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2章:青梅竹马篇,你说过法比天大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7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江震:“……”

    “老师,跟我说法比天大。”池央央放慢了语速,一字一顿慢慢道,“我就是一直谨记对我说的这四个字,所以我认真对待每一起命案,尽自己最大努力不冤枉任何一个无辜人,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凶手。”

    电话那端的江震还是沉默,池央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继续道:“还不止一次跟我说过法医这个职业很特别,因为我们是替死者说话的一个职业。被害者来不及跟人说的事情,我们替他们说。”

    电话那端的江震仍然没有说话,但池央央知道他在听:“老师,跟在一起工作将近两年时间,一直是我的榜样。身为的学生,我一直认为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让对我说出今天这样的一番话?”

    沉默了许久,电话那端的江震终于开了口,但却没有应池央央的话:“央央,时间不早了,好好休息。”

    说完,江震挂了电话。

    池央央握着手机,紧紧地握着。

    江震是什么样的人,她清楚。

    江震对待工作是什么态度,她更清楚。

    要让江震对真相睁只眼闭只眼,应该比杀了他还让他难过。

    一年前,临市发生过一起命案,江震作为特聘法医前去帮助刑警破案。

    当线索指向临市某位高官的儿子时,有些人就想马虎结案,是在江震的坚持下才将真正凶手绳之以法。

    当时她就跟在他的身边工作,亲眼看到他是怎样跟强权战斗,是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他让她看到这个社会的美好。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池央央无法得知。

    就在她努力猜想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外出几个小时的杭靳回来了。

    杭靳进了房间,池央央仍然在想江震的事情,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杭靳,直到杭靳走上前一把抢掉了池央央手中的案卷,她才看到他:“干什么?”

    杭靳冷冷道:“在干什么?”

    池央央:“把案卷还给我。”

    杭靳:“我问,我走后的这几个小时在干什么?”

    池央央:“整理案卷。”

    杭靳就知道他走不走,回不回,池央央从来不会关心。明明知道她心中所想,可他偏偏不死心,还要听她亲口说。

    现在好了,又让她成功在他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然而,杭靳没有想到的是池央央接下来说的话,不仅仅是在他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更是在他的心脏之上插了一把刀。

    她说:“杭靳,快把案卷还给我,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查,现在没空跟胡闹。”

    胡闹?

    杭靳气得咬了咬牙:“池央央,是不是在的心里,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在胡闹?是不是我杭靳就是一个只会胡闹的人?”

    池央央傻愣愣地点了点头:“难道不是么?”

    杭靳:“……”

    气得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

    池央央根本没有觉察到他的怒气,还傻愣愣地说道:“时间不早了,要睡就先睡,我真没时间陪胡闹,我还得找出江震老师今天反常的原因。”

    “江震?”杭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没有立即撕了池央央的皮,还能用人类正常的交谈方式跟她交谈,“深更半夜,我出去几个小时,对我的事情不闻不问,却对江震的事情如此上心。到底我杭靳是的男人还是江震是的男人?”

    杭靳这话,即使池央央感情再愚钝但她也听明白了:“杭靳,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别总像个孩子一样只知道大吵大闹好么?”

    “大吵大闹?”杭靳气得把案卷往桌上一扔:“呵……老子的女人深更半夜想着别的男人,还不准老子问了?”

    “杭靳!”池央央气得站了起来,“江震是我的恩师,是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提携我帮助我,他有事我怎么就不能关心他。”

    杭靳气愤道:“既然他对那么重要,那是不是还想过以身相许,嫁给他算了。”

    杭靳的话,池央央听得刺耳,气愤之下,她也没有多想哪些话不该说,当即就点下了头:“是啊,我是想过以身相许,嫁给他做他的妻子,陪他走一辈子。”

    杭靳说的是气话,但池央央接下他的话说的时候,他却懵了,不仅是懵,还有愤怒,但更多的还是疼,是心在疼。

    他一直以为自己好好守护的女孩即使现在还没有明白对他的感情,但是迟早有一日,她一定会明白他对她的用心,也会明白她的心里有他。

    然而,事实却不是。

    她甚至想过成为别人的新娘,跟别的男人走一辈子。

    这个,是杭靳从未预想过的,一时他竟然不知道如何以对,以他从未有过的狼狈之姿再次从他们二人的家里离开。

    杭靳又走了!

    池央央也留下了一肚子的气,但她没有时间和心思去跟杭靳生气,她必须要知道昨天的案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天差不多亮了,她没有再睡,早早收拾赶去仓山刑警支队。

    她赶到的时候时间还早,但很多同事比她还早,已经有人开始工作,她直奔江震办公室,江震也在,看他的样子像一夜没睡:“老师……”

    “央央,来了。”江震抬头向她看来,眼神里有着池央央从未看见过的疲惫,让池央央心里狠狠一疼,“老师,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江震合起眼前的文件夹,淡淡道:“今天下午有个国际知名法医交流会,跟我一起去听听,多向国际专家学习学习。”

    池央央:“老师……”

    江震摆摆手:“就半天时间,也不用怎么准备,简单收拾一下中午跟我出发。”

    池央央走到江震的办公桌前,担心道:“老师,我想知道昨天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一件谋杀变成了自杀?”

    “池央央,到底我是上司还是是?”即使发火,但江震的声音也没提高多少,“如果还当我是老师,就不要再多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