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8章:青梅竹马篇,又一封威胁信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64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众人齐刷刷道:“谢谢杭队仗义请客,您慢走!”

    “大家都坐吧,别送了。”杭靳摆摆手,拽着池央央走了。

    离开大伙的宽视线,走出店外,池央央方才有时间说话:“杭大队长,还有什么事情?”

    杭靳愣她一眼:“所以说傻。”

    池央央瞪着他:“好好说话咱们还能做朋友。”

    杭靳又说:“我跟他们不熟悉,跟他们喝酒有什么意思?再说了,有我在他们喝得也不自在。我留在这里给双方找不痛快,有意思?”

    “听这么说还真是这么回事。”池央央笑笑,主动挽住他的胳膊,“不过我觉得今天的表现很不错,有点领导的样子。”

    杭靳把她往怀里一抱:“老子本来就是领导,什么有点领导的样子。”

    池央央被他搂着,脸蛋儿正好贴在他的胸膛,她轻轻蹭了蹭:“不管怎么样,反正我认为今天表现很优秀就是了。”

    她是万万没想到杭靳还能用这样的态度跟手底下人沟通,更不知道杭靳忍着火气这么做完全是因为这个团队里有她。

    得罪人,杭靳倒是无所谓,谁也不敢给他脸色看,然而就怕那些小子背后给池央央这小白痴脸色看,关键这小白痴可能还看不出来。

    娶了这么一个小白痴回家,不处处替她着想,他还能怎么着?

    上了杭靳的车,池央央准备启动车子:“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杭靳:“找个地方随便吃点,再去陪老爷子聊聊天。”

    池央央:“这么积极,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杭靳:“目的就是让老爷子喜欢我,不行?”

    池央央:“行行行,杭大爷做什么都行。”

    杭靳却是坏坏一笑:“行不行,试了才知道。”

    池央央又是半晌才明白他话里所指:“流氓!”

    ……

    腐尸案结案,目前没有新案子,杭靳带着仓山刑侦支队全体队员一起重新整理碎尸案的全部线索。

    在整理线索的过程中,杭靳发现之前在案发现场没有找到一样重要甚至可以说有用的证据。如今案子已经发生这么多天,他们除了证明了死者身份,没有其它任何收获。

    卷宗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杭靳又亲自带人去死者夫妇工作居住两点挨家挨户访问,一路访问下来结果都大同小异。

    所有邻居都表示死者夫妻二人跟街坊邻居的关系一直都处不得不错,从未跟人有过冲突,一个个查下来没有一个人有作案动机。

    街坊邻居这里找不到线索,杭靳又从供货商和食客方面查,走访后了解到夫妻二人开的饭店一直从固定供货商进货,他们之间合作都有几年时间了,也从来没有起过冲突,几家供货商也都没有作案动机。

    排除所有熟人作案的机率之后,杭靳第一次觉得刑侦也不是想象的那般简单,难道这起碎尸案真跟两年前池家夫妇的案子有关联?

    就在杭靳毫无头的时候,他收到一封匿名挂号信。

    这年头,各种时时通讯多不胜数,谁还会选寄挂号信这种方式?

    杭靳没有多想,直接拆开了信件,一张A4纸上用打印机打印出两行字——杭公子,有些事情永远都查不出真相,何必白废力气。

    字是打印机所打,看不出笔迹。

    杭靳立即把信纸送到痕迹科检验,信纸上找不到指纹,也找不到任何跟发信人有关联的线索。

    找不到凶手,却收到了这样的威胁信。

    痕迹科科员看着杭靳:“杭队,这人寄威胁信寄到我们刑侦队来了,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这就去想办法查这张信纸的源头。”

    “这种A4纸,街上每个文具商店都能买得到,怎么去查信纸的源头?”杭靳也不是没有这么想过,还让人查了这种A4纸的材质,得出的结果就是让人丝毫不意外。

    警员:“……”

    确实这种行为如同大海捞针,最后还不一定能捞得到。

    杭靳又说:“赵自谦,亲自带人把这起案子的所有资料整理齐,送到我办公室。大家把重心放在别的事情上,这起案子我另有打算。”

    从威胁信看,这起碎尸案跟两年前池家夫妇那起案子是脱不了关系了。

    只是小四眼……

    杭靳担心的还是她呀。

    ……

    杭靳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池央央的办公室外,他收拾好情绪,推门走了进去:“池大法医,在忙什么呢?”

    池央央头也不抬道:“没忙什么?”

    杭靳:“堂堂仓山刑侦支队的首席法医上班时间闲着好意思?”

    池央央放下手中的文件夹,抬头看向杭靳:“我不工作那就是没有刑事案件发生,这是好事。我巴不得我天天都这么清闲。”

    可杭靳看她并没有闲着,两步上前抢过她手中的文件:“我只是想看看池法医用上班时间到底在看什么无关紧要的文件。”

    池央央伸手想抢回来,但是已经迟了,杭靳已经翻开文件夹,看到了文件夹里的内容。

    杭靳脸色一沉,不是生气而是担心:“从哪里弄来的这些档案?”

    池央央:“我身为法医,要弄一个以前的旧档案有什么难的?”

    杭靳黑着脸:“老实说。”

    池央央不吭声。

    杭靳又道:“岳父岳母这起案子的卷踪已经交由总局封卷管理,我要拿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弄到手的?”

    池央央还是没有说话,但杭靳很快想到了一个嫌疑人,不由得提高了嗓门:“江震那小子把这种东西给到底安的什么心?”

    “我父母的案子有许多疑点,我身为他们的女儿又是法医,调出他们的卷宗查查到底有什么问题?”池央央一直知道杭靳在帮他查两年前的案子,现在忽然听他这么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火气就上来了,“杭靳,我倒是想问问安的是什么心?”

    他安的什么心?

    他安的心很简单,就是在保证她的安全之下帮她找出当年杀害她父母的凶手,因此他才会阻止她只身犯险,偏偏这个小白痴根本知道这条路继续往下走有多危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