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从今往后做老大

作者:蓝晶 |字数:571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超武升级

    杜南骑着电瓶车从这条小马路窜到那条小马路,有时候还会钻小巷,灵活得就像是一只老鼠。

    他走的都是小路,那些地图上不放到很高的倍数,根本就看不到的小马路,那些不通公交车,私家车也很少走的小马路,那些机动车只能单向行驶,自行车和电瓶车没有限制的小马路。

    杜南上班的地方在郊外,离开市中心挺远,还不通地铁,他的很多同事都抱怨花费在路上的时间就要一个多小时,下班回家又是一个多小时。他却不在乎,因为他走的都是小路,车不多,也不容易堵车,速度上得去,一般也就四十分钟左右。

    骑着车,杜南在想着心事。

    他在想刚才瘦老头的话。

    之前他说父亲不会回来,这是真话,后面就是假话了,他的父亲在加拿大另外组建了家庭之后,一开始的几年还回来看看,每个月至少打一两个电话问问情况,后来电话就少了,渐渐地也不再回来,等到他大二的时候,某一天有一个律师来找他,父亲把那间房子转到了他的名下,另外还给了他六十万……这应该算是买断父子关系的手续费吧?

    虽然父亲没说过什么,但是杜南也明白,父亲肯定不希望看到他出现在新的家庭成员面前。

    瘦老头的话,杜南只当是放屁,但是要说心里没什么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好在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

    父母离婚的时候他才初二,那时候他十四岁,现在他二十五,大学毕业都已经两年,整整十一年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有什么不习惯的?

    至于瘦老头说他仍旧住在那间房子里面,有可能连老婆都讨不上,他就更不在乎了。

    杜南从头到底就没想过要结婚。

    父母的离婚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他不敢保证自己的婚姻能够圆满,万一到了最后也走上那条路怎么办?

    当然,他不会像他爸那样把自己的孩子扔在一边,但是再怎么样给孩子关怀,那也是一个破碎的家庭。

    杜南正想着心事,突然他听到有人在呼救,他下意识地就是一个刹车。

    停在马路边,杜南侧耳倾听,他不敢肯定这是不是错觉?

    他经常听到类似的呼救声,不只是每个月月半那几天,平时偶尔也会听到。

    一开始并不是这样。

    杜南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只有月半的那几天,家里会闹鬼,不过只要住出去就没事。

    有一段日子,每个月的那几天他们家也是出去住的,有时候就在隔壁那条街的小旅馆里面,有时候是去父亲的朋友家。但是父母离婚之后,特别是父亲去了加拿大,他再也没别处可去,到了初三下半年情况就开始恶化了。

    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一开始只是一两个小时,后来一闹就是大半夜,但是有些话他从来没对任何人提起过,从高二开始,他在外面也会产生类似的幻觉,会听到有人求救的声音,更不用说念大学是要住校的,住在学校宿舍里面的那四年,他同样没能摆脱这些求救声的骚扰。

    时间长了,居然被他摸索出了一些规律。

    这事和他的心情有关,如果他的心情不错,求救声就不会出现,相反如果他的心情很糟糕,那么他完了,月半前后的那几天,不管走到哪儿?耳边都是求救声。

    另外一个他已经琢磨明白的事是,闹鬼肯定和日军侵华没什么关系,因为求救的人用的语言各式各样,有中国话,包括各地的方言,也有外语,他只听得懂英语,还有很多不是英语的,他能够确定的有日语、法语、德语、俄语、朝鲜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还有至少六十多种他根本不知道来源的语种。

    杜南静静地停在那里。

    他之所以想要确认这是不是幻觉?是为了确定自己的心情。如果真是幻觉,那就证明此刻他的心情很糟糕,有必要适当调整一下。

    这也是他摸索下来的经验。

    “帮帮我,你们谁能够帮我一下?”

