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这次总算有好报

作者:蓝晶 |字数:570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超武升级

    楼下一片嘈杂,先是救护车的声音,然后是消防车的声音。

    杜南等人此刻早已经挪到了楼下,他的身上披着一件军大衣,这是物业拿来的,现在天气太冷,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没有这个,绝对熬不住。

    他的旁边停着那辆小货车,门口的保安看到他从小货车上下来,知道他们是一起的,理所当然放小货车进来了。

    “行,你是个好人。”那个司机翘起了拇指。

    “不好意思,把你给耽搁了。”杜南连声道歉。

    “没关系,计较这个,我还是人吗?”那个司机原本沉默寡言,现在居然也变得多嘴起来:“我有一件事不明白,你怎么离得那么远就能够听到求救声?”

    “我这是天生的。”杜南没办法解释。

    “哎呦——你前世不会是一位大德高僧吧?”那个司机根本没有怀疑,还不由自主地往这个方向想。

    这倒也正常,他们所在的这座城市,佛教氛围很浓,海上不远就是佛门圣地普陀山,观音菩萨的道场。

    “前世的事,谁知道?”杜南摇了摇头。

    “你有这样的本事,那我就放心了。”司机压低了声音,凑在杜南耳边说道:“我姐夫卖给你的屏风有点问题,你可以打听一下‘泣血画屏’,我姐夫搭在手上二十多年了,一直没卖出去,就算卖出去,最后也会被退回来。”

    “没事,我住的地方就是周围一片谁都知道的鬼屋。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杜南并不在乎,要说邪门,还有什么比他家更邪门?

    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他感觉那幅屏风很熟悉,肯定是某种特殊的感应。

    正说话间,突然一辆车开了进来,停在了那幢大厦的门口。

    那是一辆奔驰,杜南不认识型号,但是认得那个车头,这辆车通体银光闪闪,价钱肯定不便宜。

    开车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五六岁的男子,这个人梳着大背头,戴着一幅金丝边眼镜,上嘴唇留着微微的胡须,一张四方脸,但是脸颊却显得清瘦。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成功人士。

    这个人一下车,立刻朝着这边走来,一路上看到那些保安,就一个劲地说:“谢谢,实在太谢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我的老婆孩子……”

    “朱先生,没必要客气,您真要谢,还是去谢谢那位吧。”带杜南上楼的那个保安冲着坐在花坛边上,披着军大衣的杜南一指。

    “我知道,我知道。”来的路上,这位就已经打听明白了前因后果。

    “这位先生贵姓?”那个男的走到杜南面前,伸出了右手。

    “姓杜,杜甫的杜,单名一个南,南方的南。”杜南和那个人握了握手。

    “我的妻子和女儿能够逃出生天,可都亏了您。”那位朱先生脸上是说不出的神情,悲伤有,感慨也有,不过更多的是庆幸:“刚才我在应酬,接到电话,整个人都懵了……”

    “理解,谁碰到这样的事,肯定会心慌意乱,不过有件事我要劝你,重新装修的时候,千万别再买那样结实的防盗门,救人都不方便。”杜南不习惯被人千恩万谢。

    “是的,是的,我已经听说了。”那位朱先生连连点头:“杜先生,您救了我家,一定要让我有机会表示一下,您有什么要求?”

    “这话就没意思了,好像我救人是为了贪图些什么。”杜南摆了摆手。

    正说话间,他的电话铃响了。

    杜南看了看号码……不认识,但是也不是什么广告消息,他设了广告拦截的,没拦。

    “喂——你是谁啊?”杜南接起电话。

    “我是第二交警大队的,明天早上你来一趟。”电话对面的声音显得的。

    “你先给我一个理由。”杜南气乐了,昨天早上警察来找他,他就有一种感觉,那个老头一家不是东西,而负责这起事件的警察明显有息事宁人的味道,甚至还有一些欺软怕硬的感觉。

    “叫你来,你就来,有什么可多啰嗦的?”那边怒了。

    “是不是为了那个老头的事?行,我明天让律师去你们那里跑一趟,我救人居然还救出毛病了,那个老头讹诈我,我倒也能理解,这事不新鲜,看得多了,当初我打电话救人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过这种可能,所以我留了证据,没想到你们居然和那个老头合伙诈我,行,那咱们就打官司吧!我不只是要和那个老头打,我要告他碰瓷,讹诈,我手里的证据还有备份呢!我同样也要告你们不作为。”杜南怒道,他说的律师就是当初帮他办理房屋转让手续的那位。

    “那你就去告,我倒是要看看哪个法院会受理?”对面理直气壮。

    “k,这句话我帮你录下来了。”杜南说完这句,随手掐了电话。

    他转头冲着旁边那位朱先生说道:“你不是要帮我吗?就帮我搞定这件事怎么样?”

