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5章:青梅竹马篇,我是你的眼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540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我才不是什么小妖精呢。”池央央推推鼻梁上厚重的眼镜框,又道:“我的眼镜度数有些小了,看东西有些模糊,改天我抽个时间再去配一幅眼镜。”

    “明天我陪去配眼镜。”杭靳伸手摘下她鼻梁上的厚重眼镜框,“就是平时摘不下眼镜,又经常埋头工作中,才导致视力急速下降。今晚不要戴眼镜了,本少爷临时充当的双眼。”

    “不行……”眼镜一摘,整个世界都是模糊不清的,这种感觉太不好,池央央急着要抢回眼镜,杭靳轻轻往上一举,轻而易举就避开了她伸的手,“小四眼儿,有本少爷在,怕什么。”

    池央央努努嘴:“看不清,很没安全感。”

    “我就是的安全感。”杭靳霸道的作风再现,说不给她就不给,“必须得适应不戴眼镜。”

    池央央不依:“我又不是没钱配眼镜,为什么要适应?”

    “万一哪天的眼镜坏了,临时又配不到眼镜,我又不在身边,那怎么办?”也不知道为什么,杭靳突然执着于池央央戴不戴眼镜这事,也正是因为他这次的坚持,让池央央克服了没有戴眼镜的恐惧,在后来一次突发事件中,她才能全身而退。

    “哪有这么多万一……”池央央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又拿他没办法,“这人怎么这么霸道,眼镜都不让人戴了。”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以前她出门不戴眼镜他还不高兴呢,今天又逼着她摘下眼镜,这人真是奇怪,她越来越不懂他了。

    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摘下眼镜的模样有多美丽,是杭靳不想让别人觊觎他家小四眼儿的美貌,才不准她摘下眼镜。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她已经是杭靳的老婆,别人看了也就看了,她只属于他一个人,其他人多看她一眼又怎么了。

    “我霸道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再多霸道一回又怎么了?”杭靳说得那个理所当然,看得池央央牙痒痒,好想狠狠咬他两口,让他知道她也不是好惹的。

    看到她龇牙咧嘴的模样,杭靳笑着揉揉她的头:“别磨蹭了,快速换衣服,再磨蹭下去,天又要亮了。”

    池央央说:“先把眼镜还我,我换了衣服再给,总行了吧。”

    “就这样换,我帮看着。”杭靳坚持,就是不把眼镜还给她。

    池央央气得跺脚,转身去更衣室换衣服,然而刚迈步,他们二人额手机同时响起,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分别接听了电话,不知道电话那端说了什么,两个人同时回复了一句:“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池央央转头提起工具箱:“有新案子,我们现在过去。”

    看着池央央因为几日没有休息好而起的黑眼圈,杭靳心里十分心疼,他上前重重地将她拥在怀里,很想对她说:“管它什么狗屁工作,什么别管了,现在给我回去好好休息。”

    然而,这样的话杭靳终究说不出口,他帮她戴上眼镜,拍拍她的背:“走吧!”

    ……

    仓山区北面有一座山,是江北区著名的景点凤凰山,山的左面有一条直通入海的河流,名叫凤凰河。因为这个景点就在市区边上,出行方便快捷,平时游客非常多,尤其是周末几乎人满为患。

    这次的案件就发生在凤凰山脚下的凤凰河。

    报案人是两位环保工人,他们今天下午在打捞河中垃圾时,看到河边漂着一个人,他们立即将人捞了起来,发现人已死。

    报案人员认得死者,死者女,名叫陈思思,23岁,是凤凰山景区的售票员。

    陈思思大学毕业刚来凤凰山工作没多长时间,因为人长得漂亮,特别引人注目,抢了先前山花蒋小妙的风头,加上又几名未婚男工作人员天天围在陈思思身边打转,这其中还包括蒋小妙的男朋友高兴。

    因此蒋小妙对陈思思很是不满,听说昨天两个人还吵了一架。吵架时蒋小妙放下狠话,非得弄死陈思思……

    杭靳载着池央央赶到现场时,一组办案人员把收集到的消息向杭靳报告,杭靳一边听一边勘察现场:“立即分别对几名嫌疑人问话。”

    池央央首先接近尸体,确认死者已经死亡,但是死者的尸体被发现前是泡在水里,很难从尸体表面尸僵或者尸斑判断死者死亡时间。

    尸体表面没有明显的致命伤,但身上衣服背部有擦伤,背部有几条伤痕,应该是被人拖拽而形成。

    但是这不是致命伤,死者身上也没有更多的外伤给池央央做判断,目前她没法从死者身上的外伤判断出死者是生前入水被淹死还是死后被人推入水中。

    死者是他杀还是不小心溺水,要给尸体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知晓。

    专业法医这边还没有结论,但是旁边的围观工作人员却开始就不负责任的议论:“蒋小妙那小妮子可真是狠啊,说要弄死陈思思这么快就把人给弄死了,所以说女人真可怕。”

    有人接下话说:“先杀人再抛尸到河里,制造出淹死的假象。这蒋小妙不仅心狠手辣,还这么聪明,简直可怕。想想我们跟她在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真是让人头皮发麻。希望警察快点把她抓起来判死刑,免得再祸害我他。”

    还没有证据证明死者是意外死亡还是他杀,这些人就在这里嚷着要把嫌疑人判死刑,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让池央央不悦地蹙了蹙眉,很想让这些人别胡言乱言,但这又不是她的作风。

    就在这时,池央央听到杭靳的声音:“都瞎嚷嚷什么?警方这边都没查出结果,们几个就定案了,要不们几个来办案?或者们几个去跟法官说,们觉得是谁杀了人,让法官判死刑?”

    其他人:“……”

    杭靳对办案人员说:“这些人这么闲,每一个录一份口供。”

    杭靳的声音还是如以往一样霸道,但是听在池央央耳里却特别好听,简直就是这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让她办案的心情都轻松了不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