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5章:青梅竹马篇,靳哥哥靳哥哥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8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池央央回来后便马不停蹄地工作,晚上九点尸检报告出来了,不出意外死者确实是中毒而亡,确切地说毒药就是知名度很高的砒霜。

    杭靳拿到尸检报告的时候,眉头蹙得几乎能成两条竖线了,他抬头看向三子:“这边查得怎么样了?”

    看杭靳那恶气逼人的模样,三子本能地往后退了两小步:“老大,犯人吃剩下的饭菜都倒垃圾收走了,我什么线索都没有查到。”

    杭靳吼道:“们一个个让们做什么事什么事都做不成,说我让们这群废物跟着我到底有什么用?”

    杭靳这一吼,吼得三子又往后退了两步,但还是小声嘀咕:“老大,我们主要工作是抓毒贩,又不是做刑侦的,这种事情还得让专业的人来做。”

    这话,还真让杭靳无言以对,但他这个人向来才不管有理没理,反正他说的话就是真理:“抓毒贩也没见比别人多抓到几个。”

    三子:“……”

    算了,忍了,谁让他这位上司就是这嚣张的脾气,关键人家也有嚣张霸道的资本,因为自从这位上司来之后,他们抓毒贩的速度是呈直线上升。

    现在一个月抓的毒贩人数比以前半年加起来还多,照这样的速度抓下去,以后没人再敢来江北犯案,他们就能天天呆在家里休息了。

    饭菜那边没有查到线索和可疑人物,监控这边又是杭靳亲自查看,同样没人查到任何线索,也就是说他辛苦了两个月,好不容易追踪贩毒团伙的踪迹,这人一死,所有的线索都断了,一切又回到原点。

    “妈的!”杭靳气得抬手将桌上的茶杯砸了出去,茶杯撞在墙上,瞬间碎裂,“要是让老子查出来是谁在搞鬼,老大非得扒了他的皮。”

    三子畏畏缩缩道:“老大,现在要怎么办?”

    杭靳一眼瞪过去:“凉拌。”

    说完,杭靳又拿起桌上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那边很快接了,他问:“在哪?”

    电话那端是池央央:“还在办公室,正准备回家。”

    “在办公室好好呆着,老子去接。”他的语气还是很不友好,但是池央央还是明白他这是在关心她,便老老实实哦了一声。

    最近发生了几起让人摸不着头绪的案子,人死了几个,但幕后凶手谁也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幕后凶手最后针对的人是谁。

    因此赵自谦今天晚上六点已经跟大伙说了,要大伙注意安全,必要的时候专门安排警员护送文职工作人员特别是法医回家。

    江北总局位置就在仓山区,离池央央所在的仓山刑警支队不过两条街的距离,池央央没等几分钟杭靳就到了。

    她来到门口,看到杭靳开的是一辆山地车,比他那辆骚包的红色跑车不仅个头大很多,气势也要强很多,说实话这样的车子才更适合杭靳这样的恶霸开。

    她上了车,问:“今天怎么换车了?这车上头配给工作使用的车辆?”

    杭靳冷冷道:“在这种事情上倒是不笨。”但怎么在感情这件事情上,这个女人就能笨得跟一白痴一样?

    池央央见他没什么心思理她,乖乖闭上了嘴,侧头看向车窗外。

    现在是晚上十点,正是江北市夜景最美的时候,街道两边高楼林立,灯光美不胜收,美得就像一幅彩画一样。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池央央却觉得这样美好的画面是那么的不真实,就像是海市蜃楼,眨眼之间可能就会消失不见。

    江北啊,生她养她的地方,她却觉得越来越不熟悉了,仿佛自己从来都不曾属于这座城市,这里让她牵挂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冷不丁地,杭靳开口了:“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池央央还是看着车窗外道路两边的高楼,说:“杭靳,咱们从小在江北市长大,对这里每一块土地都是那么的熟悉,哪里有座山、哪里有条河、哪里可以看海景、哪里可以吃到最地道的江北特色小吃,都清清楚楚,但是最近这些天我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对这座城市越来越陌生,仿佛自己不是在这里出生长大。”

    杭靳冷哼道:“这小白痴,是不是悬疑小说看多了。”

    池央央回头看向他:“以前小的时候看悬疑小说,总会被里面一些恐怖案子吓到,自从接触法医这个职业后我才发现,其实真实的社会远比悬疑小说还要可怕很多。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心啊。”

    杭靳突然空出一只手,将池央央的手握在手里:“有老子这樽凶神恶煞的恶魔陪在身边,这小白痴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是啊,有在的时候我确实会安心不少,但是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陪在我的身边不是。”池央央看着他,忽然露齿一笑,“虽然我最讨厌的人是,但是我最感激的人也是啊,靳哥哥!”

    杭靳:“……”

    妈的,又来了。

    这小丫头片子肯定不知道她这种笑容对他来说有多大的杀伤力,关键她还在最后嗲嗲地喊他一声靳哥哥。

    让他的魂都快没了,都没法再好好开车。

    为了两人的人身安全,杭靳立即收回手,假装很正经地开车:“小白痴,别用那种嗲声嗲气的语气跟老子说话,听着让老子恶心。”

    池央央伸手掐了他一把:“谁嗲了?谁让恶心了?”

    杭靳吃痛,却动也没动,她想掐就让她掐:“啊。”

    池央央又捶他一拳:“恶心是吧,那我让恶心得把今天早上吃的早餐都给我吐出来。靳哥哥,靳哥哥,靳哥哥……”

    她的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听得杭靳全身酥麻,内心几乎要开心成一傻子了,面上还要故作镇定:“小白痴!”

    “不是听了恶心么?”池央央难得放下包袱,对他做鬼脸,“不让我喊,我偏喊给听。靳哥哥……”

    哧啦!

    杭靳突然把车靠近,再是一个急刹车,车子稳稳停在路边,池央央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便被杭靳两手抱住了头,他霸道地吻住了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