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0章:青梅竹马篇,酒吧服务员出事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42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师道成圣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请叫我鬼差大人

    天还没有亮,池央央又醒了。

    醒来之时,她本能地往身侧摸了摸,没有摸到熟悉的体温,她先是一怔,随即弹坐而起,一怔一愣地看向杭靳睡觉的位置。

    他没在?

    “杭靳?”

    叫他名字的时候,池央央的目光向洗手间看去,但洗手间那边没有亮灯,也没有任何声音,杭靳应该不在洗手间,那么他会去哪里呢?

    会是去执行任务了么?

    池央央赶紧抓起手机,打开一看,果然有杭靳的留言——小四眼儿,本少爷去忙工作了,早上起来记得吃早餐,吃完再去上班,不许饿肚子。要是不听话,本少爷回来要好看。

    明明是两句关心她的话,可是写得恶声恶气,令谁看了都会不舒服,好在池央央知道杭靳就是那么样一个人,她知道想要从他的嘴里听到好听的话怕是比登天还难,也懒得跟他计较了。

    池央央指尖弹动,迅速打下几个字——知道了!

    只要点击发送,这条消息就能发送出去,但是在最后一刻,池央央却迟疑了。

    倘若杭靳这个时候正在执行危险的任何,任何一点打扰都会影响到她,她不能在这个时候给他干扰。

    是的,绝对不能在杭靳出任务的时候打扰到他。

    池央央利落地收起了手机。

    因为身边没有杭靳,池央央躺在床上再无法入睡,她干脆早早起了床,找出冰箱里不多的食材自己动手做了一些简单的早餐。

    她热了一杯牛奶,煎了一个荷包蛋,卖相不好看,但是吃起来味道也还行。

    吃着荷包蛋,池央央突然想起她和杭靳刚领证结婚那会儿。

    那时她不会做早餐,杭靳硬逼着她做,她做出来的早餐真心不好吃,杭靳那人一边骂,一边大口大口地吃,并且每一次却吃得干干净净一点不剩。

    如果不是自己也吃过知道味道,杭靳那意犹未尽的吃相真能让池央央以为她做出来的是稀世佳肴。

    现在她的厨艺比当初要好很多,身边却没有杭靳的陪伴。

    池央央突然就觉得这看起来和吃起来都不错的荷包蛋变得很难吃了。

    她这是怎么了?

    以前巴不得他离她远一点,最好让她一辈子都不要见到他,最近却因为起床睁开眼睛看不到他就开始想他。

    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不行!

    不行!

    绝对不行!

    她绝对不能让自己再这样下去,不管是生活中还是工作中,她都不能太过依赖杭靳,不然哪一天离开了他怕是没有办法生活了。

    如此一想,池央央夹起荷包蛋狠狠咬了几口,狼吞虎咽般地吃完。

    找事情让自己忙活了一阵,天色也亮了。

    池央央心中始终挂着杭靳,如果不出意外,天亮之时,杭靳的任务应该已经结束。

    犹豫再三,池央央还是担心,便拿了手机打杭靳的电话,打过去,听到的是冰冷的机器声——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天都亮了,杭靳还没有开机,难道是工作还没有忙完?

    不应该啊。

    难道是出什么意外了?

    池央央不敢往不好的方面想,赶紧摇了摇头。

    他一定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忘记了开机,不会有意外。

    自己安慰了自己一番,池央央方才收拾出门去上班。

    来到仓山刑侦支队,池央央第一个撞见的人就是一脸疲惫的赵自谦,看样子他又是一宿没睡:“赵队,有新发现么?”

    “是央央啊,我正要找,别去办公室了,马上跟我走一趟。”说完时,赵自谦已经走出好几步远,池央央赶紧跟上前,“赵队,是有情况么?”

    赵自谦说:“又有命案,江震在忙碎尸案,和我先过去看看情况。”

    听到又有命案,池央央只觉得心中一紧,一路没有再说话,闷闷地跟在赵自谦身后,没多久时间,他们到达江北市有名的景区红树湾。

    现场已经被封锁,先赶到的警员上前跟赵自谦讲解大致情况:“赵队,死者是一名男性,大概二十岁左右,听报案人员说,死者是这家酒吧吧台服务员。”

    “央央,……”赵自谦回头打算让池央央先去验尸,话还没有出口,见池央央已经穿好鞋套,提着工具箱走近尸体蹲下检查尸体了……果然,他们队里法医的速度是很给力的。

    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又问警员:“谁报的案?”

    “是酒吧清洁人员。”警员指向旁边角落一吓得发抖的中年妇女,“我们赶来时他吓得发抖,现在状态好多了,我把她叫过来问话?”

    赵自谦点头:“去吧。”

    警员很快把清洁人员带到赵自谦身边,赵自谦问:“把知道的情况说一遍。”

    清洁人员抬头看向赵自谦,对上赵自谦凌厉的眼神后吓得低下头,结结巴巴道:“我早上六点左右前来做清洁工作,打扫到吧台时,看到了小灿的尸体……警察同志,我什么都不知道,人不是我杀的,不是我……”

    “人不是杀的,那是谁杀的?”赵自谦目光冷冷地看着中年妇女,“告诉我?”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搞卫生的,我能知道什么!”女人突然就不结巴了,语速也快了不少,“求求们放我回去!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赵自谦做刑警多年,见过不少被吓到的报案人,情绪激动的有,吓傻的也有,这么不停地重复自己不是杀人凶手的还是第一个,做刑警多年的直觉告诉他,就算这个女人不是杀人凶手,但她多少知道一点内幕消息。

    他又说:“不把具体情况告诉我?让我怎么去证明不是凶手?”

    女人问:“我说了,们警方会保护我的人身安全么?”

    赵自谦说:“保护人质安全是我们警方的责任,这个不提我们也会保护的安全。”

    女人犹豫了少许时间,方才缓缓道:“这家酒吧每天凌晨四点结束营业,我们六点前来做消毒工作。平时我们都准时来,今天因为我老公回家陪孩子看病耽搁了,为了准时完成工作,我提前了一个小时过来。谁知道就看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