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6章:青梅竹马篇,知道他一直都在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7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我在我在。”杭靳几乎在池央央做噩梦的第一时间便把她拥入怀中,不停地安慰道,“别怕别怕,只是做噩梦了。”

    杭靳就知道,这个丫头白日里强装坚强,内心实则害怕得要命,这起碎尸案简直就是让她亲身经历父母被杀害的现场。

    她怎能不害怕,而他除了能够陪在她的身边,其它任何事情都没有办法帮到她。

    他多想自己再强大一些,强大到能够只手遮天,将她好好地护在他的羽翼之下。

    “真的只是梦么?”为什么梦会那么真实,真实到令她能够闻到令人胆寒的血腥味,仿佛凶手就在她的眼前作案。“小四眼儿,昨天这起案子是碎尸案没错,但是要明白他们不是的父母,凶手也未必是同一人。”杭靳微微加大搂着她的力道,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蹭蹭,“现在能做的

    是尽所能查找出一些线索,千万不要钻进牛角尖里。明白么?”“真的不是同一人么?”如果不是同一人为什么被砍碎的尸块会跟两年前一样摆成一个“笑”字形。两年前的现场图从未对外公布过,连她都是不小心在资料上看到的。这两

    起案子绝对不是一个巧合。

    很多疑问,池央央想不明白,但是她相信杭靳知道的比她多,但是杭靳不愿意把一些相同的细节告诉她。

    杭靳不告诉她细节跟杭镇山的目的不同,杭镇山是想威胁她,而杭靳一定是想保护她……杭靳并不知道,她最想要的是真相,即使丢了这条命也在所不惜。

    “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一切等真相大白吧。”杭靳侧身拿端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热水杯,“喝点水,继续睡觉。”

    “我不想睡了。”池央央害怕一睡着,那令人恐怖的噩梦又会来袭,她不认为自己还能承受得了一次又一次的噩梦袭击。“不睡也行,陪我聊天吧。”杭靳用手臂当她的枕头,让她碗着他有力的臂膀,感受到她的体温,杭靳才有她就在他怀里的真实感,“除了咱们这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

    还记不记得其它跟一起上学的人?”“其它一起上学的人?”池央央本能从一起上小学的人想起,小学六年时间,是人生最天真无邪的一段时光,然而因为年轻太小,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但是还是有那么

    一个人让她的记忆深刻,“我还记得我们班上的小斑马。”从小到大发生在池央央身上的事情,杭靳没有不知道的,说不定记忆比池央央还要深刻。池央央提起小斑马,杭靳立即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学习成绩奇差,经常流鼻涕,

    他两岁大的弟弟玩了他的玩具,他还把他弟弟胖揍了一顿那个?”

    “是啊是啊,就是他。”提起这个小斑马,池央央就忍不住笑出了声,“说他都十岁了上五年纪了,两岁弟弟玩他的玩具,他还能把他弟弟揍一顿是不是好搞笑。”

    “是挺搞笑的。不仅行为搞笑,长相也搞笑。”那个小屁孩,杭靳对他的印象还真挺深,两条鼻涕挂在鼻孔就像挂的两根面条,经常被一伙人捉弄。

    池央央又道:“不过自从小学毕业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上中学有没有学习成绩好一些,有没有考上大学?”“上大学是人生向前走不错的一条道路,但不是唯一一条。就算他没有考上大学,但是他也有他美好的人生。”以前的杭靳是绝对说不出这样一番话,可能最近经历的事情

    多了,担心的事情多了,这毒嘴也有所收敛。

    池央央叹息:“是啊,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不同的路要走。有些人能一条道走到老,而有些人却因为一个意外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这个话题有点伤感,杭靳不想接下去,他岔开话题道:“小斑马是小学同学,初中高中还有没有印象深刻的同学?”“有啊。”池央央想起高中的一名男同学,抬起头看着杭靳,略带几分打探的意味,“我高三的同学张朗朗说要追求我做他的女朋友,当天下午就把人揍得流鼻血,是因为

    那个时候就偷偷暗我了么?”“什么叫偷偷暗?老子喜欢的事情大伙早就知道了,就这个小白痴傻到家了不知道。”说起来,杭靳还真从没掩饰过对池央央的喜欢,不然叶志扬那帮傻蛋怎么会知

    道池央央就是他的心头肉,谁都不敢动她一根汗毛。

    “大伙?这么说志扬哥、拓展哥、元博哥和飞扬姐他们大家早都知道了?”难怪那天相信杭靳喜欢她之后她打电话给蓝飞扬,蓝飞扬的语气就是一幅现在才知道的傻样。

    原来,杭靳真的喜欢她很多年了,用他独特的方式喜欢她,只是她不愿意相信罢了。池央央心里又有些疑惑:“那尔悦姐知道喜欢的人是我么?”

    “白痴,说呢?”要是姜尔悦不知道他对池央央的感情特别,姜尔悦那个女人怎么会想到利用池央央这个小白痴。

    “原来她也知道啊。”原来姜尔悦让她去劝杭靳,不是因为她是池央央,而是因为她在杭靳的心里是个特别的存在。

    她还真是傻啊。

    傻傻地受姜尔悦的利用。

    杭靳戳戳她的头:“就傻!”

    池央央被他戳得缩进被窝里,很快又抬起头来看着杭靳。

    杭靳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这样看着我干嘛?”

    池央央飞快地在他的嘴角落下一个吻,又飞快撤离,笑得贼兮兮的:“靳哥哥,看啊,喜欢我,我们又是合法夫妻,看能不能把的银行卡交给我管理呢?”

    “呵……”杭靳冷笑一声,“把我的银行卡交给去养别的男人?小四眼儿,想都别想。”

    池央央本想换个法子把自己的钱拿回来,谁料杭靳这男人真是油盐不进,急得她又说:“那把我的钱还给我。”

    杭靳:“更别想了。”

    池央央:“那本来就是我的钱。”

    杭靳:“那是睡了我的费用,现在已经是我的个人财产了。”

    池央央:“杭靳,不要脸!”

    杭靳:“我就是不要脸,能把我怎么着?”

    池央央:“……”

    在争吵中,池央央彻底忘记了碎尸案一事,吵着吵着就困了,在杭靳的怀里慢慢进入了梦乡。这回,她睡得很安稳,因为她知道,他一直都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