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5章:青梅竹马篇,靳哥哥在这儿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3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池央央换好衣服出来,杭靳和赵自谦还在谈话,说是谈话,不如说赵自谦就是一个倾听者,杭靳在发言。

    在不知道杭靳的工作前,池央央一直认为杭靳就是一个无所事事成天只知道吃喝玩乐和欺负她的二世祖。

    在知道杭靳的工作后,她试着去了解他,慢慢发现杭靳根本不是她原来看到的那个样子,他有太多太多优秀的点。

    即使在一群优秀的人当中,只要有他在,其它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就会投到他的身上,他就像是一个发光体那样吸人注目。

    其实,她的靳哥哥一直都很优秀,只不过他经常变着法子欺负她,让她只看到他可恶的一面,忽略了他的优秀。

    池央央没有听清杭靳说了什么,走近时,听见赵自谦说:“是是是,我就照提的这个方法再继续去查。这次不管是谁作案,我非得把他揪出来。”

    杭靳的目光却早已经投到了池央央的身上,看到她一身疲惫,赵自谦说了什么他自是听不进耳里,他上前牵住池央央的手:“我们回家吧。”

    “嗯。”池央央努力扬起一抹笑朝杭靳点点头,又对赵自谦说,“赵队,我先回去了,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好。”赵自谦应得倒是快,但是也只是说说,有杭靳这樽大佛在这里,他哪敢随时给池央央打电话,不过他心里倒是八卦得很,“杭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喝到俩的喜酒

    呢?”

    杭靳一眼冷冷地看向赵自谦:“不用破案了?”

    赵自谦嘿嘿傻笑:“那二位忙,我就不打扰们了。”

    池央央却冷不丁地补充了一句:“到时候一定请赵队喝喜酒。”

    池央央这话赵自谦听了高兴:“好好好,我等着请我喝喜酒啊。”

    既然池央央都发话要请客喝他们的喜酒了,杭靳自然是高兴的,他占有性地搂着池央央:“小四眼儿,这小白痴总算是开窍了。”

    没枉费他等她这么些年。

    池央央笑笑:“走吧。”

    杭靳拉着池央央就走,自然没有注意到走廊另一端站着的江震以及他眼神里的落寞。

    因为池央央说要请赵自谦喝喜酒,江震也听到了。

    他一直知道池央央和杭靳之间的真实关系,可他从未因为这个关系担心过,因为他知道池央央一直排斥杭靳。

    可如今事件的发展和他的预估的方向似乎越来越远,她明明就在他的身边,却让他觉得她离他越来越远了。

    “江震!”赵自谦发现了江震,上前打招呼,“其它几个部门都没有有力的发现,这边有没有什么发现?”

    “没有。”江震冷冷地丢给赵自谦两个字,抬步走了。

    赵自谦隐约觉得江震在生气,但是又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生气,难道又是他做了什么事情惹江震生气了?

    赵自谦摸着鼻头想了想,而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些人个个都不把他这个仓山区刑侦队的队长放在眼里。

    ……

    走出大门,迎面扑来了一阵热风,可是池央央并没有觉得热,反而往杭靳的身边靠了靠:“今天气温是不是降了?怎么突然就冷了呢?”

    冷?

    这天气都快把人热出病了,这丫头还说冷,一定是累了一个通宵生病了。

    杭靳伸手探了探池央央的额头,果然有点发烫:“回去吃点东西,洗个热水澡早点睡。”

    池央央:“我不饿啊。”

    对着腐烂的尸块一天一夜,哪里还有什么胃口,没有吐,已经算是有很好的职业素养了。

    “我家太后煮了饭菜放家里,回家去看看再说吃不吃。”杭靳没再罗嗦,拉着池央央上了车,开着车子直奔回家。

    ……

    家里有尹念笑准备的晚餐,是很清淡的蔬菜粥,但即使是这样清淡的食物,池央央也没有胃口进食。

    她放下筷子,歉意道:“杭靳,我真吃不下。”

    杭靳担心道:“多少吃一点,再这样饿下去,身体会吃不消。”

    池央央拿起筷子,又试着吃了口,可是刚刚碰到食物,胃里就像翻山倒海一样翻腾:“抱歉!我真吃不下。”她放下筷子,“吃吧,我去洗个澡,先睡了。”

    不是她想让杭靳担心,她也试着想要多少吃一点让杭靳放心,可是这些食物吃进嘴里让她觉得自己吃的是那些腐烂的尸块,她的胃已经在翻滚了。

    “那去洗澡。”池央央吃不下饭,杭靳自然也没有了胃口,但他还是吃了两碗粥保持体力,毕竟他还要照顾那个小白痴。

    吃完粥,杭靳进厨房煮了一碗红糖水,亲手送到房间。

    他推门进屋,池央央刚躺下,他红糖水递到她的床边:“这个红糖水总能喝吧。”

    池央央接过碗咕噜咕噜喝下,把碗还给杭靳:“行了吧。”

    “那睡吧。”杭靳把碗放一旁,拉起被子把池央央盖好,又探探她的额头,还是有点烫,但不严重,捂着被子睡一觉不用吃药应该就能好。

    “嗯。”池央央乖巧地点了点头。

    “乖。”杭靳坐在她的身旁,轻轻拍着被子,“我陪着,睡吧。”

    “靳哥哥……”叫出他名字的时候,池央央突然就红了眼眶,她记得小时有一次她生病爸妈不在家,他也是这样陪在她的床边哄她入睡。

    没有想到,长大后,还有机会让他哄她入睡。

    “乖,睡吧。”杭靳又抚抚她的额头,轻轻拍着被子。

    因为有他的陪伴,池央央顺利进入了梦乡……梦里,有她,有杭靳,他对着她笑得好不灿烂,是她这辈子见过他最好看的笑容了。

    可突然之间,她眼前的画面变幻出许许多多血腥的画面,那遍布屋子的尸块,仿佛变成了一只只血淋淋的手,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

    “不……”她想喊,却发不出声音,就在她快要窒息的时候,杭靳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响起,“小四眼儿,别怕,我在这儿。”“靳哥哥……”终于,她发出了声音,叫出了他的名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