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6章:青梅竹马篇,不准反驳我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548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这一看,池央央方才发现杭靳额头冒着汗,俊脸和嘴唇也白得没有血色,让她心脏又是狠狠一疼,疼得她一度差点不能呼吸:“很疼吧……我给弄点葡萄糖喝。”

    “不用!”杭靳笑笑,看到池央央眼眶里闪着泪花,他抬手摸摸她的头:“小四眼儿,我真的没事,别担……”

    话还没有说完,池央央便打断他:“虽然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但是失血过多,不宜乱动。好好躺着,我去问问医生的情况。”

    可,池央央刚站起来,杭靳伸手就把她拉回来了:“怎么哭了?”

    刚刚才跟他说让他好好躺着,这会儿就坐起来了,池央央生怕扯动他的伤口,不敢挣扎:“让好好躺着别乱动,没听到么?”

    杭靳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伤,看到的只有她的眼泪:“我问怎么哭了?是身上的伤很疼么?”

    “我好好地哭什么?哪只眼睛看到我哭了?我这点伤和比起来算什么?”池央央也是好面子之人,她并不想让杭靳看到她掉眼泪,也不想杭靳知道她为什么掉眼泪,更加不想让杭靳知道刚刚她在帮他取子弹时内心有多紧张。

    她生怕自己轻轻一个颤抖,就会碰到他腿上某根神经,导致他下半辈子再也不能正常走路。

    “小四眼儿……”杭靳低沉沉地叫着她,大拇指抚过她的眼角,温柔地替她抹去滚落到眼角的泪珠,“我都好好的没事了,真的没事了,的心可以放下了。”

    她担心他,杭靳高兴。

    可是她真的为他而哭,他又无比心疼。

    她是他的小四眼儿,是那个笨得像个小白痴成天只知道工作的小四眼儿啊,怎么能为他流眼泪呢。

    刚才他已经想着办法分散她的注意力了,但是效果并不太好,还是让她担心得哭了。

    “脸色那么难看,还叫没事,以为我真傻么”池央央带着鼻音,气嘟嘟第说道。

    “子弹已经顺利取出,我一点事情没有了,这小傻瓜啊。”杭靳很有耐心地重复给她解释,“真的不要为我担心了。”

    “明明傻的那个人就是!”池央央吸吸鼻子,因为不想让他看到她掉眼泪的可怜模样,她强扬笑颜,“我到底哪里好了,值得为我这样做?”

    “我不知道。”这话,杭靳说的是实话,要问他池央央究竟哪里好,他是一条具体的都答不上来,但是他就是想跟她在一起,想把她娶回家,想要照顾她一生一世,这个想法在很多年前就有了。

    “这个大傻子,不知道我哪里好,还为了我吃子弹。”本想忍住不哭的,可是也不知道怎么了,越忍越是忍不住,池央央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这个大傻子,知不知道这两天我有多害怕,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了,害怕从我的生命中消失。”

    杭靳还真不知道,他以为他消失两天,她的生活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说不定没有人烦她,她还乐的轻松。

    “小四眼儿,我……”

    “不知道!肯定不知道!”积累了两天的恐惧,终于找到发泄的出口爆发,这一爆发便一发不可收拾。

    池央央一把鼻涕一把泪地但:““才说过喜欢我,我才相信说的是真的,就这样丢下我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肯定知不知道我这两天有多害怕。我甚至不敢回我们的那个家,我怕回去之后面对空荡荡的没有的屋子,没有了,那里哪里是个家呀。”

    “小傻子,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在的面前嘛。我早知道那些人的计划,不过将计就计。”原来他在她的心目中已经如此重要了,没有他,那个家就不是家。

    杭靳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把高兴,看来他这些年没有白疼她,今天两颗子弹也没有白吃。

    “将计就计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万一呢,万一没有逃出来,万一……”池央央越想越害怕,越哭越厉害,哭得身子不停地抽搐,让杭靳又担心又是心疼,“不是说过让我滚出的世界,我滚了不是更好。”

    池央央哭着凶他:“那些都是我说的气话,也信。”

    杭靳心里那个甜啊,多想多听她说几句在乎他的话:“这么说其实很担心我,离不开我了。”

    这一次,池央央没有否认,还大胆承认:“我就是离不开。”

    “小傻子,有这句话,我一定会长命百岁,阎王爷都别想从我的手里抢时间。”为了她,她一定会好好珍惜这条命,再也不会明明知道掉进了敌人的圈套还不要命地往套子里钻。

    “以为是谁啊,受伤不会痛?受伤不会流血?受伤不用处理伤口就能自动愈合?杭靳,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没有本事跟阎王爷抢时间,要明白。”池央央知道这个男人有时候真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大。

    “只要在我的身边,我就能。”杭靳捧着池央央的脸,轻轻地吻去她脸上的泪水,“乖了,别哭了,要不然让别人看到这幅模样,还以为我在欺负堂堂池法医呢。”

    池央央抹了抹眼泪:“本来就欺负了我。难道还不准我哭。”

    “要说以前欺负了,我承认,可是今天分明就是欺负我。”

    “我说是欺负我,就是欺负我,不准反驳我。”

    “霸道!”

    “霸道也是跟学的。”

    “好,说什么都对,那可以不哭了么?”再看她哭下去,他的心都快心疼碎了。

    池央央得寸进尺:“答应我以后不能再做像今天这样的傻事。”

    “傻瓜,我不是做傻事,我是在保护我喜欢的女孩儿。“他看着她,苍白的嘴唇微微上扬,明明受了伤,在他眼神里却全是柔情蜜意。

    看着他含情脉脉的眼睛,池央央内心轻轻一颤,不由自主开了口:“等双腿好了,我们抽个空把婚礼办了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