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4章:青梅竹马篇,身不由己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379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北宋大丈夫最强无敌熊孩子大唐之最强帝王我不当鬼帝

    “猜的不错,我们确实找到真凶了。”杭靳冷冷一笑,再道,“我的同事找到的杀人凶器是一条领带,那条领带就在刘记品家里,并且杀人地点也在刘记品家的客厅。”

    “我就说吧,凶手不是我,是那个姓刘的王八蛋。”庄世强如释重负,换了一个放松的姿势坐着,“可是们还听信他的话,怀疑到我的头上。不过们也是公事公办,我不怪们,现在可以放我回家了吧。”

    “很抱歉!”杭靳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怕是几十年都不能回家了。”

    “我没有杀人,们不放我回家,还想把我怎样?”庄世强想了想,再道,“难道们拿了刘记品的好处,想把杀人的罪名嫁祸给我?”

    杭靳说:“跟我说说刘记品是不是蠢?”

    庄世强:“他肯定不蠢,还狡猾得很。”

    杭靳:“既然他不蠢,说他杀了人为什么不把证据毁掉,还把杀人凶器留在家里的衣柜里,不是摆明了让我的同事找到作为证据,证实他杀人。”

    庄世强:“或许他认为们根本就查不到他的头上,或者他以为们永远都不可能发现死者的尸体,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杭靳问:“尸体是抛到天台的没错吧。”

    庄世强:“我说过了我不知道那个袋子里装的是尸体。”

    杭靳:“正因为不知道袋子里装的是尸体,一个月后再上天台打扫时袋子破了,尸体腐烂了,才知道那是一具尸体,所以才报的警。这么说起来也算是合情合理了。”

    庄世强脸色挂不住了:“杭队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杭靳又说:“说没有文化,但是却知道监控录相最长只能保留一个月的时间。”

    庄世强面露慌色,但还是强装镇静:“我又不是技术员,又没有接触过监控这方面的知识,我怎么可能知道。”

    杭靳说:“我同事刚刚查过,在某个网站社交账号在一个月前浏览过一个问题,监控录相多久会自动覆盖。还敢说不知道这事?”

    庄世强:“们凭什么说我浏览过这个问题?”

    “当然是用证据说话。”杭靳指指墙上的大屏幕,“自己看。”

    “我……就算我浏览过这个问题,那又能说明什么呢?能证明是我杀了人?”庄世强急得想站起来,但是双腿有些发软,但是没有站起来。

    “老子审了这么多犯人,还是第一个看着不怎么样,嘴倒是挺硬的一个人。”杭靳再指指墙上的大屏幕,“这是一个月前也就是案发那天进入刘记品家的监控录相。”

    “怎么会?监控录相不是一个月就会自动覆盖,怎么还会有我……”说着说着,庄世强忽然又冷静下来,他说,“我说过我每周固定三天时间会去刘记品家里帮他做清洁工作,有我出现在他家里的录相有什么好意外的。”

    “按的说辞确实没有什么意外,但是死者也是同一天去过刘记品的家里,并且再也没有出来过。”说到这里,杭靳故意停顿了几秒钟,再继续道,“最重要的是刘记品那天一整天都没有回家,而是第二天晚上才回到家的。”

    杭靳的话让庄世强收回了想要辩驳的话,但很快庄世强又找了另一个说辞:“就算们说的属实,就能证明是我杀了人?杭队长,们办案是要拿出实事求是的证据,而不是凭空猜想。”

    “谢谢庄先生提醒。”杭靳大掌往桌上一拍,厉声道,“勒死人的那条领带上找到了跟DNA吻合的皮屑,这个要怎么解释?”

    “我、我……”庄世强急得慌了神,结巴了半天又才找出新的理由,“我跟说过我一周要去三次刘记品的家里打扫,在他的家里能找到我的痕迹不意外。”

    “嗯,说得都对,这些都不能作为的杀人铁证,但是想知道是什么证据直指就是杀人凶手?”杭靳平静地问道。

    “们不可能找得到我杀人的证据。”话一出口,庄世强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但是他也不怕,仅凭他这句话杭靳还是没有法子证明他杀人。

    杭靳缓缓道:“刘记品今年五十岁了,而他的儿子今年才十岁,以前有传闻他不能生育,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有了一个儿子。我们刑侦支队对这个消息非常好奇,于是找到刘记品的前妻让她配合我们给她儿子做了一个DNA检验,结果说是出乎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

    提到刘记品的儿子,庄世强的情绪瞬间爆发,他几乎是咆哮道:“刘记品杀人是他刘记品的事情,们去查他的儿子干什么?”

    可杭靳仍然平静地诉说事实:“庄先生,这么愤怒,那是因为那个孩子是的亲生儿子。别否认,也否认不了,不仅钱女士亲口承认了们的关系,我们还给和那小孩做了亲子鉴定,结果们除了是父子不会再有别的关系。”

    庄世强:“……”

    杭靳再道:“事发前一天,刘记品又去找了他的前妻和儿子,还动手打了他们母子二人,这件事情被知道了,于是放话要杀掉刘记品那个畜生。”

    “是,刘记品就他妈一畜生!他有本事冲我来,总是去欺负他们母子二人算什么男人。老子早就恨不得亲手宰了他了。”提到那母子二人,庄世强再也强撑不下去了,“二十年前,是我无意中发现了刘记品策划李彦彦跳楼,我本来是要报警的。刘记品得知后亲自把他的老婆送到我的床上……”

    庄世强眼中慢慢有了泪水:“小钱是个好女人,但是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只能听从刘记品摆布。这些年刘记品就是用她控制着我。”

    杭靳问:“跟刘记品有仇,为何要杀别人。”

    庄世强说:“我没有想杀别人,是那个人来得不是时候,那个局我是为刘记品而设,然而我发现回来的人不是刘记品的时候已经晚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