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 布局开始

作者:蓝晶 |字数:53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一只只燕子朝着南方飞去,它们和其他燕子飞行的方向正好相反。

    在杜南的时候,现在已经是春季,是燕子北飞的时候。

    这些反向南飞的燕子非常与众不同,它们的身上都穿着铠甲。

    铠甲并不是很厚实,覆盖的范围也不是很大,不过要害的部位都得到了保护。

    另外还有一个人也正打算前往南方。

    这个人就是高明浩。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前往香港?虽然他的脑子里面确实有那么点印象,在香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展示会等着他,但是此时此刻他的儿子刚刚出事,他应该忙着救儿子才对啊!

    有什么生意能比救儿子更重要?

    高明浩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飞机上了,这时候再想下去,已经不可能。就算到了地方立刻买机票回来……那也得有空座位才行。

    下一瞬间,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难道他中邪了?

    紧接着他想起了自己的儿子。

    儿子毒驾会不会也是中邪的缘故?会不会有什么人想要针对他家?

    想到这里,高明浩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干他这一行的,绝对少不了仇家,当年他走私的时候,手底下甚至有过十几条人命,特别是一开始玩走私的时候,他还亲手杀过人,后来生意做大了,他再也用不着亲自打打杀杀,都是让手下去搞定,要不然就是买凶杀人。

    会是谁在暗地里针对他?

    高明浩倒是没想过官方,因为官方用不着这么做,想要对付他的话,不管是翻以前的老帐,还是随便找一个罪名,先把他给控制起来,都轻而易举,根本没必要这么干嘛!另外他也怀疑官方有没有这种手段?

    他最怀疑的就是当初和他争斗的那几个势力。

    当初和他争斗的那几股势力,其中一股是闽南人,主要进货渠道是台湾,另外一股是魔都人,主要进货渠道是日本,另外还有一股和东南亚有关系,手里的货非常杂,有新加坡的,也有欧美的,更有一些是各国在东南亚的分厂的货。

    高明浩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帮和东南亚有关的势力,他手底下的人命一大把和他们有关。因为那帮人非常野蛮,特别是那里面几个以东南亚人为主的走私船队,简直是要钱不要命,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说不定他现在这样,就是因为中了降头。

    一想到这,这位老兄越发慌了,他怕一下飞机就是自己的死期,难道惹出一些事来,让自己原机遣返?万一有人趁乱给他一下呢?

    想了半天,高明浩觉得最保险的还是待在机场里面,一下飞机就立刻购买返程的机票,然后哪里都不去,就在机场里面待着。

    ………………

    感到一阵迷糊的,并不是只有毒驾二代的老爸,另外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当初在菜里下毒的那个人。

    那个人叫阿文,属于底下的小喽啰,要不然也不会由他执行这样危险的任务。

    事实上他一开始的任务是潜伏,他找的那个女人,也就是杜南的远房堂姐,勉强可以说得上漂亮,弄个假身份和那个女人结婚的话,日子应该可以过得下去。

    正因为这样,他才会答应,但是天晓得老大怎么突然变卦了?非要让他下毒,他不干又不行,要不然一个电话就能够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就算是喽啰也是有想法的。

    这段日子,阿文一直感觉自己受骗上当了,当初让他潜伏,本身就是假的,为的就是让他下毒,一开始不说,纯粹是为了让他安心。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很想一走了之。

    问题是他还有老婆孩子呢!

    他可以一走了之,他的老婆孩子也能一走了之?

    偏偏他还不敢回家和老婆商量,他很清楚老大肯定派人盯着呢!

