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0章:青梅竹马篇,心跳加速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43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你是什么神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修真万年归来

    “警察先生,我真不是有心要杀她,我这是过失杀人,并且我积极配合们办案,我这算是自首吧,们一定要帮我求情,让法官对我从轻发落。”都到这时候了,张宝国

    并没有表现出对杀人抛尸这件事情的悔恨,他更多的还是担心自己的将来,担心的是他的性命。听到他这番话后,审问人员嘲讽地笑了:“张宝国,知道什么叫自首?首先并没有积极配合警方办案,其次还失口否认杀了人,再者并没有意识到犯的罪有多

    严重。如若不是办案人员查到杀人抛尸的铁证,现在还在否认。”

    张宝国:“可是我……”

    在监控室里看到两人“闲扯”这一幕的杭靳又没有了耐心,他对着话筒吼道:“别废话了,让张宝国交代他是如何抛尸。”

    审问人员又问:“张宝国,现在好好交代可能还能减轻的罪行,一旦继续狡辩,后果非常严重。要是识趣其它废话少说,老实交待是如何抛尸。”“陈思思没有了呼吸之后我很紧张也很害怕,我有想过打120急救,但我拿起手机的时候就反悔了,我不能让人家知道我杀了人,不然我这辈子就真的毁了。”越说,张宝国双手颤抖得越是厉害,或许他是知道自己这辈子真的完蛋了,才开始害怕,“正因为有了这想的想法,于是我找出家里一个大的行李箱,将陈思思的尸体塞进去,之后我拖

    着箱子塞到了我小舅子车子的后备箱。我知道们很有可能会查到线索,在抛尸之后我就把装过尸体的行李箱毁掉丢进了垃圾站。”

    “小舅子的车子?”有了张宝国这一口供,那么就能清楚为什么办案人员没有在张宝国的车子里对破案有用的线索了。“我小舅子偶尔会出去出差几天,出差的时候就把车停在我家楼下的停车场,为了预防特殊情况发生方便挪车,我小舅子把车钥匙丢我家里一把。案发那天我也没有多想,本能地就用了他的车。”张宝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原因,但是杭靳知道,他杀人是激情杀人,但是杀人之后有的是时间好好考虑怎么处理尸体。张宝国这么做当然是避害,

    如此一来办案人员找到他的机率多少会小一些。

    办案人员:“继续。”张宝国说:“我开车时放下了前面的挡光板,目的就是挡住自己的脸,让们查不到我晚上九点后有出门的证据。我原本打算把陈思思的尸体抛到凤凰河的下游,这样她的尸体就能被河水冲入大海,神不知鬼不觉。倘若万一再有人发现她的尸体,也只能认为她是溺水而亡,根本不可能怀疑到我的头上。可是那天晚上光线暗,加上我太过紧

    张,走错了道。第二天陈思思的尸体被保洁人员发现时,我才知道自己当时是走错了路,把尸体抛到了凤凰河的上游。”

    办案人员:“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警察先生,我儿子还小,他也很依赖和信任我,这件事情能不能不让他知道?”张宝国知道自己的未来怕是完蛋了,但是有好多好多的事情和人还放不下。张宝国的妻子常年在外,两个人聚少离多,当初结婚时感情是有,但是慢慢的感情就淡了,有没有对方日子都能照样过下去,但是儿子是他的血脉,唯一的血脉,他放心

    不下啊。

    办案人员收起案卷,道:“我们已经通知了妻子,至于让不让儿子知道这件事情,还得看妻子的意思。我们管不着。”

    张宝国无力在垂下了双臂,又悔又怕的泪水从眼角哗哗而流。

    自此,溺水案告破,忙碌了一天一夜的办案人员终于能准时下班回家,好好休息一个晚上,为明天能更好地工作做准备。

    ……

    杭靳载池央央回家,打算在回家的路上找家饭馆吃饭,谁知道刚上车不久,池央央就靠在椅子上呼呼地睡着了。

    这个小糊涂蛋!

    查案的时候那叫一个精神,一天一夜没有合眼,都没能影响到她的工作,让杭靳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吃了什么兴奋剂。

    但是杭靳知道池央央根本没有吃什么兴奋剂,让她保持精神的是她的职责……

    “小白痴!”他骂她,但是出口的声音温柔得像是棉花糖一样。

    这样靠着座椅睡,不用多久脖子就得疼,杭靳赶紧把车靠边停下,把副驾驶的座椅摇下,让她能够平躺着,再拿了车上备用的毛巾被给她盖上。

    明明只是帮她盖被子,然而的目光好巧不巧落在了她的唇上,他顺便就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亲,一亲就停不下来了,杭靳不由得加重了这个吻。

    妈的,池央央这个小白痴太甜了,双唇像染了蜜一样的甜,能甜到人的心坎里,每每一碰上,杭靳就不想停下。

    杭靳这人向来都是行动派,他吻着她不想停下,那就不停下,温柔又缠绵地吻她,吻到她的双唇水光潋滟愈加迷人。

    妈的!

    杭靳又低咒了一声,慌忙之中放开了池央央,再这样吻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甚至有可能……

    池央央这个小白痴对于他来说真的像只妖精一样,明明她躺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对他做,却总是有本事把他迷惑得失去理智。

    杭靳狼狈地退回自己的座位,准备启动车子回家,然而正当杭靳启动车子时,池央央脑袋一偏,喃喃地说了一句:“靳哥哥,我……”“我在呢,说什么?”杭靳急忙把车子熄火,把耳朵贴向她,想要听清楚她说了什么,但是她的声音小得很,他根本没有听见,只是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她唇畔微微上

    扬的微笑。

    他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但是这笑容是真好看,又撩得他心痒难耐。

    “小糊涂蛋,是不是梦到本少爷了?”看到她笑,杭靳的唇角不自觉地也跟着扬了起来。

    不管池央央这个小白痴是不是梦到他,杭靳都认为她一定是梦到他了。她要是敢梦见别的男人,他就手撕了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