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7章:青梅竹马篇,为什么跟我举行婚礼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4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举办婚礼?”杭靳瞅着池央央,在她的眼里看不到一丝结婚举行婚礼该有的兴奋,他不由得挑了挑眉头,“小四眼儿,确定想跟我举行婚礼?”

    “这种事情我能跟玩玩笑么?”池央央点点头,平静地回答。

    她的平静,让杭靳认定了自己的猜测,他的眉头蹙得更紧了:“跟我说说,是出于什么原因突然提出跟我举行婚礼?”

    如果只是因为他今天为她做的这些事情,她感动了,同意嫁给他,那么这种可怜的感动他宁愿不要,一点都不想要。

    “我们都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在法律上来说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难道不应该举行婚礼么?”这就是池央央给杭靳最实在的回答。

    池央央并不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什么问题,但是在杭靳听来就像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抱歉!这样的婚礼我并不想要。”

    “那想要什么样的婚礼?”池央央还不知道自己所说的话惹杭靳不高兴了,闷闷地看着他,“还是并不想让我们已经是夫妻的事情让更多人知道?”

    说起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现在还没有几个人知道她是他妻子的事情,已经有人抓她来威胁他。他们举行婚礼之后等于把关系公诸于天下,那么就会有更多人知道他们之间的真实关系。

    因为杭靳工作特殊,也就有可能有更多的人抓她来威胁他,如此一来她岂不是天天给他添麻烦,如果是这样不公布也行。

    于是池央央又体贴地补充:“如果有自己的担心,不举行婚礼也行,我不介意的。”

    “个小白痴不介意,但是老子介意。”杭靳火大地吼道,因为太过用力扯到刚刚包扎好的伤口,痛得他嘶地一声,“白痴!”

    池央央赶紧按他躺下,安抚道:“身上还有伤,先别激动啊。不管举不举行婚礼,我都听的,说了算好不好?”

    “个小白痴!”看她一幅无辜的模样,杭靳就知道这小白痴还不知道到底是哪句话惹他生气了,估计她心里还在想他这个人怎么这么难侍候。

    “嗯,我是小白痴,说我是小白痴我就是小白痴!”现在他是伤员,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她大人大量让着他一些。

    “小四眼儿……”

    “嗯?”

    “老子认认真真问,老老实实回答我。”

    “说。”

    “我问,到底喜欢不喜欢我?”

    “啊……”池央央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一时间也不知道对他到底是什么感情。

    她离不开他,是因为习惯了他的“欺负”而离不开他?还是对他有某种情愫离不开他?

    她确实不清楚,于是又老老实实回答:“我,我也不知道啊。”

    说完,杭靳还没有发火,池央央的求生本能已经让她往后挪了挪,战战兢兢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不知道喜不喜欢我,还要跟我举行婚礼,那么好好问问自己的内心,为什么要这么做?”杭靳突然觉得有些累,着实是失血过多的累,他缓缓闭上眼睛,“我累了,要休息一会儿,坐别的车去。”

    “哦,好……”池央央答应得好听,但是却没有行动,安静地坐在单架床的一旁,担心地看着他苍白的脸,忍不住伸手轻轻抚着他的脸,心里说不出来的酸涩。

    她到底喜欢他么?

    不喜欢?

    如果不喜欢的话为什么在知道姜尔悦喜欢他之后,她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呢?

    喜欢?

    如果喜欢的话,会希望他幸福吧。有人喜欢他,她也应该要高兴才对。

    可是她得知有人喜欢他不仅没有为他高兴,反而是心里不舒服呀。

    她只知道自己离不开他,对他的感情应该是一种习惯性的依赖吧。

    越想脑子越乱,池央央烦躁地抓了抓头,一松手,发现杭靳已经睁开眼睛看着她,看得她特别不好意思:“不是要休息了嘛。”

    “在这里我睡不着。”杭靳声音沙哑,略带一些无力。

    “那我出去就是。”只要他能好好休息,让她跟车跑她也没有怨言。

    “走了我更睡不着。”

    “那要我怎样?”

    “我要说喜欢我,像我喜欢一样喜欢我。”杭靳很想这样对她说,但是又不想逼这个小白痴,她没有慢慢想通透的事情逼她也没有用,于是他说,“我口渴,去看看有没有热水,给我倒一杯热水。”

    “好。”池央央立即起身去找热水,车厢旁边的架子上就有一个热水壶,池央央赶紧拿一次性杯子给他倒了一杯,自己先喝了一小口试了试温度,水有点烫,她立即吹了吹,吹到温度合适,她方才把杯子递到他嘴边,“水不烫了,可以喝了。”

    杭靳看着小心翼翼的模样,心又软了:“喂我。”

    池央央丝毫没有犹豫,立即空出一只手扶着他,另一只手拿杯子小心翼翼送到他的嘴边:“慢点喝,千万别呛着了。”

    杭靳抿了一小口:“有点凉,给我加点热水。”

    池央央赶紧给他加了热水,再度把杯子送到他嘴边:“这下应该可以了。”

    杭靳又喝了一小口:“烫了点。”

    池央央又立即拿到嘴边吹了吹:“再试试。”

    水,杭靳是喝了,又想着其它法子“折磨”池央央,但池央央一句怨言都没有,估计这个小白痴白痴到根本没有看出来他是在整她,后来杭靳也就没有心思再整她了,安静下来之后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可是没有睡多久,车子还没有到达江北市区,杭靳又突然惊喜:“小四眼儿!”

    池央央就在她的身边坐着,看着他惊出一头的冷汗,她急忙握住他的手:“我在这里,在这里,不怕不怕啊。”

    他盯着她,目光从凌厉逐渐变得温柔,但说出口的话仍然是属于他杭靳特有的霸道:“陪在我的身边,没有我的允许哪里也不准去。”

    他这句陪在他的身边是指一时还是一辈子,池央央不会有心思去深思,只有杭靳自己明白他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