    这就是老大控制他们的手段。

    此刻他正琢磨要不要冒险?想要把人弄出来,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没这个本事,但是其他人有这个本事……比如某个死了兄弟的家伙。

    没错,阿文想到的就是当初追杀杜南的那个亡命之徒。

    作为一个走私人体器官的团伙,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分工,阿文是负责探路的,需要打探什么情报,或者需要开拓新的猎场,都是他们这帮人负责,他们的特点是能说会道,头脑灵活,擅长应变。而那两兄弟则属于行动组。

    他们的行动倒不一定是杀人,更多是捕猎或者运货。

    同样是做人体器官买卖,秋老头玩的是手段,披着合法的外衣,做着肮脏的交易,他的猎物都是清洁工阿姨那样可怜、无助,身处于社会底层的人。秋老头的孙子不一样,他直接绑架,所以他的猎物范围广得多,只要是落单的,他都敢下手。所以他的手底下有一批亡命之徒。

    “北哥,我刚刚知道一个消息,或许你会很感兴趣。”阿文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只是片刻的工夫,那边的回复就过来了:“有什么条件?”

    “我想老婆和孩子了。”阿文又是一条短信发了过去,他不敢赌那位对老大的忠诚,所以他发的消息,意思异常含糊。

    那边沉默了半晌。

    ………………

    在很远的地方,在一片风光绮丽的沙滩上,一个赤着上半身,身上肌肉块垒,胸口和背上有两块伤疤的男人正躺在一张沙滩椅上,他拿着手机在那里沉思。

    同样是手下,负责行动的属于干将,和阿文那样负责打探消息的喽啰不能比。

    他能够在泰国的海滨享受温暖的沙滩,凉爽的海风,热情洋溢的泰国美女,而阿文却只能留在国内担惊受怕。

    这里不只有他一个人,海滩边的空中,一架航模在空中翱翔,另外海面上还停着一艘游艇,游艇上两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簇拥在一起。

    北哥拨了一个电话出去,这个电话是打给游艇上的那两个男人中的一个。

    “,你以前和阿文搭档过,你觉得这个人可靠吗?”

    接电话的人原本正在做着某种快乐的活动,这个电话让他不得不暂时停下来:“阿文?这个人还不错,有能力,好像什么都会一点,为人也很小心,而且非常听话,我听说老大让他潜伏在那帮渔民当中,结果又临时变卦了,让他在开业那天做手脚,换作是我,绝对不会这么干。”

    “他刚才给我发消息,可能他的手里有什么情报?但是不肯白白告诉我,他可能想让我帮他把老婆孩子弄出来。”北哥说道。

    “看来,老大的这次临时变卦,对他伤害很大啊!”游艇上的那个人苦笑了起来。

    “谁让阳哥是老大呢?小弟当然得听老大的。”北哥说这话的时候,明显一肚子怨气。他想起了自己的弟弟阿东。

    弟弟的任务原本也只是监视,发现情况有变,他一个电话打给了老大,结果老大就和这一次一样,给了他一个杀人灭口的命令。

    最后人没杀成,反倒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

    “你说说看,阿文有点什么本事?我对他不是很了解。”北哥问道。

    “不会吧!你真得打算帮他?这就意味着要和阳哥翻脸啊!”游艇上的那个人虽然一副惊讶的口气,实际上早就预料到了。

    “翻脸就翻脸,这家伙三天两头变卦,很多事就坏在他的身上。”北哥咬牙说道:“盯上那家公司,本来是为了给他的爷爷报仇,结果他发现那家公司是不错的运输渠道,仇就不报了。当初让我弟弟监视那家公司,结果成了杀人灭口。当初让阿文潜伏在那群渔民当中,结果成了投毒,那个家伙太自以为是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北哥,我挺你,说实话,我对那家伙早就没好感了,我们藏身在什么地方?都必须向他报告。他倒是很清楚,最安的做法就是不让任何人知道自己藏身的地方。另外像阿文这样有老婆孩子的人更惨,老婆孩子都是人质。”游艇上的那个人说道,紧接着他话锋一转:“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北哥你仍旧一心想着替你弟弟报仇,我恐怕在这件事上不会帮你,那个胖子不容易杀,如果他真是老女人的师侄,你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我不想跟你去送死。”

    “我只需要你负责接应,不需要你们冒险,就像之前那次一样。”北哥说道。

    “那次已经够危险的了,如果条子再强硬一些,我们根本逃不了,所以很抱歉,那种程度的接应,我绝对不干。”游艇上的那个人连连摇头。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