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6章:青梅竹马篇,我不一定听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54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仓山刑侦支队。

    永明大厦物业管理负责人被请到了审讯室,询问他的人是杭靳。

    还是和许多次一样,杭靳并没有像其它人审问那样例行问话,他先是把嫌疑人晾在审问室,不准任何人去理会他,再吩咐大伙该干嘛干嘛。

    队员有人不理解杭靳的做事方式,在赵自谦面前嘀咕:“赵队……”

    赵自谦纠正道:“叫我老赵。”

    “老赵!”队员立即改了口,再左右瞧了瞧,没有瞧见旁边有人,他方才继续道,“说这个杭队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自谦没有接话。

    队员又说:“我们按他的吩咐把嫌疑人带来了,他却丢在那里不闻不问。他不审问也就算了,也不准我们接近嫌疑人,他到底是要闹哪样啊?难道这样对嫌疑人置之不理,真凶就会自己跑出来投案自首?”

    赵自谦也不明白杭靳这么做的目的为何,但是他相信杭靳心里有数,并且一定能在很短的时间破案:“杭队有他自己的行事方法,他才刚刚来们还不太习惯,等时间一长习惯了他的步伐就好了。”

    队员又说:“老赵,就算他有自己的想法,他也应该跟大家伙交待一声啊,现在大家伙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工作了?这事我们没法跟他沟通,去跟他说说怎么样?”

    赵自谦:“如果是想找人去劝杭队,找我一定是找错人了。”

    “除了,我们还能找谁?看他嚣张的样子,根本连都不放在眼里……”队员还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便被一道嚣张至极的声音给打断了,“我就说之前仓山刑侦支队破案速度怎么那么慢,原来因为一个个上班时间都喜欢在背后说领导的坏话。这样的纪律,能破案才是怪事了。”

    杭靳一句话就否定了仓山刑侦支队的工作,做为老职员听了谁都会心里不舒服,尤其赵自谦以前还是担任的队长一职。

    但是赵自谦非常明白自己破案确实不如杭靳有魄力,心里再不舒服,还是默默地把这些不舒服压在了心底,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

    “杭队,我不是……”队员确实不是在背后说杭靳的坏话,只是不明白杭靳的用意,想要他在做事前跟大伙讲清楚,也不会让大伙懵懵懂懂不知道干什么好,“还有能不能请说话客气一些,大家都是工作的同事,要相互尊重。”

    “老子最讨厌在背后议论别人的人,以后有话当面问我,或者在会议上提出来,虽然我不一定会听。”杭靳还是那个嚣张张狂的杭靳,不管身在何处身在何位都不会收敛自己的脾气,队员提的建议,他是要听,但不是因为队员,而是之前池央央那小白痴也跟他提过类似的问题。

    赵自谦还算了解杭靳,更过份的话都听过了,听了这番话也不奇怪,队员听得脸一阵发白,再看看身边的赵自谦,这样一对比,才知道以前的领导有多好。

    杭靳又说:“们谁把审讯室里那人的个人资料跟我说说。”

    队员抢先答道:“他叫刘记品,今年五十一岁,现在的工作是永明大厦物业管理处的最高领导。”

    杭靳目光凌厉地看着他。

    队员被看得有些心虚:“杭队,我哪里说得不对?”

    杭靳连一个鄙视的眼神都懒得给队员了,这种做事不努力,还专门在背后说领导的人他是打心底里不喜欢。他转头看向赵自谦:“别告诉我,知道的也就他知道的这么一点儿事情。”

    “刘记品,五十一岁,江北仓山区本地人,任职永明大厦物业管理处总经理一职。十年前他的妻子跟他离婚,他们的小孩判给了他的妻子,如今他一人独居。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挺厚道的,还是仓山区福利院的义工,拿过几次先进市民奖。”赵自谦说得还算自信,因为他觉得自己掌握的资料已经够全面了,心想就算杭靳嘴上舍不得夸他,心里也会对他另眼相看了吧。

    可是事实却是……

    “还有呢?”杭靳明显不满地挑了挑眉。

    “还……没有了。”赵自谦越说越小声,自己能想到资料能整理了,到底是哪部分缺失了,让杭靳如此不满意呢?

    “二十年前永明大厦连着发生了三起跳楼事件,之后刘记品接手永明大厦物业管理总经理一职,这一做就是二十年……”说到这里,杭靳分别看了看赵自谦和队员,“以后查案子多看看事件背后的故事,千万别傻到别人给看什么就只能看到什么。”

    赵自谦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这则新闻当年他也是知道的,可是怎么他就没有想到这起案子还能和二十年前的案子扯上关系呢。

    虽然未必会扯上关系,但是案发地点的前后背景了解清楚总是没有坏处的。赵自谦在心里又一次默默地给杭靳打了一个勾,看来这次他的决定没错。

    队员的脸上写着一个大写的懵字,他只觉得自己越来越跟不上杭靳的步伐了。

    “别愣着了,现在跟我去突击审问嫌疑人。”丢下话,杭靳迈着他的大长腿率先往审讯室走去,赵自谦紧紧跟上他的步伐,走了两步见队员站在原地没动,他又返回拽了队员一把,“还愣着干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哦……”队员回过神,突然就有些懊恼,刚刚明明对杭靳有一肚子的不满想说,可是当杭靳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却连一个完整的屁都放不出来。

    ……

    审讯室。

    杭靳大力推开房门,说是大力那是一点都不为过,因为他的力气大到像是撞门而入,吓得待审之人往后缩了缩,胆颤心惊地望着他。

    就在嫌疑人的注视下,杭靳把凳子一拉坐到了嫌疑人的对面:“老实交待的作案过程。”

    刘记品说:“我、我没有杀人,我交待什么?”

    “永明大厦天台那扇门只有有钥匙,那扇门没坏,锁也没坏,却有人把尸体藏到了楼顶。说除了,还能是谁?”杭靳问话非常犀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