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9.第1873章:青梅竹马篇,停职查办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30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最快更新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最新章节!

    这些道理,杭靳当然都懂,但还是气不过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手下的最得力助手就那么不清不白地被停了职。

    说出去不仅丢脸,更是他这个新领导失职。

    眼看杭靳的情绪有所控制,老韩继续语重心长地说道:“赵自谦被停职,你的责任就更大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杭靳说:“赵自谦等人跳进人家挖的坑里,我不能拿土把他们埋了,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要将他们从坑里拽出来,这是我杭靳做人的原则。”

    老韩点头:“你要拽他们出来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不能蛮来,你还得找出证据证明赵自谦等人的清白,不然后果更加严重。现在是网络信息时代,消息传播太过迅速,也导致普通大众没有办法从这些信息中分辨出真假,反正多数人这样说,那么很多人根本不用脑子想便跟着这样认为。第一局,我们已经处于下风,接下来你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再让人抓着你的把柄大作文章。”

    “你以为我跟赵自谦那大傻子一样傻?”丢给老韩这么一句话,杭靳摆摆手,转身走了,走到门口又补充了一句,“老韩,不管任何时候你不能拖我的后腿。”

    老韩:“……”

    这无法无天的臭小子说的什么话,他肯定把不得早日破案,让碎尸案真相大白。

    ……

    走出总局大楼,杭靳手伸进裤兜里摸到了前不久收到的一张a4纸。

    纸已经被他揉成一团,这会儿他又慢慢打开,看着还是用打印机打印出两行字:“杭大少爷,这次我送给你的大礼包是舆论的压力。下次会是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呢。或许跟你最心爱的宝贝有关联也说不准呢。”

    没错,赵自谦是跳进敌人给他们挖的坑里了,但是这个坑敌人是争取他的,赵自谦只不过是做了他的替罪羊而已。

    给他挖坑,他杭靳丝毫不带怕的,但是显然对方很清楚他的软肋在哪里,最后一句话直戳他心中最重要的一个软弱点——池央央。

    所以,他没有时间再跟他们耗下去了,必须尽快把躲在阴暗处的那些人揪出来,才能保证他最在乎的那个人不受到伤害。

    ……

    回到仓山刑侦支队,赵自谦等几名被停职的人脱下了警服,但没有回家,都在杭靳的办公室等着他,杭靳刚回到就听警员说了。

    他原本打算先去池央央那边看看情况的计划也改变了,直接回办公室,看到他出现,赵自谦等一齐刷刷向他看来,个个都是带着自责的目光:“杭队,是我们办事不力,不仅没有抓到凶手,还傻傻地跳进了凶手挖的坑里。”

    “还知道自己傻证明你们也傻得没有那么透彻。”杭靳明明知道这几个就想听一句这件事情不怪他们,然而他还是一盆冷水狠狠地往他们的头上泼去,丝毫不留情面,“你们几个把事情闹得那么大,现在停职了,把这个烂摊子甩下来给我。”

    赵自谦尤其自责:“我们这队人我是带队的,所有的决定都是我决定的,也是我没有第一时间把收集到的新线索向你汇报。”

    “既然是一队人,那就是一队人的错,不能功是大家的错就是一个人的。”看这几人的情绪实在有些丧,杭靳知道再敲他们几棍子他们可能就爬不起来了,该说好话的时候还得说两句好话安慰安慰,“你们几个别丧着一张脸,既然停了你们的职,那该休息就回去休息,休息好了,回来我加班加死你们。”

    几人一听杭靳这话就明白了,杭靳并没有真的怪他们,脸上的表情总算是好看点了:“杭队,今后我们一定跟着你……”

    “别尽说些拍马屁的话,老子不吃你们这一套。”杭靳挥挥手,“你们几个先滚回去睡觉去,赵自谦留下我有两句话问你。”

    其它人离开之后,杭靳立即说道:“我知道今天这个坑凶手是为我你准备的,你还知道些什么一一给我说清楚。”

    赵自谦疑惑道:“杭队,你怎么知道这个坑是凶手为你准备的?”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事发到现在他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张齐元在天台跟他的那番对话,杭靳怕不是有顺风耳千里眼吧。

    杭靳也不隐瞒,直接把收到的纸条递给了赵自谦:“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神通广大,只不过我收到了这封威胁信。”

    一看信,赵自谦所有的不明白都明白了,他说:“杭队,到底是什么人能嚣张成这样?不仅杀人碎尸,还把威胁信寄到你的手上。”

    “不简单的人。”杭靳这话说了等于没有说,因为他自己目前对于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也是没有丝毫线索,在他的记忆库里搜索不出来得罪的人有这么厉害,或许是贩毒那帮人,但是他没有任何证据指向那帮人,而且那个叫琛哥的男人他甚至不知道他是肥是瘦是老是年轻。

    赵自谦自知从杭靳这里得不到想知道的答案,便花了几秒钟整理思绪,再细细说道:“今天我们查到张齐元是在八月十五号回的江北,而且是选的不用身份证明的交通方式回江北。他回到江北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这段时间去了哪里我们不得而知。”

    “嗯。”杭靳点头,示意赵自谦继续。

    赵自谦又说:“我们发现事情的异常之后立即去找他,他像是提前知道我们会再去找他,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放出对我们不利的消息,并且已经趴到天台上。等我上去之后,他先是跟我常规扯了几句,后来让我转告你这个坑是针对你的,并且他说我们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杀人凶手。”

    杭靳问:“你觉得他是不是凶手?”

    赵自谦说:“回来之后,我查过张齐元所有学习和工作记录,他做的都是一些苦力活,从来没有接触过解剖学,工作也跟这方面没有关系,那么精准的分尸手法显然他是不可能完成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