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8章:青梅竹马篇,快被他折磨死了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45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酒鬼醉天九龙圣祖

    “放心休息,我会一直陪在的身边。”和杭靳在一起这么多年,池央央从来没有被他如此需要过,一时之间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点甜也有点酸涩但更多的还是

    心疼。

    “不准!”说话间,杭靳又迷迷糊糊睡着了,但是手还是紧紧握着池央央,她只是轻轻一动,他又将她握得更紧,导致她再也不敢乱动了。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车子才驶入江北区域,一路上,医生打过几次电话给池央央询问杭靳的情况,杭靳都在睡觉。

    到达市区,医生准备让杭靳住院观察两天情况,但杭靳说自己这点小伤没什么大不了死活不愿意住院,池央央拿他没有办法,只能带他回家照顾。

    回家前,池央央让医生配了一些药,问了一些注意事项,认真地拿了笔记本作笔记,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给杭靳用错了药。

    回到家连口水都没有喝,池央央又急急忙忙照顾杭靳这个伤号,可这个伤号一点都不安分,一会儿这里不舒服,一会儿又那里不舒服。

    “小四眼儿,我头好疼,快看我是不是发烧了?”池央央刚想坐下休息一会儿,床上的杭靳又唉声叹气地叫唤。池央央不敢怠慢,立即拿了温度计给他测量体温,这一测还真有点发烧,他伤口刚用了药,池央央不敢再给他乱用药,只好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先喝水,喝了睡一觉就

    好了。”

    水,杭靳抱着就喝了,刚喝完杭靳问题又来了:“小四眼儿,我这条腿麻木得没有知觉了,给我捏捏,要轻一点,别让我二次受伤。”

    池央央一句怨言不敢有,又抱着杭靳的腿轻轻柔柔地给他按摩,按摩到她的手都酸了,她问:“腿好些了么?”

    杭靳点头又摇头。

    池央央无奈道:“这是好了还是没好?”

    杭靳可怜兮兮道:“腿好像是好一些了,但我背又有点疼。如果不嫌弃我麻烦,就麻烦再给我捶捶背吧。”

    他是因为她才受伤的,池央央哪里敢嫌他麻烦,又坐在他的身后老老实实帮他捶背:“我说杭靳,是不是故意整我?”

    “啊?整?”杭靳垂下头,一幅丧气的模样,“如果嫌我麻烦,那就去休息吧,不用管我,我大不了多疼一会儿。”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管他是不是整她,池央央都没有理由丢下他置之不理,不然事后他肯定又要数落她没良心。

    比起他的数落,池央央更愿意让他折磨。

    “不不不,是我说错话了,我给捶背,捶到满意为止。”池央央举起拳头很想用力捶下去,但是落在他身上时力道却是刚刚好。

    没一会儿时间,杭靳侧头看着她:“小四眼儿……”

    池央央:“又干嘛了?”

    “不干嘛,就是想叫。”

    “杭靳,就不能把嘴闭上一会儿?”

    “不能。”

    “……”

    “小四眼儿……”

    “杭大爷,又怎么了?”

    “我背好了,但脖子有点酸,给我捏捏脖子。”

    “遵命!”池央央又给他捏脖子。

    “力道轻了一点,稍微加重一些。”

    “大爷,就不怕我把脖子给拧断了?”

    “不怕。”

    “……”

    一阵子折腾下来,杭靳这个大魔头总算是老老实实睡着了,但池央央觉得自己都快被他折磨得精神分裂了。

    趁着他睡着,池央央才有时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完水解决了口干舌燥,池央央立即给赵自谦打电话:“赵队……”

    一听到池央央的声音,赵自谦那边立即炮轰般地说道:“我说央央啊,这一天跑哪里去了?打手机打不通,人也找不到,想吓死我啊。”

    听得出来,赵自谦是在担心她,等他说完了,池央央才回道:“赵队,我没事。我来电是告诉杭靳已经回家了。”

    “什么?找到杭靳了?”赵自谦先是一吼,接着又放低了音量,估计是担心别人听见,“那赶快让他来咱们队里配合咱们查案啊。”

    池央央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杭靳,虽然他折腾她的时候活力满满,但这会儿从他苍白的脸色和嘴唇不难看出他身体虚弱得很,怕是没有办法立即配合查案了。

    池央央来到客厅,试图跟赵自解释:“赵队,现在还不行。”“怎么不行?”说着说着,赵自谦又提高了音量,“他现在是命案的嫌疑犯,必须要配合我们查案,不然我们只能上门抓人了。央央,杭少爷是什么样的人,他肯定不希望被

    警察给带走吧,还是让他自己来吧。放心,没有证实是他杀人之前,我们也不敢对他怎么样。”“赵队,杭靳受伤了。他现在身体很虚弱,就算让们抓去,也要先送到他医院治疗。”池央央咬了咬唇,又道,“赵队,再给我们半天时间,等他休息一个上午,中午我

    就让他配合们查案。”

    “啊,杭少受伤了?他怎么受伤的?”赵自谦不太相信还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了,“这不太可能吧。能让杭家少爷受伤,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么?”

    赵自谦说得夸张无比,不难听出他语气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幸灾乐祸,似乎在说,杭大爷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嘛,没有想到也有今天啊。

    当然,这只是池央央听出来的意思,并且以杭靳平时为人的态度,他出事有人看笑话也不奇怪:“赵队,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应该跟酒吧命案有关系。”心里可能得意,但赵自谦表现上还是公事公办的态度:“央央,那我就再给们一个上午的时间。下午一点前,一定带杭少准时来我们支队报道,不然我只能让警员上门

    拉人。”

    池央央点头:“好。”挂了电话,池央央一看时间,已经早上七点多了,昨晚折腾了一夜,她也得加紧时间补个觉,下午才有精力帮助杭靳洗清嫌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