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9章:青梅竹马篇,再到凶案现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33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杭靳的沉默,倒是让池央央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和说的话有多伤人。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情绪,再道:“碎尸案的凶手一日不找到,很有可能还会有无辜的受害者。我看这两天带着人从早奔波到晚,不就是想早日找出凶手嘛。我身为仓山刑侦支队的一员,我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找出凶手。协助们破案是我的职责所在,谁都能避,就是我绝对不能避。”

    “小四眼儿,其它案件能碰,但是这一件别管。”杭靳冷冷地道,并不想因为池央央这么几句话就改变立场。

    “杭靳,我知道是在担心我,但是请相信我是一名合格的法医。私事和公事,我一直都分得很清楚。现在我全力协助们找碎尸案的凶手,并不仅仅是想替我父母报仇,我更不愿意看到更多的无辜者受到伤害,明不明白?”池央央承认,在刚刚接触到这起碎尸案时,她害怕过,彷徨过,也恨不得把凶手找出来以同样的手法将凶手碎尸万段,但是那些情绪很快就从她的脑海里消失了。

    她非常清楚自己身上肩负着的是什么,她不仅是父母的孩子,更是人民的法医,她应该用专业的知识,用法律保护每一位善良的人,而不是以暴制暴。

    “小四眼儿……”杭靳叫着她的名字,内心因为他的劝说而动摇了。但是有无辜的人遇害,他会以仓山刑侦支队队长的身份去破案,但是他不会心疼,只是池央央是让他心疼,并且想要保护的那一个。

    池央央身为仓山刑侦支队的法医,她想帮大家一起破案的心意杭靳是理解的,但是让她去再去触碰当年池氏夫妇的卷宗无疑是在她尚未愈合的伤口上面撒了一把盐。

    在杭靳阴沉沉的注视下,池央央继续为自己争取:“除了当年接手我父母一案的刑警,最清楚这起案子始末的人应该就算是我了吧。如果这起碎尸案跟当年我父母的案子是同一凶手所为,我一定能找出这两起案子的相似之。只要能找到相似之处,就能找出凶手的作案动机,那么……”

    还没有等池央央说完,杭靳打断她:“池央央,我说的话是听不懂还是怎样?我现在以领导的身份命令不许插手碎尸案。”

    明知道让她继续查下去,是把她的伤口撕裂,再撒盐……那种疼痛,只是想想都让人胆颤心惊。

    杭靳终究还是不忍心。

    让杭靳这么一吼,池央央刚刚的自责瞬间消失不见,也火大地吼了回去:“杭靳,别拿着个鸡毛当令箭。以为当一个仓山刑侦支队的队长就能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以为说什么我都必须要听的?”

    杭靳气得握了握拳头:“别人怎么样,老子不想管,老子想管的人只有。”

    “这是仓山刑侦支队,不是在家里,请杭大队长公私分清楚。”池央央一把夺过池央央手中的文件夹,翻到第二页,“我已经找出两起碎尸案中一些相似的线索,自己好好看看我到底能不能插手这起案子。”

    杭靳心里还是火大,但是还是冷静下来凑近池央央听她细说。

    池央央指了指文件中的两张照片,两张照片都有用红圈标记重点:“我翻阅了我们所掌握的两起碎尸案所有档案,能够确认两起碎尸案的相同之处就是分尸手法一样。”

    杭靳看着图片中红圈标记的地方,轻声重复道:“分尸手法一样?”

    他没有学过医,也没有学过人体解剖,这方面不是太懂。

    看他进入了刑侦队长的状态,池央央知道自己能劝动他让她继续跟进碎尸案的机会来了,她又说道:“杭靳,对人体的构造清楚么?”

    杭靳:“懂一点皮毛,关键时刻根本派不上用。”

    池央央说:“这么厉害的人物对人体的构造都不是很了解,但是这个分尸案的凶手对人体可是相当了解,这么说明什么呢?”

    杭靳立即接下话:“如果不是这个人对人体的构造有特别的兴趣去了解,那么这个人极有可能是学医专业……”他看向池央央,瞬间明白了什么,“有了这个线索,那咱们查找凶手的范围就缩小了很多。”

    池央央点头:“凶手不仅相当了解人体的构造,还具有非常强大的反刑侦知识,因此我们在案发现场才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那我们又能缩小侦察范围了。”杭靳点点头,又说,“但是别忘记了,世界上绝对没有完美的犯罪,我们没有找到线索,并不代表凶手没有在现场留下线索。池法医,现在跟我走一趟。”

    池央央点头:“好,我这就跟去现场。”

    杭靳并没有说让她去哪里,她说跟他去现场。

    池央央这个回答,杭靳很满意:“表现不错。”

    杭靳万万没有想到他来仓山刑警支队之后能够跟上他工作节奏的第一人是池央央,也不能说万万没有想到,其实他一直都知道,他家的小四眼儿除了情商低一点,对于工作的专业向来表现都很优秀

    ……

    杭靳没有叫其它人,亲自驾着警车载着池央央再次前往案发地。

    因为碎尸案实在过于骇人听闻,整个小区都人心惶惶,很多人都不敢回家,有的住到亲戚家去了,没有亲戚家可以借助的宁愿花钱去住酒店,也不愿意住在这个恐怖气息满布的小区楼。

    杭靳和池央央再到案发现场时,都没有遇见一个邻居,但是他们踏进案发现场第一时间,两人同时敏感地觉察到有异样。

    池央央急着查看情况,杭靳却是本能伸出手一把把池央央拽到了自己的身后,像老母鸡护小鸡仔一样护着池央央。

    杭靳没有说话,池央央小心跟在他身后也没有说话,但是他们同时想到,凶手可能潜回凶案现场,很有可能凶手还留在现场让他们撞个正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