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7章:青梅竹马篇,老子眼里你最好看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5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今天没有什么事情要忙,池央央提前下班赶到医院看望外公,谁料病房里没有找到人,问隔壁和外公关系好的病友也不知道外公去了哪里。

    池央央正想去找医生护士,杭靳护着池外公回来了,池央央赶紧上前扶着池外公,担心道:“外公,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池外公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便闻到了池外公身上的烟味,她瞬间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外公,您又偷偷抽烟了。我跟您说过多少次,抽烟有害健康。小孩子都懂的道理,您怎么就是不听呢。”

    刚刚被杭靳过河拆桥,池外公正有委屈没处诉,现在又被外孙女像斥责孩子一样斥责,他好想唱一道太委屈。

    于是池外公委屈巴巴道:“我都戒烟好些日子了,今天杭家少爷买来一包烟,硬拉着我陪他抽两口。也知道我烟瘾大,经不起诱惑的。”

    杭靳:“我……”

    老爷子怎么能这样?

    “杭靳!”池央央瞪向杭靳,恶狠狠道,“说一天祸害我还不够,怎么能买烟给老人家抽。一天到晚到底想干什么呀?”

    杭靳是有口难辩,烟确实是他买来的,也是他陪老爷子抽的,关键对面这位还是他最不能惹的长辈,只能闭嘴了。

    好在,池外公也不是一点良心没有,还是替杭靳解了围:“央央,外公有点饿了,打电话问问胡阿姨送饭来没有。”

    “外公,那您先躺一会儿。我马上打电话问胡阿姨过来没。”扶池外公躺下后,池央央悄悄掐了一把杭靳,还给他一个眼神警告,似乎在说晚上回去再收拾他。

    杭靳:“……”

    操!

    这个小白痴的胆儿真是越来越肥了。

    池央央正想打电话,胡阿姨提着保温盒推门而来,一看池央央和杭靳也在,她笑咪咪道:“央央,男朋友真好看。”

    池央央:“他不是……”

    池央央话没有说完,杭靳抢了话:“胡阿姨,眼神真好。改天我和央央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来喝喜酒啊。”

    池央央嫌弃道:“杭靳,别……”

    池外公又打断池央央的话:“好了好了,们俩要吵架出去吵,别再这里烦我。”他悄悄递给杭靳一个眼神,让他快点带走他的心上人,别把时间耽搁在他这个老家伙身上。

    杭靳收到信息,一把拽住池央央:“外公,那我们今天先走了,改天再来陪您老人家。”

    池央央还没有陪池外公好好说上两句话就被杭靳连拖带拽出了医院,直到坐上车,她也没有多吭一声,杭靳发现她的不对劲:“小四眼儿,看板着一张苦瓜脸给谁看呢?”

    池央央侧头看向车窗外,没打算应他。

    杭靳又说:“被上司骂了?”

    池央央仍旧没理。

    杭靳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被上司骂了就把气撒我身上,这可不是好习惯。不过可以告诉我是哪个王八蛋惹不高兴了,本少爷去替收拾他。”

    “是父亲那个叫杭镇山的王八蛋惹我生气。”池央央很想这样说,但理智告诉她不行,于是她还是没有理会叽叽喳喳的杭靳。

    池央央不理人,杭靳也不会因为她的冷漠而放弃:“这个样子要是让我家太后看到,一定以为是我欺负了。”

    池央央终于开口了:“难道不是欺负了我?”

    杭靳:“本少爷今天可没有招惹。”

    池央央:“明知道外公身体不好,还买烟给他抽,还敢说没有招惹我。”

    杭靳:“我不就是想哄老爷子开心,让他答应我追求。不过放心,他只抽了两支,他一松口我把他没有抽完的半支烟都给抢了。”

    池央央又觉得好笑:“敢从外公手里抢烟,就不怕他老人家跟拼命。”

    杭靳嬉皮笑脸道:“他跟我拼命我不怕,我就怕他老人家不同意跟我在一起。”

    池央央:“杭靳,真觉得我们俩合适么?”

    杭靳瞪她一眼:“小白痴,又要犯傻了。”

    池央央:“尔悦姐比我好看,比我情商高,为什么就看不上她呢?”

    杭靳:“哪个眼瞎的说姜尔悦比好看了?”

    池央央:“难道不这样认为?”

    杭靳:“在老子眼里,这个世界上最美。”

    “算会说话。”不管杭靳这话是真是假,反正池央央听在耳里是十分高兴,毕竟这是杭靳第一次夸她长得好看啊。

    其实她并不丑啊,只是经常被杭靳说丑,让她都少了几分自信了。

    “总算笑了。”杭靳加快了车速,又道,“我家太后特地为煲了老火靓汤,让我今晚带回家吃饭去。”

    “谢谢阿姨的好意,但是我可不可以不去?”去杭家肯定又会见着杭镇山,在杭镇山找池央央谈过话之后,她不知道自己应该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杭镇山。

    “要是不去,我家太后肯定得宰了我。”杭靳侧头看池央央一眼,看池央央真不想去,他又道,“真不想去就不去吧,一会儿我跟太后打个电话说我有事忙就行了。”

    “杭靳……”

    “今天到底怎么了?”

    “杭靳,咱们才二十几年,还年轻。愿意年纪轻轻就把的一生交给我,以后再也不能多看别的女人一眼么?”问完,池央央定定地瞅着杭靳,她只要杭靳一句话。

    杭靳:“老子就是这么专情的人,难道不行啊。”

    有杭靳这句话,足够了。

    池央央放下心中压着的那块大石,笑了笑:“去家吃饭吧,要是不去阿姨该伤心难过了。”

    杭靳:“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

    池央央:“对啊,女人就是善变,那能把我怎样。”

    杭靳:“老子能把吃了。”

    池央央:“流氓!”

    ……

    大概半个小时,杭靳载着池央央到了杭家,刚刚下车,杭母尹念笑便急匆匆赶过来拉着池央央的手:“央央,可来了。”

    尹念笑的真心,池央央能察觉得到,她笑着回答:“阿姨,我前两天才来过,今天又来打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