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0章:青梅竹马篇,又吵起来了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9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看到杭靳也举杯,池央央眉头一蹙,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果汁,一手把果汁递给他,一手去夺他手中的酒杯:“忘记不能喝酒了么?把酒杯给我,喝果汁吧。”

    “央央,四哥酒量是我们几个人当中最好的一个,号称千杯不醉,今天这么热闹的场合,让他不喝酒,哪里成啊。”朱拓展并不知道杭靳受伤,当然不会赞同杭靳不喝酒。

    同样,叶志扬和谢元博也不清楚情况,于是跟着朱拓展闹腾:“央央,不让四哥喝酒,我们可要多想了哦。”

    “几位哥哥,今天杭靳不能喝酒,们就不要劝他喝酒了。很抱歉!”一次去夺酒杯被杭靳不动声色地躲过,池央央没有看到什么,再度伸手去夺他手中的酒杯。

    哪料,杭靳看似轻轻握着酒杯,池央央握住了抢不过他,却听得他说:“跟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管我喝酒还是喝果汁?”

    杭靳这话说得让在场的人皆是心尖狠狠一个颤抖,大家脸上的笑容都僵硬地挂在了脸上,不明所以地看着池央央和杭靳。

    他们又是怎么了?

    但是罪魁祸首池央央却没有发现杭靳的异常,执意要夺下他手中的酒杯:“杭靳,来之前答应过我今晚不喝酒,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快别闹了,把酒杯放下,喝果汁。”

    “拿开的手,别碰我!”杭靳的声音有点冷,冷得迟钝的池央央也感觉到了微妙的气氛,但是因为他身上有伤,她还是耐着性子劝他,“不能喝就是不能喝。”

    杭靳:“我想喝,管不着。”

    这话,听得池央央心口发堵。

    什么叫他想喝,她管不着?

    他以为她想管他么?

    要不是看在他身上有伤,他就是醉死她也不会拦着他。

    池央央吸了几口凉气,努力压制心底的火,却在看到他那拽得跟一二百五的样子时怎么也压不住:“杭靳,又发什么疯?”

    杭靳冷冷笑道:“是啊,我就是喜欢发疯,跟有关系么?”

    “是,是跟我没关系……”池央央被他气得想跟他撇清关系,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担心他的,“杭靳,别忘记了,的结婚证配偶那栏是我的名字,说的事情跟我有没有关系?”

    啊??

    其它四人一脸的问号脸。

    他们两人结婚了?

    他们两人登记结婚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他们都不知道呢?

    虽然他们并不晓得杭靳与池央央何时领证结婚,但是杭靳有多想把池央央娶回家他们是清楚的,因此四人无一人觉得惊讶。

    “呵……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呢?”说着,杭靳就要举杯饮酒,气得池央央发飙了,“不知道腿上有伤么?现在这个时候喝酒,是不要命了么?”

    “四哥受伤了?怎么回事?”其它人的关注焦点立即从八卦新闻转移到杭靳身上,一起放下酒杯围了过来,“四哥,有伤肯定不能喝酒。”

    杭靳:“别听她胡说八道,我们喝酒。”

    其它几人:“四哥,看央央都急成什么样了,别闹了。”

    “闹?们说我在闹?”杭靳晃着手中的酒杯,明明一滴酒都没有沾,他却希望自己醉了,“我还真想无理取闹。”

    说完,杭靳举杯,一口饮尽杯中烈酒。

    其它四人:“四哥!”

    池央央眼睁睁看着杭靳将一杯烈酒一饮而尽,心中又疼又生气:“杭靳,我跟这日子没法过了,咱们现在就去离婚。”

    “离婚?”再一次从池央央的嘴里听到离婚二字,杭靳只觉得心脏很疼很疼,疼得他几乎要窒息了,连他开枪射自己都没有现在这么疼,“好啊。”

    其它几人:“四哥,央央,别冲动。”

    杭靳起身:“走吧,离婚去。”

    可是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尤其在看到杭靳那幽深难测的眸光时,池央央就后悔了,但是她又不好直说我刚刚胡说的,想了想,找了一个非常好的借口:“现在民政局都关门了,再急也要等明天他们上班才能办离婚手续。”

    “池央央,可能忘记我杭靳是谁了吧。”杭靳冷冷一笑,用一种几乎拽上天的狂傲语气说道,“只要我想办的事情,还能办不成。”

    确实,只要杭靳一通电话,立即有人帮他办理离婚手续。

    可是池央央 并不是真的想跟他离婚啊。

    就在她不知道如何下台时,蓝飞扬看穿了她的心思,再一次站出来替她说话:“四哥,央央也是一时说的气话,别当真。这婚姻又不是儿戏,怎么说离就离的。”

    “气话?一次是气话,二次三次也可能是气话……”杭靳仍然冷冷笑着,但是表情却有点让人心疼,“问问那个笨女人,离婚这话是她第几次说。”

    蓝飞扬再替池央央说话:“不管她以前说了多少次,只要她以后不再说不就好了嘛。四哥,央央肯定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不信问她。”

    蓝飞扬对池央央眨眨眼,示意池央央跟杭靳说一句软话。杭靳这人的脾气大家都清楚,只要顺着他,什么事情都好说。

    池央央也知道自己有错:“我错了。”

    杭靳:“哪里错了?”

    池央央:“说我哪里错了就是哪里错了。”

    杭靳:“……”

    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错误,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走吧,现在就去离婚。”

    她都道歉了,杭靳还要跟他离婚,池央央的脾气也跟着上来了:“好啊,去就去,谁还怕了不成。”

    于是,池央央迈步,先一步往包间外走去,蓝飞扬想拦她拦都拦不住。

    杭靳也跟了出去,其它人都没有胆子敢拦他。

    朱拓展说:“都怪我这杯酒,我干了这杯酒谢罪。”

    蓝飞扬说:“都怪我。明知道央央没有开窍,却拉着她问东问西,还不小心让四哥听到了。要是他们离婚了,我就是罪人。”

    叶志扬说:“什么怪不怪。我敢打赌,这婚他们一定离不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