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5章:青梅竹马篇,爱一个人很美好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4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画面放大再放大,基本能够确定是三个人了,但是并不能确定第三个人就是杭靳。

    因为三人最中间一人看起来喝得烂醉,根本无法自己行走,几乎是被旁边两人架住拖着他走,也是因此,夜色才能很好地遮住他们。

    “全叔,能想办法看到旁边两人的正面么?”池央央又说。

    如果能够知道带走杭靳的人是谁,那么是不是就能找到杭靳了?

    不管能不能,任何一个小小的机会池央央都不愿意错过。

    全叔说:“门口就这一个摄像头,拍摄角度是朝外,他们聪店里出去,只拍到他们的背影,没有办法看到正面。”

    赵自谦说:“看来这些人非常清楚酒吧摄像头的死角,每一次跟杭靳的交集都能完美避开。如此看来酒吧的摄像头是靠不住了,那么我们现在的希望就只能放在酒吧外面的街道监控上。”

    可是外面的监控真的有用么?

    如果有的话也不会查了这么久了还没有线索。

    现在基本情况算是确定了。

    监控无用!

    杭靳失踪!

    赵自谦神色疲惫地看向池央央:“央央,天快亮了,回去休息一会儿。”

    “不用了。”池央央想了想道,“赵队,这些人如此熟悉酒吧监控死角,有可能是他们提前做过功课,但也不能排除就是酒吧工作人员对不对。”

    赵自谦点头:“确实如此,我们会调查就把每一个工作人员。”

    “那我再回法医部看看能不能找出新线索。”池央央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办公室。

    刚坐下,风尘仆仆的江震闯进她的办公室:“央央,没事吧。”

    向来冷静的江震难得情绪外露,几乎要把池央央提起来打量一遍。

    “老师……”池央央愣了愣,方才道,“我没事。”

    “没事就好。”江震越说越小声,像是在告诉自己,他很快收拾好情绪,“情况我听老赵说了,因为的身份敏感,现在这起案子交由我接手。”

    “老赵又要停下我手中的工作!”池央央提高了嗓门。

    江震摆摆手,示意她冷静:“当然不是让完全不管,老赵的意思是让改做我的副手。如此一来,接下来就算的身份曝光,他们也不能推翻我们查到的有利资料。”

    “嗯。”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池央央无力地坐回到椅子上,“现在杀人证据指向他,我怎么能不管。”

    “央央……”江震轻轻地唤池央央的名字,却欲言又止。

    “怎么了?”池央央抬头望向江震,见他神色不如往常正常,便知他有不好开口的话对她说,“老师,想说什么就说。在我面前不改顾忌太多。”

    停顿了好几秒,江震方才缓缓开口:“央央,或许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或许杭靳已经遭遇……”

    他话未说完,池央央打断道:“杭靳会平安回来,一定会平安回来。他答应过我要一直陪着我,绝对不会像我的父母一样丢下我先走了。”

    池央央几乎是吼出声,她知道对江震吼再大声也没有用,但是憋了一天一夜的火找不到出口,就只能随便找一个人了。

    江震定定地看着她:“爱他?”

    爱他?

    她爱杭靳么?

    池央央不知道爱与不爱,但是她知道自己离不开杭靳。

    不管杭靳做了多少欺负她的事情,不管杭靳又多少次惹她恨不得一脚踹死他,但是有他在,她就不会那么害怕。

    她说:“我不知道爱一个人到底是怎样的,但我离不开他,我想他陪在我身边,怎么欺负我惹我生气都好,只要他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听到池央央这番话,江震唇角微扬,笑得有些苦涩。

    这个傻丫头啊,如果这都不算爱,那么还有什么才算爱呢?

    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能够有那么一个让自己真心喜欢的人,能够有那么一个让自己看着她就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的人,就算没有来这人世间白走一趟了。

    曾经,他想要的东西太多太多,经过他多年的努力也算是得到了自己想拥有的一切。

    可是当得到这些东西功成名就之后,他并没有满足感,甚至内心越来越空虚,很长一段时间他不知道人生前进的方向在何处,不知道为了什么而活。

    直到有一天,他再次遇到当年见过几面的小女孩,他又有了新的人生目标。

    喜欢一个女孩的感觉是美好的,看着她笑,他就开心。她难过,他的情绪也会变得低落。

    他以为,他可以做她的骑士,默默守护在他的身边一辈子。

    今天,他才知道,她的心里早已经有了她想要的那个骑士。

    他可能只能一直悄悄地看着她……

    江震收拾好情绪又问:“他真有那么好,让这辈子就非他不可了?”

    “是啊,这辈子我还真非他不可了。”这辈子,除了杭靳,池央央还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找谁,不知道还有谁能像杭靳那样一次又一次把她从噩梦中拽出来。

    或许有,但是他只要杭靳一个人。

    “非他不可?”江震重复着她的话,唇角的笑意更加明显,“央央,知不知道刚刚在说什么?又知不知道这辈子非他不可意味着什么?”

    “老师,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别说一辈子,下辈子我都想再遇到他。”如果有下辈子,她希望还事可以有这辈子的父母,这辈子的好友,这辈子的杭靳。

    江震又说:“那有没有想过,或许杭靳还有不知道的一面?”

    池央央以为是杭靳对江震不友好的态度,让江震对他不满,不由自主地她就想替杭靳解释:“老师,杭靳以前对态度不好,我替他向道歉。但是我还是要说,杭靳这个人嘴巴毒,但本性不坏。我认识他二十几年了,很了解他的性子。”

    “了解他,那么可曾了解过我?”江震唇角的笑容加大,却看的池央央内心很不是滋味,“老师,我……”

    江震又说:“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在心里我就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