    呼救声远远地飘了过来,这一次杜南可以确定是真的了,呼救的是一个老头。

    只要不是幻觉就行,他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帮人?上班会不会迟到?在这两者之间挣扎了片刻,杜南最终发动了电瓶车,朝着呼救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那声音离他的距离绝对不近,杜南总觉得声音就在前面,但是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至少六条马路。

    前面有一群人围拢在那里,人太多,都挤在一起,就像是一堵墙似地圈在那里。

    不过没关系,杜南伏下身子,从密密麻麻的腿的缝隙看了过去。

    他看到一个老头躺在地上。

    原来是这种事。

    杜南明白了。

    他既明白了为什么会有呼救声?同样也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站在旁边围观。

    没办法,这个年头帮人帮得泪流满面是常事,好心没好报是常态。柳毅替龙女送信,鲁智深救卖唱女的故事已经不多了,反倒是农夫和蛇,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一堆堆的,让人心塞。

    不过杜南也做不到见死不救,或许是因为他经常听到求救的呼声,却看不到需要救援的人,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所以现实之中只要是看到有人求救,他都会伸手帮忙。

    当然他也不是白痴,救人归救人,自我保护是必须要有的。像眼前这种情况,惹上麻烦的可能性非常大。

    办法不是没有。

    蛇和狼都是动物,而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组织叫动物保护协会,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动物。

    专业的事就应该由专业的人去做。

    杜南掏出手机,先拨了0,救人之前先报警,这绝对是常识,紧接着他又拨了20,做完这一切,他调转了车头,朝着旁边的一条小路而去。

    ………………

    “老板正要找你。”刚一进门,传达室的小妹就跑了过来低声说道。

    杜南有点懵圈,虽然在这个公司已经干了两年,但是他和老板真得不熟,以前老板都没和他说过话,就算有事,也是找他跟的人。

    带着一脑袋迷惘,杜南敲开了老板室的门。

    “你师父已经跳槽了。”老板的第一句话解开了杜南心中的疑惑。

    “他可不是什么师父,他没教过我任何东西。”杜南并不是撇清关系,他对跟的那个人确实没好感。

    教会徒弟,饿死师父,这话确实有道理。留一手也是人之常情。什么都不教,也完可以理解。但是他想自学,那个混蛋都不允许,他想动手实践,那个混蛋以各种理由阻止,这就有点过分了。

    杜南之所以经常加班,一方面确实是因为每个月的那两三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下班之后那个家伙就管不着了。

    杜南学的是工业自动化,这东西可不同于软件编程只要有一台电脑就行,那是要动手的,编好程序,烧入芯片,然后进行调试,中间有时候还需要经过模拟。

    干这一行其实没什么难度,说穿了就是堆时间,积累熟练度。关键就是动手,有那个家伙在,上班的时候他没机会动手,只有等到下班之后再干。

    “你师……你跟的那个人跳槽了,现在他留下了这摊子活,你能不能吃得下来?”老板用手指敲了敲老板桌。

    “没问题。”杜南一点都没犹豫。

    他敢说这话,确实是有理由的,他所在的部门名义上是开发部,实际上就是弄来别人的东西,破解之后再进行开发,有时候破解不了,就按照功能模仿出来。

    这里面的技术含量真得很低。

    “你可不要夸海口噢!”老板满脸的不信任,他怕杜南现在说得好听,真要动手就不行了,事实上他已经找猎头公司在物色这方面的人才,所以并不是很担心:“小赵说你没什么上进心,整天混日子。”

    他说的小赵就是杜南跟的那个人。

    “呵呵,他说的话也能信?如果我真是混日子,他肯定早就提议开除我了,开发部本来就只有他和我两个人,如果我混日子,所有的活不都要他来干,他有那么傻吗?”杜南就算是对老板也不怎么客气。

    老板啧了一声,这话没错,不过他本人也觉得杜南有那么点问题,具体什么问题倒是很难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得过且过是真的。两年下来,这家伙就没透露过一点想要涨工资的意思。虽然他很喜欢员工不想涨工资,但是他同样也一直认为不想涨工资的员工不是一个好员工,没有上进心,肯定是在混日子。

    “是小赵说留着你也好,虽然你没什么上进心,不肯学东西,但是让你加个班什么的倒也没问题。”老板说道。

    “你挺信任他的嘛!问题是他值不值得你这样信任?”杜南知道他跟的那个人不是东西,却没想到这么不是东西:“你还记得开发部进过多少员工吗?我对我来之前的情况不太清楚,只知道我后面至少进来过九个人,两年时间九个人,平均三个月进一个,除了我之外,没一个人能够待满三个月,这足够说明问题了吧?”

    听到这话,老板陷入了沉思。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