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4章:青梅竹马篇,他想变成尸体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8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

    英俊是有点英俊,但池央央真没有看出杭靳哪里配得上潇洒二字。

    小王又说:“老大,这位就是江北著名法医江震的高徒池央央池法医。”

    介绍完双方,小王心想着就算他家老大平时见人就怼但对待人家女孩子总应该好好打声招呼吧,谁知道杭靳还真没好气,仅仅瞟了池央央一眼。

    杭靳转头便把矛头指向了他:“法医就是法医,他妈非得在前面加某个人的高徒,是看不起老子还是看不起谁?”

    小王:“……”

    小王有一肚子的委屈,却没处可说。

    杭靳也没多纠结这个介绍,指了指房内:“尸体就在那里,还麻烦池法医检查检查具体死因,尽快给我一份报告。”

    杭靳这话正常,但加上他拽得跟一天王老子似的语气,池央央听了就是不舒服,但现在是工作时间,池央央也没有跟他计较。

    小王却突然尖叫一声:“老、老大,尸体怎么变了?”

    杭靳立即转头,初见时死者面部苍白,并没有特别难看,现在死者面部已经变黑,几乎能用肉眼分辨是中毒而亡。

    他往尸体走去,却被池央央呵斥住:“杭靳,别靠近。”

    杭靳依言停步。

    小王心想,还没有人包括他们上面的大领导敢用这种命令的口吻跟杭老大说话,这小丫头看着年纪小,胆子可不小。

    关键他们老大还听话了。

    老大的反常反应比那具变了色的尸体更让他感兴趣。

    池央央问:“死者生前是不是一直关在这里?”

    杭靳点头。

    池央央:“发现死者后有没有人动过尸体?”

    小王抢答道:“池法医,我们都在等来呢,谁也没有动。”

    “我知道了。”池央央迅速戴上手套,拿上工具,认认真真检查尸体。

    看着池央央认真的模样,杭靳不由得蹙了蹙眉头,一般男人面对尸体的时候都得退避三分,她一个女人看见尸体比看见他还亲。

    他真想变成一具尸体躺在这里,这样不用他主动,池央央就能主动接近他了。

    没多久,池央央已经初步检查完尸体,她说:“死者死亡时间大概是两个小时前,死者面部开始发黑,有中毒迹象。死者舌头上有伤,很有可能是他中毒后疼痛时咬伤自己。至于具体是服了什么毒物致命,还得麻烦们把尸体送到法医部去让我们做进一步尸检。”

    小王摸摸头,一脸的不解:“池法医,如果不是死者脸色突然变黑,我还一直以为他就是咬舌自尽呢。”

    池央央抬头看向小王:“咬舌自尽只是传说,根本没有医学根据,从死者尸体反应来看,他的死亡原因是毒物所致八九不离十了,不过没有进一步尸检前我也给不了们具体答案。”

    小王紧张兮兮地看向杭靳:“老大,抓他回来之后我们搜过他的身,身上有的东西都拿走了,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是服毒死了。”

    “那这么说是有人给他送毒药了?今天早上谁给他吃过什么?”杭靳眉头一蹙,目光定定地看向面部确实已经发黑的尸体。

    如果是有人在死者的餐食里下了药,那就证明有内鬼。如果不是,那么毒犯又是如何做到服毒自杀的?

    小王战战兢兢道:“老大,早餐他就吃了一碗粥和两个馒头。粥和馒头都是食堂送来,由我亲自送给他……就是在他吃饭那段时间,我去了趟洗手间,再回来时他就死那儿了。要是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就是憋死也不会去上厕所。”

    杭靳又道:“查查今天早餐经过哪些人的手,挨个挨个给我查。从食堂的员工,送菜的,一个都不能放过。”

    小王:“老大,那我这就去查。”

    杭靳:“让三子去查,现在停职了。”

    小王:“……”

    他冤枉啊,真冤枉!

    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怎么就被停职了?

    池央央说:“是不是人为的下毒我就不清楚了,不过还是建议们查监控看看有没有异常情况。我这边会尽快解剖尸体找出死者具体死亡原因,用最快时间快把尸检报告交给们。”

    小王愣愣道:“好。”

    杭靳:“还不快滚。”

    小王:“……”

    在外人面前老大不能给他留点面子啊,他也是要脸的人好不好。

    小王离开,池央央也收拾好了工具,她看向杭靳:“大概情况应该清楚了,尸检结束我就会把详细尸检报告交到手上。”

    杭靳没吭声,一幅爱理不理她的样子。

    池央央又道:“杭队长,工作之外我还有一件私事要跟说说,不知道是不是愿意听我说两句。”

    杭靳还是没说话,表情大概是让池央央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池央央不想看他的臭脸,但有些话又不能不说:“杭靳,平时对着我大吼大闹也就算了,我被欺负时间长成习惯了,但是身为领导能不能对的同事们客气礼貌一点。一幅高高在上谁都不看在眼里的态度,谁会死心塌地跟做事?万一以后执行任务遇到危险,都没有人救。”

    杭靳仍然没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她说。

    池央央叹息一声:“杭靳,听到我说什么了没?”

    杭靳冷冷道:“池法医教训完了?”

    池央央:“……”

    这人,她是关心他,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算了,懒得管他。

    池央央提起箱子就走,身后却传来杭靳的声音:“白痴,小心注意身边的人,不要傻傻地对每个人都掏心掏肺。”

    池央央回头:“是让我防着江震?”

    杭靳:“清楚就好。”

    池央央蹙了蹙眉:“杭靳,江震几乎跟没有什么接触,应该没有得罪过,为什么就对他有那么大的成见?”

    杭靳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什么叫江震没有得罪过他?那个贱男人天天想着挖他的墙角还叫没有得罪他?

    不过好在池央央这白痴不止是对他一人的感情迟钝,连江震对她有意思她也看不出来,让他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