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3章:青梅竹马篇,恨不得拍自己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0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难道杭靳根本没有对家里长辈说领证这事,是她误会他了?

    但如果家里长辈不知道,昨天晚上的晚餐又怎么说呢?

    那几道菜的味道她太熟悉了,是杭妈妈做的绝对错不了。

    就在池央央糊里糊涂的时候,又听得杭镇山说:“小池,尹阿姨是一直把当亲闺女一样疼着。”

    “杭伯伯,们一家子对我好,我都知道。”尹阿姨对自己有多好,池央央当然能够感受得到,只是杭镇山今天突然提起,一定有什么原因,“杭伯伯,有事您说。”

    池央央对人情世故再迟钝,但也不傻,杭镇山平时跟她从来不私下联系,今天这么郑重其事地找她,应该是有事找她。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说着,杭镇山举杯喝了一口茶,又才缓缓道,“不过虽然事情不大,但这个忙除了谁都帮不了。”

    一听只有自己能帮忙,池央央夸下海口:“杭伯伯,您说。不管今天找我何事,只要我能帮得了忙我一定帮。”

    杭镇山笑笑,又说:“还不是我们家杭靳那小子,也知道那小子的性子,性子野得很,做事全凭喜好,从来不管身边的人。”

    原来还真是跟杭靳有关,池央央稍微松了一口气:“杭伯伯,这事我也跟靳哥哥说过的,但他说一时半会很难改变。”

    “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没关系,关键要他有改变的想法。”杭镇山意有所指。

    “他有心要改的。”在第三人面前,池央央总是会不自觉地护着杭靳。

    杭镇山喝着茶,数落自己的儿子:“杭靳那小子,都二十好几的男人了,还没一点成熟男人的稳重。”

    池央央没接这话,其实她家靳哥哥还是有优点并不是一无是处啊。

    “们看看姜家的女儿尔悦,她跟杭靳同年生,却比杭靳懂事不少。如今这孩子游学归来,出落得亭亭玉立,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杭镇山叹息一声,“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那么优秀,再看看杭靳……”

    “杭伯伯,靳哥哥不差的。”听人夸姜尔悦损杭靳,池央央还挺不舒服的。

    “尔悦那孩子怎么看怎么让人喜欢,昨晚尹阿姨还跟我说,想要一个那样的儿媳妇。”听到这里,池央央脑袋轰的一声,想要说什么,杭镇山却没给机会让她插嘴,“关键尔悦这孩子对我们家杭靳也有意思,就是杭靳那小子不开窍……小池啊,能不能麻烦帮忙劝劝杭靳,让他跟姜尔悦处处看。”

    “啊……”池央央总算是明白杭镇山找她的目的,却也听傻了。

    她刚相信杭靳喜欢的女孩是她,愿意试着接受这段婚姻,然而现在杭家的长辈跑来告诉她,他们的心里早有心仪的儿媳妇人选,还让她去劝杭靳。

    上天要不要这么作弄她?这样作弄她很好玩么?

    池央央不明白了,为什么他们想让杭靳去做一件他不愿意做的事情都让她去劝杭靳,姜尔悦是,杭镇山也是。

    杭靳是成年人了,他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选择,为什么要去左右他的思想。

    并且,池央央觉得喜欢一个人和不喜欢一个人都没有道理可言,姜尔悦喜欢杭靳没错,杭靳不喜欢姜尔悦也没有错啊。

    不过,池央央更想不明白,姜尔悦在大家眼里明明很多方面都比她优秀,杭靳为什么会看上她而不是姜尔悦呢?

    难道真如杭靳说的,他是被她的智障般的气质吸引?

    不管怎样,池央央得出结论,这件事情她不能去劝杭靳:“杭伯伯,靳哥哥感情的事情,我不好去插手。”

    杭镇山说:“也不是要插手,就是让跟他说说我们双方家长和尔悦本人都希望他们在一起。杭靳向来听的话,我们说他不听,但去说他肯定听。当然我们也不是非逼杭靳跟尔悦在一起,只是让他给彼此一个机会,两个人处处好好了解了解,具体合适不合适,那就要看他们两个人了。”

    “杭伯伯……”

    “小池,该不会不愿意帮杭伯伯这个忙吧。”

    “不是,只是我……”池央央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刚刚为什么把大话放在前头,现在被自己挖的坑给埋了吧。

    “小池,杭靳一直把当亲妹妹一样看待,的话他肯定听。”杭镇山特地加重了‘妹妹’二字的语量,听得池央央头皮一麻。

    亲妹妹?

    杭靳从来都没有把她当亲妹妹看好吧!

    “不是……”池央央想说已经和杭靳领证一事,但又说不出口。

    杭靳已经告诉杭家家长他们领证结婚的事情了,杭伯伯还来找她当说客,并且只字不提她和杭靳领证结婚的事情,想必他是不愿意她嫁给杭靳。

    “小池……”

    “杭伯伯,对不起啊!其实我和杭靳已经领了结婚证了,我们二人目前算是受法律保的夫妻。”池央央一咬牙就说了,说出口之后觉得也没什么好害怕的,他们有喜欢的儿媳妇人选,但杭靳想娶的人只有她嘛。

    “们已经领证结婚了?”杭镇山的表情并不意外,他还是慈祥又和蔼地看着池央央,“昨天晚上杭靳差点因为而掉了性命,这件事情他跟说了么?”

    “什、什么?”池央央听得一愣一愣的,昨晚到底发生过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杭镇山说:“天下优秀的男子很多,但我和尹阿姨却只有杭靳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他有个闪失,的尹阿姨怕是也活不成了。”

    “杭伯伯,这事不是我说了能算,要我们离婚,得去跟杭靳说。”杭镇山这话什么意思,池央央还是听出来了,她也拒绝得很强硬。

    “小池,我一直以为是个聪明的孩子,清楚最想要的是什么,但今天跟聊天,我发现并不是这样。”杭镇山还是轻轻笑着,在旁边的人看来他绝对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人情不行,那我们就谈条件吧。”

    “什、什么条件?”池央央此刻有种从未认识过杭镇山的错觉。

    杭镇山喝口茶,淡淡道:“两年前轰动全城的酒原农庄碎尸案至今没有破案,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