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3章:青梅竹马篇,因为是他所以放心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39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老爷子又道:“这么大一个人了,要怎么做,难道还要我这个老头子教?”

    杭靳算是听明白了,老爷子根本没有怪责他,还嫌弃他做事没速度,让老人家抱不到曾外孙:“老爷子,您放心,我会努力让尽快抱到曾外孙。”

    “好了,这里没有的事情了,先出去,我跟母亲有几句话要单独说说。”老爷子摆摆手,赶走杭靳后看向尹念笑,“如果我今天不弄这么一出,我能见到杭太太?”

    老爷子的态度,尹念笑也是听明白了,他今天找她来并不是兴师问罪,而是另有目的,她脸上的笑容也自然了许多:“老爷子,说的是,我早该来看的,却一直没来,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啊。”

    老爷子说:“来不来看我不是重点,重点是孩子们的事情。有些事情,孩子们不着急,但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不能不替他们考虑。”

    尹念笑就是一个人精,老爷子话里的意思她不会听不懂:“您说得的,杭靳这臭小子和央央都登记结婚了,但还没有举行婚礼。他们年轻不着急,我们做长辈的是该替他们考虑考虑。”

    老爷子问:“这么说是赞成他们俩在一起了?”

    尹念笑肯定道:“当然!央央那孩子那么好,我早就盼着我家臭小子能娶她进家门了。能娶到央央那孩子,是我家臭小子修了几辈子才修来的福气啊。”

    一听尹念笑这话,池外公一改刚才的冷漠,脸上堆满了笑容:“杭太太,哦不,应该叫亲家,以前的事情咱们就不说了,我们今天就好好聊聊孩子们的婚事。看他们俩都登记结婚这么长的时间了,但们家也没有主动提举行婚礼的事情,那么只好由我这个老头子厚着脸皮来提了。”

    尹念笑歉意道:“这件事情是我考虑不周。”

    池外公说:“这件事情不单单怪,也要怪我啊。我们家就央央这么一个孩子,她能嫁给杭靳是她的福气,但是也不能让她不明不白地嫁过去,怎么也要杭靳风风光光迎娶她进门。”

    尹念笑说:“老爷子不瞒说,我早就希望他们举行婚礼了,可是现在的年轻人也知道的,他们主张自由爱,不要长辈管太多。我担心我插手太多事情,会让央央感觉到不适,所以我才没有管这事。我不管这事,真不是不看中这件事情。”

    “的担心我也知道,我不也怕自己管太多,让孩子们心生抵触。”池外公叹息一声,“但是我这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我要是再不操心,怕是没有机会看到央央找到幸福的归宿了。”

    尹念笑安慰道:“老爷子,您别这么说,身子骨硬朗得很,以后我们还要一起帮他们俩带孩子呢。”

    “我也想帮他们带孩子,但是我这身体的情况我心里清楚。”平时老爷子从来不在池央央面前说这些丧气的话,是不想让她担心,但是他的身体状况,是真不行了,“亲家啊,今天我诚恳地拜托一件事情,希望能答应我。”

    尹念笑抓住老爷子的手,道:“老爷子,有事您说,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全力办到。”

    “央央嫁到们家之后,希望像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待她。这孩子命苦,年纪轻轻父母双双被杀害,至今还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我担心我一走,她会承受不住打击啊。”这个要求是有些过分,但是除了拜托尹念笑帮着照顾池央央,老爷子实在想不到其它人了,只好把老脸都豁出去了。

    “老爷子,我一直都把央央当成我的亲女儿一样疼爱,这点可以放心。”就算老爷子不提这事,尹念笑也是这么打算的,并且她这些年也是这么做的。

    “因为是杭靳那小子,因为是,其实我是放心把央央交给们的。只是年纪大了,又想多叮嘱两句。”他们两家交往了那么多年,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家,对池央央是什么样的,老爷子心里都有数。

    “老爷子,能信任我们,我很开心,我也绝对不会辜负。”说完,尹念笑又补充问道,“老爷子,我有些不明白,杭靳那小子说一句话怎么就相信他了?”

    “只要他说的我都相信。”老爷子动了动,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方才继续道,“杭靳心高气傲,他会骂人也会打人,但是他绝对不会骗人。他说没有做过的事情,那么我就绝对相信他。这也是我最看中他的品质,也是我放心把央央交给他的原因。”

    “老爷子,谢谢您相信他!”尹念笑突然觉得有些惭愧,她自己都相信了传言,认为杭靳真做了混蛋事情,可是人家老爷子却如此坚定地相信杭靳。

    她这个做母亲的有点失败啊。

    ……

    病房外。

    池央央买好甜品回到医院,看杭靳站在病房门口,耳朵紧紧贴在门上面,她上前拧住他的耳朵:“在干什么呢?”

    “疼!轻点!”杭靳拿开她的手,恶狠狠地瞪她一眼,再道,“本少爷在这里正大光明地偷听屋子里的人谈话。”

    “偷听还正大光明,咱们要点脸行么?杭大爷!”不用多想,池央央也知道杭靳也是被长辈赶出来的,她跟在杭靳靠在墙边站着,“阿姨突然来找外公,到底有什么事情呢?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

    “除了谈我们俩的事情,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话题可聊的?”杭靳伸手揉揉池央央的头,“我怎么娶了这么一个小白痴呢?”

    池央央努努嘴:“既然是谈我们的事情,那为什么不能让我听?”

    杭靳:“因为听了也是白听。”

    “别说我了,还不是照样被赶出来了。”池央央目光往下一看,“的伤上午还没有换药,要不找个地方我帮先把药换了吧。”

    杭靳:“万一我们刚走我家太后就出来了,一会儿要怎么跟她解释?”

    池央央:“哦,那我们再等等吧。”

    杭靳戳戳她的额头:“所以说是小白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