    “您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能帮,我绝对帮。”旁边那位朱先生问道,这个电话又是交警大队,又是救人,又是讹诈,虽然他猜到了有那么种可能,但是他不敢肯定啊!

    “也就前天,我也救了一个人,我上班骑车路过的时候,看到一群人在围观,中间有个老头躺着地上……”杜南说道。

    “你上去扶了。”带杜南上来的那个保安插了一句。

    “我没扶,甚至都没靠近,就打了两个电话,一个给0,一个给20,结果第二天人家就找上门来了,幸好我的电瓶车上装了行车记录仪,我从出门到遇上那个老头,整个过程都记录下来了,本来以为这就没事了,没想到又来了这么个电话。”杜南扬了扬手机。

    “你老兄……”带杜南上去的那个保安拍了拍杜南的肩膀,好半天憋出一句:“好人啊!”

    “这年头,做好人吃亏,帮人有时候会惹麻烦的。”另外一个保安也摇头叹息。

    “这种老混蛋就不应该去救。”之前和杜南一起救人的高个子保安显然脾气不怎么样。

    “这件事就包在我的身上。”那位朱先生一口答应下来,这边手里有证据,那还有什么话说?

    他已经猜到了,肯定是调查这件事比较麻烦,可能根本没有录像,也可能录像不清晰,排查起来难度太大,所以想糊弄过去,也未必是站在老头那边。

    只不过这样做比较恶心,另外前两年还好说,这两年风头越来越紧,说不定那个打电话的人打完电话就已经后悔了。

    凭这事虽然不可能告倒交警大队,但是涉案的个人肯定是有麻烦的,更不用说万一捅出去,再搞出一个某某案来,特别是这次证据确凿,恐怕整个交警大队都得受处分。

    “我去打个电话。”这位朱先生乐得做好人,他在公安系统里面也是有人的,这一方面可以在杜南面前卖好,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公安系统里面的朋友领人情,何乐而不为?

    “你老兄隔一天救一个人,厉害啊!”一个后面赶过来的保安挑着大拇指说道。

    “今天救了俩,三天救了三个呢!”带杜南上去的那位连忙提醒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杜南还是那句话。

    “你信佛?”那个保安感到好奇。

    “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多多少少都信一些吧?”杜南并不觉得意外。

    “那倒也是。”说话的保安显然不是本地人,不过他也知道这里的佛教氛围比较浓,每到初一十五,城里的那些寺庙门口满是烧香的人。

    就在这时那位朱先生回来了,只见他满脸微笑说道:“没事了,和我通电话的那位,让我替他感谢您,明天他就让交警大队的人给您赔礼道歉去。”

    “那就好。”杜南一下子站了起来:“很晚了,我得回家了,说实话,我还得搬家具,弄电脑,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睡觉。”

    “杜先生,刚才说的那件事……”那位朱先生还想提报答的事。

    “用不着再说了,你就当我是在积攒功德。”杜南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车门走去。

    上了车,他冲着带他上去的那位保安挥了挥手:“军大衣我穿回去了,恐怕要过两天才能送回来。”

    “不送回来都没关系,谁会在乎这个?”那个保安确实敢说这话,今天他参与救人了,这份功劳里面杜南占八成,他至少能够占一成,就凭这一成,他差不多就该升队长了。

    “那就回见。”杜南冲着其他人也招了招手。

    车开动了。

    开出小区,司机颇有几分好奇地问道:“真有功德这一说?”

    “那当然,只不过一般的人看不到罢了。功德是好东西啊!时机一到,机缘自来,而且功德越深,神通越高。”杜南开始云山雾罩,满口胡说。

    “就像您这样?”司机相信了,不只是因为他是本地人,从小受到老人的影响,多多少少信一些,别忘了他姐夫手里还有一扇泣血屏风呢!那东西的诡异,他是亲身领教过的。

    此刻他都在琢磨,以后要不要经常做点好事?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