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5章:青梅竹马篇,改不了本性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67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盛华

    杭靳乖乖闭上了嘴,看着池央央动作利落地给他注射麻醉剂,又听得她声音柔柔地道:“麻醉药要过一会儿才能起作用,再忍一忍,子弹取出来就没事了。”

    她的模样好不委屈,好像他欺负了她一样……

    这模样真招人稀罕,杭靳突然低头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不如吻吻我,吻我估计比麻醉药还有效。”

    池央央白他一眼:“杭靳,这种时候在想什么呢?以为我是神仙啊,吹口仙气就不疼了。”

    杭靳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小四眼儿,有没有看过国产零零漆?”

    池央央一愣:“什么?”杭靳捏捏她的脸,又道:“就是周星驰的一部电影,名字叫国产零零漆。里面男主角中弹,女主角替他取子弹,并没有用麻醉药,用的另一种麻醉方法。我给三次机会,

    好好猜猜这麻醉方法是什么。要是能猜到,以后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电影是艺术,艺术常常会用夸大手法,别把电影中的桥段拿到生活中来用。”听杭靳的语气池央央就知道准不是什么正经的办法,她才懒得浪费时间去猜,她按住杭靳的

    肩头,“别乱动了,给我乖乖躺下。”

    “亲我一下,我就乖乖躺下,不让我动我绝对不乱动。”杭靳指着自己的嘴唇,看到池央央丢来的白眼,他又指指自己的脸,“不亲嘴,那亲脸也行。”“杭靳,能不能正常点?”池央央气得恨不得拿起针就往杭靳的身上扎去,扎到他喊痛为止,但是她也只是想想而已,还真狠不下心扎他,“想以后都不能用双腿走路么

    ?”

    可杭靳还是一幅无所谓的样子:“我说认真的,亲我一下就不疼了。”

    池央央气得大吼:“杭靳!”“凶什么凶?我好歹是一个伤者,对我就不能温柔一点?”池央央一吼,杭靳就老实了,他乖乖躺在只容纳得下一人的单架床上,小声嘀咕道,“小四眼儿,以后能不能

    长点脑子?”

    池央央:“我又怎么惹到老人家了?”

    杭靳说:“我受伤这些事情,不要拿出去嚷嚷。刚刚小王那群饭桶都在,平日里我总是骂他们饭桶,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受这么点伤就受不了,以后我还怎么管教他们。”

    “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原来他在外人面前不吭一声疼在她面前就像个孩子一样闹是这样的原因,这个男人啊,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这性子怎么还是像一个孩子一样。

    他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小四眼儿……”杭靳却突然捧着池央央的脸,“还疼么?”

    “我不疼。”池央央摇了摇头,身上这点小伤和杭靳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她真心不觉得疼,她是心疼,心疼杭靳受的伤。

    “对不起!”他又说。

    “干嘛说对不起!”在池央央的记忆里,这还是杭靳第一次对她说“对不起”三个字吧,听得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虽然她有时候真的很讨厌杭靳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但是可能是被他欺负久了,她已经习惯他的嚣张霸道,他突然一变性子,让她内心十分不好受。

    杭靳举起她的手,放到脸上蹭了蹭:“因为我让受到连累,因为我我没有保护好,因为我让受伤……小四眼儿,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我没事。”池央央别扭地抽回手,她最害怕就是杭靳性情突然大变,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

    “怎么会没事。”杭靳再次抓住她的手,又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小四眼儿,知不知道我宁愿自己再多挨几枪,也不愿意看到受伤。”“杭靳,是不是傻啊?他们对付我最多不过是踹几脚,我忍一忍就过去了,但是他们让自己开枪打自己,万一子弹偏离一点点,这两条腿就废了,以后还怎么工

    作……”还要怎么陪在我的身边,陪我走过千山万水,看遍世界大好河山?

    后面的话,池央央都吐到嘴边了还是没有说出口。

    “没有把握老子会乱开枪?以为老子是啊?”瞬间,杭靳又恢复了霸道嚣张的气势,让池央央知道,这人都伤成这样子了还是那么高傲自大,还是不把谁放在眼里。

    这样也好,至少让池央央自在了许多:“我要取子弹了,疼的话就喊出来。”“小四眼儿,不是本少爷怀疑的技术,而是确定真能帮我取子弹。”池央央正要动手,杭靳就开始嫌弃了,哪里还能在他的眼里见到刚刚的温柔与深情,池央央都以

    为自己刚刚是产生错觉了。

    她说:“我是法医。”“也知道是法医啊。”杭靳努努嘴,无比嫌弃道,“虽然天天拿手术刀,但那是解剖尸体,本少爷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躺在床上让弄,确定不会把本少爷当尸检

    解剖了。”

    “要再说一个字,我就真把解剖了。”池央央气得咬牙切齿。

    “好吧,我不说了,池法医尽管动手吧,让我做的小白鼠。”说不说了,还说了这么多,并且杭靳还没有打算停,“不过我想问问这跟平时解剖尸体有什么不一样?”

    池央央:“很不一样。”

    杭靳:“说说哪里不一样?”

    池央央:“因为尸体不会说这么多废话。”

    杭靳:“我哪句是废话了?”

    池央央:“有说一个有用的字眼么?”

    杭靳:“我身为伤者,命都交到手上了,难道我还不能有我的担心?”

    担心二字的话音刚刚落下,便听到重物碰击铁盘发出的清脆响声。

    那是池央央已经帮他顺利取出子弹丢到了一旁的盘子里。

    杭靳笑笑:“看来我们的池法医还真有两下真功夫。”池央央仍然没有理他,动作利落地给他的伤口消毒上药包扎,一系列动作做完,她才抬起头看着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