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1章:青梅竹马篇,让人又爱又恨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4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这个道理,杭靳当然知道,他也想着办法讨好老爷子,但是要是让老爷子深信他用计骗池央央登记,老爷子一定会翻脸认人,他急急道:“妈,那还等什么,咱们赶快去医院吧。”

    可是尹念笑听到这句话的重点是:“老爷子住院了?什么时候住院的?”

    “有些日子了。”杭靳揉了揉发疼的额头,“妈,现在不是关心老爷子何时住院的,要想办法让老爷子别信谣言。”

    “看吧,他老人家住院了,可我却现在才知道。唉,不止这个小子惹他生气,我这个亲家也不称职……”尹念笑语气一变,又道,“既然敢做混蛋事情,就要做好别人知道的准备。不过现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不算晚。赶快收拾出门,一会儿我们医院会和。”

    “好。”杭靳挂了电话,立即拨打池央央的手机,响了几声,那边方才接通,他道,“一大早跑去哪里了?”

    “都快中午了,还一大早,杭大爷过的是巴黎时间么?”池央央柔柔的声音从手机听筒传到杭靳的耳里,却忽略了杭靳话里的重点,杭靳不满地叫嚣道,“小四眼儿,我问话的重点是什么?”

    池央央:“难道不是责怪我太早出门?”

    杭靳气得嘴角抽了抽:“我问现在在哪儿?”

    池央央说:“在医院。”

    “哪里不舒服?不舒服怎么不跟我说?一个人跑去医院,谁照顾?”一听池央央在医院,杭靳本能以为是她受了伤,他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进了更衣间,两三下换了身衣服,“在哪个医院,我现在就赶过去。”

    池央央:“我没事……”

    池央央话还没有说完,杭靳就提高嗓子吼了起来:“没事跑去医院干什么?不知道一个人去医院,老子会担心啊。”

    “担心就担心啊,干嘛吼人。”池央央都不知道是该生气他吼她还是感动他会担心她,“关心就好好说,不然我能知道是在关心我么?”

    杭靳:“废话少说,跑去医院干什么了?”

    池央央:“我在向医生咨询的伤,顺便把药给带回去。”

    原来她一大早出门是因为他,杭靳瞬间觉得心里有股暖流在荡漾,连带声音都温柔了不少:“在哪家医院呢?”

    池央央小声道:“就在外公住的这家医院。我给拿药,还能抽时间陪陪外公,多方便啊。”

    提到老爷子,杭靳又才想起正事儿:“小四眼儿,是不是跟老爷子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情?”

    “我又不傻,怎么可能告诉他受伤的事情。”池央央努努嘴,“杭大爷,放心,在外公心里的形象依高大上。”

    杭靳:“不是这件事情,而是我们领证的事情。”

    池央央:“、知道啦。”

    “……”杭靳只觉得头好疼,“小白痴,说我该说什么好呢?这么大一个人了,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还分不清么?”

    “听的语气好像不希望我告诉外公我们已经领证结婚,那干嘛还要讨好外公?”池央央只觉得委屈极了,说喜欢她的人是他,说想要跟她过一辈子的人也是他,但是不愿意跟她举行婚礼和不愿意把这个消息告诉外公的人还是他。

    杭靳这个家伙怎么就这么混球呢?

    听这丫头这委屈的声音,难道她说的不是他所想的那样?杭靳追问道:“谁说我不希望把我们登记结婚的事情告诉老爷子?我是想知道是怎么跟他说的?”

    虽然对杭靳的行为极其不满,但是池央央还是老实相告:“我还能怎么跟他说,我就说我们登记领证了,他听后却一点都没有觉得惊讶。”

    杭靳:“没有说我们为什么去领证?”

    池央央:“说了。”

    “……”杭靳倒抽了一口冷息,这个小白痴这次是真要害列他了,却又听得池央央说,“因为一直暗我呀,暗我很多年了,所以我要成全啊。不过说来也奇怪,连我都不知道喜欢我,外公却看出来了,说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就这个小白痴,能看出什么来。”这么说来,小白痴并没有在老爷子面前提醉酒一事,那么老爷子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光是想也想不出结果,杭靳又说:“先陪外公聊一会儿天,我马上去医院找。”

    池央央阻止道:“腿上有伤,不要乱跑,我跟外公说会儿就回去照顾。”

    然而,她说着说着却发现电话那端的杭靳已经挂了电话了,池央央不由得翻了一个大白眼:“这个臭王八蛋,能不能顾及一下她的感受。”

    要不是看他为了她连开枪射击自己都敢,她又要怀疑这个傻子是不是真的喜欢她了。

    收起手机,池央央做了个深呼吸,方才推开病房的门:“外公,我接着跟读今天的新闻吧。”

    池外公摆摆手:“不用了。”

    池央央:“外公,我还没有读完呢,怎么就不听了?”

    池外公伸手揉揉她的头:“电话是杭靳那臭小子打来的?”

    池央央点头:“嗯。”

    池外公又道:“要不是看在杭家那小子对上心,我老头子非得把那个小子的皮扒了。”

    池央央:“外公,那小子又怎么惹到了?”

    池外公:“他早就惹到我了。”

    池央央迷糊了:“可是外公,上次不是还跟我说,我嫁给他的话,还是挺放心的嘛。怎么才过一天的时间,又对他恨得牙痒痒的了?”

    以前外公提到杭靳也会叹气,会损那小子几句,但是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提到杭靳就咬牙切齿的,像杭靳做了什么大坏事。

    池外公:“因为杭家那小子就是让人又爱又恨。不要骗我,我也知道有时候会觉得离不开那小子,有时候又巴不得他永远不要出现在面前。”

    池央央:“……”

    外公真是神人,连她中如此微妙的感情都能看得清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