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0章:青梅竹马篇,谈钱就是谈理想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59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池央央笑嘻嘻地道:“人活一辈子就是为了吃好穿好玩好,这些前提条件都跟钱脱不了关系……换句话说谈钱也就是谈人生理想。”

    杭靳瞪她一眼:“本少爷认识二十几年了,还从来不晓得张小嘴还挺能扯。”

    池央央根本不拿他凶狠的目光当回事儿:“跟杭少爷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多少能学到一点东西嘛。”

    钱,以前池央央并不是那么在乎,但是现在她不得不在乎。父母被杀一案她必须要查出真相,而少不要花钱。

    虽然有钱也未必能办得了事情,但现在这个社会要找人办事没有钱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杭镇山没有给她有用的线索,但是她从杭镇山的话里知道,父母被杀一案一定有隐情,这隐情杭镇山很有可能知道。

    父亲跟杭镇山的关系一直不错,两人称兄道弟多年,当年外公得知父母被害气急攻心病倒了,她又什么都不清楚,还是杭镇山站出来帮助她料理父母的后事。照理说,杭镇山和父亲的关系如此之好,杭镇山知道真相应该会站出来作证,但是他不但没有站出来作证,还用这个威胁她……那么是不是能证明案子背后有不小的势力?

    这势力连杭镇山都不愿意去沾惹?

    那么到底是什么人让杭镇山都能避让三分呢?

    在江北在他们这个圈子里边有这号人物的存在么?两年前,池央央就把父母身边的人际关系理了一遍,但是没有发现任何人有作案的动机。因为这些年父母没有跟任何人结怨,甚至都没有跟人红过脸,父亲和母亲简直是

    政府大院里好脾气的模板了。

    如果是冲动杀人,凶手不会杀了人还碎尸,更不会在现场找不到任何关于凶手的痕迹,所以她能肯定的是凶手一定是有计划犯案。

    既然父母身边的人查不出线索,那么现在她可以试着去查查杭镇山身边的人,看看能不能查到一些什么线索。

    叮铃铃——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吓得池央央一个激灵,她愣了愣方才掏出手机,一看是队里找来了电话,立即接听:“小李,怎么了?”

    杭靳不知道电话那端说了什么,只见池央央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又听得她说:“我这就赶过去。”

    她挂了电话,看向杭靳:“又有命案发生,我现在要赶过去。”

    杭靳:“地址。”

    池央央“我自己打车去就行。”

    “我有问意见?”杭靳还是那拽得跟一天王老子一样的语气,池央央晓得又撞他的牛脾气上了,只得乖乖报上地址。

    杭靳从小生活在江北这座城市,对这座城市熟悉得不得了,哪条街道怎么走,他能做到比导航还要准确。

    杭靳立即转向左转车道,从红绿灯路口左转向目的地开去。

    路上,池央央没有再说话。

    虽然法医这个职业几乎天天跟尸体打交道,死人池央央见了不少,但是每每有案子发生,她这心里还是不好受。

    杭靳嘴上没好话,但还是空出一只手握住池央央的手。

    池央央脑子里浮现出许许多多解不了的事情和解决不了的问题:“杭靳,林阳公园那件案子是怎么看的?”“那件案子不是已经结案了,我还能怎么看?”杭靳也知道那起案子有问题,他也在查,但是现在没有查到线索,他想等自己查到线索才和她讨论,不想她承受太多压力,“

    反正不管我怎么看,对这起案子都不会有什么影响。”“我可能是唯一见过西郊案凶手的人,但是我没有亲眼看到那个人杀人,并且那天晚上天很黑,我根本没有看清楚逃跑那人的脸,我不能肯定林阳公园的死者就是西郊大雨夜的杀人凶手。”这起案子明明有很多漏洞,偏偏上头匆匆结了案,似乎在极力掩饰什么,池央央抹了抹额头,无奈道,“凶手也没有在现场留下痕迹,他们凭什么说他就

    是那起案子的凶手呢?就因为我说了一句林阳公园案死者的身形跟那晚逃跑的人相似么?”

    杭靳才知道原来池央央在意的不仅仅是案子错判,她还在为自己说过的话而恼怒。如果她没有说那句话,那么那些人是不是就不会想到用这样的法子结案?

    杭靳懂池央央心中所想,愈加心疼她:“小四眼儿,这起案子跟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不要再钻进去自责了。”池央央心里不好受,越说越激动:“西郊支队那边先前一直说找不到凶手,但是他们仅用了半天时间便认定林阳公园的死者就是西郊案的凶手,草草结案。先不说这两起案

    子是不是有争议,就是平时没有争议的案子要结案,也得花上两天时间整理证据。要是所有人都这样办案,这个世界还有公道可言么?怕是都要乱了吧。”杭靳紧握住池央央的手:“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黑暗和令人恶心的东西,我们渺小到无法改变别人和世界,但我们至少可以努力做到让自己和身边的人活在阳光底下,做一个

    光明积极向上的人。”

    这还是杭靳第一次说出这么一番正能量的话,让池央央又一次对他刮目相看。

    杭靳脾气暴躁,经常欺负她骂她笨,但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却是她最放松的时候,很安心很温暖。

    而有些人,表面对她和蔼可亲,然而心里不知道想什么法子赶她走……

    人与人之间,不对比还好,一对比高下立现。

    是的!

    杭靳说得对,他们渺小到无法去改变别人和世界,但是可以努力保持自己的真心,做一个光明积极向上的人。

    为身边的朋友!

    也为自己!想明白之后,池央央的情绪自然也就冷静了,她看向车窗外,轻轻叹息一声:“如果我没有估错的话,西郊案和林阳公园案一定跟我父母那起案子有关。想要查出两年前那起案子的真相,必须先查清楚这两起案子的凶手到底是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