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1章:青梅竹马篇,如意算盘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68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你是什么神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修真万年归来

    “如意算盘不是一直是杭先生在打?怎么几句话的时间就变成是我在打了呢?”江震的表情仍然冷静,和杭靳的情绪比尤其明显,但是细看之下能看到他太阳穴上头发下凸起的青筋。

    “呵……”杭靳冷笑一声,盯着江震的目光越发凌厉,“姓江的,收起的小心思,池家任何一个人的主意都休想打,否则我会让死得很难看。”

    “游戏才刚刚开始,别那么快下结论。”江震笑笑,目光从杭靳的身上移到池央央的办公桌上,“我也用的话回一句,如果敢对央央不好,我也会让死得很难看。”

    妈的,他的女人,他当然要对她好,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警告他了,杭靳觉得特别窝火:“对她好,是我的份内事,这个就不烦操心了。”

    “最好如此。”丢下话,江震侧身从杭靳的身边走出了池央央的办公室。

    杭靳看着江震从自己的眼前离开,突然觉得今天的江震很不一样,跟往日很不一样,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或者应该说江震这个男人一直以来都藏得很深,根本就不是他所表现出来让大家看到的这幅人畜无害的善良模样。

    ……

    杭靳回到办公室,池央央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他了,见他进来,她劈头就问:“让我来办公室找,又跑到哪里去了?”

    杭靳瞅着自己的小白痴,忍不住就想逗逗她:“领导去哪里还要向交待?”

    “我……”池央央脑袋一懵,“好吧,领导,是我多事了。那我们现在可以讨论工作了么?”

    因为跟杭靳真的太熟悉太熟悉了,一时半会儿池央央很难做到完全当他是领导看,见到他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就把他当成杭靳了,根本不会想到他是她的领导。

    以后她会注意,上班时间就该有上班时间的样子。

    杭靳往办公椅上一坐,再翘起二郎腿:“说吧。”

    池央央点头:“好。”

    ……

    江震在仓山刑侦支队工作了多年,但是办公室里他的私人用品却是少得可怜,一个小小的箱子就装下了他所有物品。

    保安例行检查后,放行:“江法医,欢迎以后常常回来看看。”

    江震笑:“会的。”

    他倒是想常回来看看,但是那个人未必会允许。

    都说这是一个文明的法制社会,人人平等,可是在某些权力面前平等二字太难,还是有太多太多的逼不得已。

    从办公室出来,外面阳光正好,阳光照在江震的身上很是温暖,却温暖不了他那颗孤独寂寞的心。

    曾经他以为自己遇到了能和自己过一生的女孩,如今再看一直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池央央一直以来对他的感情就只有师生之情,从来没有作过它想。

    可是那不该有的感情却在他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肆意生长,他想切断都无法切断……

    叮铃铃——

    口袋里手机铃声突然大响,让江震立即收回了思绪。

    他拿出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脸上的表情变得厌恶,他恨不得把手机扔出去砸碎了,却还是接听了:“很抱歉,我无法继续完成交代给我的任务。”

    不知道电话那端说了什么,江震情绪有些激动:“既然那么爱她,那么当初为什么要用那样的方式离开她?如果让她知道真相,她会恨一辈子……”

    说着说着江震就停了,应该是电话那端的人打断了他,又过了一会儿,江震又说:“我想要的很简单,然而就是这么简单的东西也有跟我抢,这是为什么呢?”

    说完之后,江震再次停下,又过了一会儿,他再道:“出生?呵呵……无论这个社会再发达,很多东西还是跟出生有关系。可是我偏不相信命,偏不相信有人可以阻挡我前进的步伐。谁要是拦着我,我都不会客气。”

    说完,江震果断挂了电话。

    他抬头望天,阳光仍然明媚,却也刺眼得很。

    ……

    经过各个部门的努力,杭靳很快收集到了确凿的证据。

    这次,他再审杀人嫌疑犯刘记品:“刘总,要的证据都摆在眼前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看着眼前铁一样的证据,刘记品整个人都软了,像没有骨头一样瘫坐在椅子上,硬是挤出了两滴可怜的泪水:“李彦彦会跳楼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没有想到?就这么一句话就想推卸所有责任。”杭靳一掌拍在桌子上,“老实交代的做案过程。”

    刘记品又说:“说她就是一双别人穿过的破鞋,我睡她一次又怎么了?可是那个女人说我强迫她,还要去告我,无奈之下,我才想到用跳楼的方法将她杀害。杭队长,如果不是她冤枉我,我也不会杀人,我冤枉啊,冤枉啊。”

    “这混账东西,是谁他妈给脸让还好意思喊冤枉?他妈做的这些事情禽兽都做不出来,还给老子喊冤。”这种人先奸再杀人,简直罪大恶极,这会儿还恬不知耻地喊冤枉,杭靳恨不得一拳打爆他的头。

    刘记品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继续喊冤:“李彦彦又不是清清白白的大姑娘,我不过就是强行睡了她,她也没有什么损失,我怎么就不冤枉了?”

    “他妈再说一句试试!”杭靳真想一巴掌拍死这孙子,一抬手就把椅子砸在了桌子上,差一点就砸在刘记品的身上。

    “杭队,证据都摆在这里了,刘记品怎么狡辩也洗脱不了罪名了,不如接下来交给我来审。”赵自谦还是更世故圆滑一些,知道杭靳的性子,这种时候由他接手接下来的工作比较好处理。

    “赵自谦,给我听好了,给我好好审,把这起案子审清楚了。”杭靳收起凌厉的目光,看向赵自谦,再道,“将来把他这些录音交到法院,关这孙子几十年,我看这孙子知不知道反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