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1章:青梅竹马篇,亲眼见凶手杀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1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话,说到这里,女人吓得浑身颤抖,张嘴想说什么,硬是没有发出声音。

    赵自谦说:“亲眼看到杀人凶手在眼前杀人?”

    女人慌乱点头,几乎是哽咽出声:“是。”

    赵自谦又问:“是什么样的人?”

    女人想了想:“是一个男人。个头特别的高……其它的我就没有看清楚了。”

    一个男人!

    个头特别高!

    符合这两个关键词的男人在街上一抓一大把,根本算不上是线索。

    赵自谦只觉得自己的头又大了,这段时间老是出一些乱七八糟的案子,短短一段时间的案子比他以前几十年办的案子还要令人头大。

    他沉着脸问:“没有其它了?”

    女人的脑袋晃得像波浪鼓一样:“当时酒吧的灯光很案,吧台又在背光处,加上我当时吓傻了,就算看到他长什么样子现在也记不清楚了。”

    “倒是很清楚被吓傻了。”赵自谦瞅着女人,这个女人表面看着是像吓傻了的模样,但眼神却没有什么波动,怎么看都让他觉得这个女人有问题。

    赵自谦没再多问,他看向做笔录的警员,又道:“先把人带回去,让她再仔细想想。什么时候想到了,再给她做口供。”

    女人一听要把她带回去,激动得尖叫出声:“警察先生,我没有杀人,们为什么还要抓我?我家里还有生病的孩子等着我回去。”

    这戏演过头了吧。赵自谦蹙了蹙眉,一旁的警员赶紧答到:“我们不是要抓,而是带回去配合我们警方工作。要明白,协助警方查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现在出了人命案

    子,现场又有的指纹,配合我们工作,也是帮洗脱嫌疑。”

    “我真的没有杀人,们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女人哭哭涕涕道,“我孩子还在家等着我,要是没有见到我,她肯定不愿意吃药。”警员说:“只要配合我们工作,让我们早点找出杀人凶手,那么自然就能回家陪的孩子。如果知道一些什么事情,却刻意隐瞒,不仅耽误我们破案,还能让落个

    扰乱公务的罪。该不该说,自己看着办,我们也不能逼说。”

    “我说,我都说……”女人抹了一把泪,又道,“当时因为我是走后门进来,那个位置背光,凶手没有发现我,但是我看到了他。”赵自谦的目光再度看向女人,听得到急急忙忙道:“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只觉得那是我这辈子看过的最好看的男人的脸,当时我看着那张脸就傻了。就在我愣神的两三

    秒钟时间里,我看到他挥到匕首往地上刺,是鲜血溅到他的脸上,我才意识到他应该是在杀人……”

    警员问:“还有呢?”女人说:“血溅到他脸上后,他还狠狠地刺了几下。当时我吓得脚一软跌坐到了地上,后面还发生了什么我都忘记了。我隐约记得他杀完人从我的身边离开,离开的时候还

    瞪了我一眼,那眼神凶狠又凌厉,吓得我呼吸都停止了。”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是真的,女人提到男人凶狠又凌厉的眼神时身体配合地颤抖起来,颤抖得上牙和下牙敲得咕咕响:“如果再让我看到他,我应该能够认出他来。”

    警员又说:“他发现了,却没有杀灭口?为什么?”

    女人:“我也不知道……可能,大概是因为他以为我不敢报警,不敢跟们警察说。”

    赵自谦办案多年,也遇到过凶手作案后放过目击证人的,凶手的目的多数是跟警方挑衅,们知道是我杀的人又如何,但们就是找不到足够的证据抓我。

    但据这个女人描述的,赵自谦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

    他又说:“把人请回去做一个杀人凶手的模拟画像。”

    警员:“是。”

    女人:“我知道的都说了。”

    警员:“所以还要请跟我们回去。”

    女人又开始大吼大闹:“我没有杀人,们警察怎么乱抓人……”

    赵自谦听得不耐烦了,摆摆手示意警员先把人带走。

    这边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赵自谦走到池央央身边:“央央,有结果了没有?”池央央正将死者指甲里提取到的皮屑放入证据瓶,也没忘记回答赵自谦:“死者死亡时间大概是早上六点左右,身上有多处伤口,伤口深浅不一,皆是锋利的利器所至,致

    命伤是心脏这一刀。”

    匕首还是池央央亲手从死者身上取下,她指了指一旁证物袋里的匕首:“这一刀直插死者心脏,这一刀大概有六厘米深。”

    池央央和刚刚女证人所说的死亡时间不差,现在能知道女证人并不是完全说谎……赵自谦分了分神,回过神之时,又听到池央央说:“我刚在死者的指甲里提取到一些皮屑,我带回去化验,看看能不能查出什么。匕首上有没有留下凶手的指纹,那就要麻

    烦其它同事了。”“这个我知道。”赵自谦点头,长长叹息一声,“这段日子不知道是撞邪了还是怎么了,人命案一起接一起,再这样下去别说是我这个仓山刑侦支队的队长有难,就是我上头

    的人也有难了。”

    “赵队,放心,我会尽快把尸检报告交给。”池央央收好工具箱,转身走出酒吧,上了停在一旁的警车,心情很是不好。

    一是因为这段时间命案实在是太多,二是因为到目前为止杭靳还没有找她。

    她知道工作时间不应该想私人的事情,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总是心神不宁,好像又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酒吧负责人到了没有?酒吧的监控录相带拿到没有?”池央央听到赵自谦烦躁地大吼,“把现场给我封好了,案子没有查出结果之前不准任何人出入。”前两天发生的碎尸案还没有破,今天又来一起案子,没把赵自谦逼疯已经很不错了……池央央心疼地看向赵自谦,她能帮到他的,也只有尽量把尸检报告给他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