自杀的证据,并且其它法医也验过尸体,确认自杀无误。”

    池央央急得嗓子都急哑了:“老师……”

    “央央,有些事情不管它是不是真相,但有人要相信这个就是真相,就要相信……”江震顿了顿,再艰难开口,“这就是这社会。”

    “老师……”如果是别人说出这番话,池央央不会惊讶,但是这番话出自江震之口,让她无法相认,“老师,还记得两年前我第一天见到的时候,亲口对我说了哪四个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