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2章:青梅竹马篇,不准管我的事情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8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池央央又问:“她贩毒,不知道害得多少家庭家破人亡,还认为她是好人?”

    老三说:“她害得多少家庭家破人亡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命是她救的。如果没有她,我早就死了。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哪怕她让我把这条命还给她我也愿意。”

    听老三这么说,池央央还找不到话语反驳,因为她不是老三,她并不知道老三以前经历过什么,便没有资格站在道德的至高点去指责别人。

    想了想,池央央再道:“老三,我知道我这次来想从的嘴里得到一些什么消息是根本不可能,我来找谈话也不是想从嘴里得到线索。我要感谢,谢谢救了我。”

    老三冷冷地道:“如果不是我抓,沙明同他们也没有机会接近,用不着谢我。”

    池央央再道:“为了感谢,我再向透露一个消息,即使守口如瓶什么都不说,但是一直保护的十九姐很快就能前来跟见面了。”

    “是什么意思?”老三突然情绪激动得站了起来,伸手指着池央央,“是不是杭靳那小子对十九姐做了什么?是不是?”

    池央央说:“贩毒是违法犯罪,当们选择做这一行的那天开始,们应该就知道早晚会被抓起来接受法律的制裁。”

    老三吼道:“胡说八道,们凭什么抓十九姐?她从来没有参与过贩毒的事情。”

    池央央轻轻一笑:“她手下沙明同等人贩毒杀人,她身为他们的上司,说她没有贩毒,别说我不相信,连自己也不相信吧。”

    老三情绪激动道:“十九姐是替琛哥做事,沙明同他们才会听她的,琛哥却从来不让十九姐插手毒品交易,们凭什么抓她?”

    池央央说:“她有没有贩毒是看证据,而不是说了算。”

    老三没有再跟池央央争执,他又坐回地上,嘴里喃喃道:“十九姐身后有琛哥,琛哥一定会保护十九姐,没有人能动得了她,包括杭靳。是的,没有人能动得了她。”

    “琛听?琛哥又是谁?”池央央不知道老三嘴里所说的琛哥是谁,但是她知道琛哥一定是比十九姐还要厉害的一号人物,或许这个人就是杭靳一直想要找的那个幕后之人。

    老三意识到自己说多了,闭嘴不再言语,池央央还想问什么,杭靳撞门冲了进来,脸色阴沉地瞪着池央央:“就多事。”

    池央央被他吼得有点懵,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杭靳拽出了关押室,他又道:“小白痴,只是一个法医,做好的份内工作就行了,毒贩有我们缉毒警察来抓,用不着多事。”

    “我……”池央央想要解释,话还没有说出口,杭靳又打断她,大声吼道,“小白痴,跟我好好听着,以后不准插手我的事情。”

    缉毒这一行有多危险,杭靳是非常清楚的,以前他都不曾打算让池央央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这个丫头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笨,她还是知道了。

    他又想着方法想让她远离他的工作,离得越远越安全,但是这个小白痴偏偏要一头往里扎,她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以为我想管的事情么?”池央央火大地吼回去,“有本事也别管我的事情,那么我也没有心思管的事情。”

    杭靳:“老子……”

    池央央:“别老子老子的,我现在也把话跟说清楚,若是要管我的事情,那么的事情我也要管。如果再傻到替我受伤,那么我也不知道我会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杭靳黑着脸:“小白痴……”

    池央央却冷静地告诉他:“除非告诉我不喜欢我了,以后我的事情跟再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那么我就再也不过问的事情,是生是死也于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她已经长大成人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跟在他的身后奶声奶气地叫靳哥哥的小女孩了,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她清楚杭靳不让她插手他的事情是想保护她,那么她又何尝不是想要保护他?

    两性关系,是相互的。

    如果永远都是单方面付出,那么这种关系必定持续不了多久。

    可是,杭靳是谁呀,是那个嚣张到不可一世的天王老子啊,他说:“的事情我要管,但是我的事情不准管。”

    池央央:“那离婚吧!”

    杭靳:“小白痴,知道在说什么?”

    池央央:“我说我们离婚。”

    杭靳:“信不信老子割掉的舌头?”

    池央央:“有本事就割掉我的舌头,不然我就会一直跟提离婚。”

    杭靳:“找死。”

    虽然嘴上凶恶,但是要让杭靳做点什么伤害池央央的事情,打死他他也做不出来。

    池央央:“明白我的感受了?”

    杭靳:“什么感受?”

    池央央:“我听到说不让我管的事情,就等于听到我说要跟离婚是一样的感受。现在想想再想想我,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杭靳:“老子才不会跟离婚。”

    池央央:“所以也别想我不管的事情。”

    杭靳:“……”

    池央央再道:“还有昨晚我跟提过的事情,我给两天时间思考,过了这两天没有做出决定,我就单方面决定了。”

    杭靳:“什么事情?”

    池央央:“昨晚我跟提过什么事情,当真不记得了?”

    杭靳:“老子昨晚受伤了,哪里记得那么多。”

    池央央:“我们举行婚礼的事情。”

    池央央一提,杭靳就想起来了,他说:“我也跟说过这样的婚礼不是我想要的。”

    “那想要怎样的婚礼?”池央央提高了嗓子问,但又不想给他压力,好像是她带着他娶他,她又放柔了声音,“想要什么样的婚礼,给我把要求提出来,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全力满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