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泣血画屏

作者:蓝晶 |字数:612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不死武皇诸神永恒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仙尊传人在都市大唐之最强帝王无尽超武系统

    “你怎么了?浑身湿透,脸还黑得像黑煤窑出来似的。”一进门,林雨兰就惊讶地问道。

    “别废话,先帮我把床推开。”杜南此刻正憋得脸红脖子粗,他和司机两个人抬着那些东西上来的。

    他已经后悔了,应该分开打包的,那样好搬多了。

    好不容易把东西搬进房间,司机看了看杜南住的地方,说不惊诧,那绝对是假的。

    他想不明白,这么有本事的人,怎么住在这样一个破地方?

    难道这就是大隐隐于市?

    他当然不会认为杜南是个穷鬼,穷鬼能够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

    “这幢房子与众不同,周围的人都知道,大名鼎鼎的鬼屋,日伪时期的特高课秘密分部。”杜南干脆就拿外面流行的说法来吓唬人。

    他一边说,一边拆开包装,快速组合起来。

    原来那张床肯定废弃不用了,好在那玩意儿是可以折叠的钢丝单人床,折叠起来体积不大,不管是拿出去扔掉,还是扔到阁楼上面,都不是很难。

    转眼的工夫,床拼好了,这东西结构其实很简单,很容易搞定。因为有外人在,所以杜南把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用插销固定好,等到司机走了之后再分开。

    杜南本来还担心林雨兰不给面子,好在这事并没有发生。

    此刻林雨兰的注意力都在那面屏风上。

    “我好像看到过这东西……”她有点不太肯定。

    “泣血画屏,听说过吗?”杜南随口问道。

    “原来是这个,泣血桃花屏,涓滴涟漪情,你居然刚买……”林雨兰确实听说过这东西,不过她马上卡住了,过了片刻点头说道:“也对,你根本用不着在乎的,这东西虽然邪门,但是不凶,比这幢鬼屋差远了。”

    “如果没事,我就走了。”司机打了声招呼。

    “我送你下去。”杜南站起身来。

    “用不着,你忙。”司机哪里敢耽搁?另外他打算到街口问问,这房子是不是真的有鬼?会不会真是日伪时期的特高课分部?

    “这东西会不会甲醛超标?”林雨兰对床倒是不在乎,松木的,一点油漆都没有,她针对的乳胶床垫:“我今晚还是睡你的那张席梦思,至少安。”

    “你不是说硬吗?”杜南感到奇怪。

    “放心,我已经把你的羊毛毯,空调被什么都翻出来了,垫在底下,勉强还行。”林雨兰毫不在乎地说道。

    杜南眨巴着眼睛,没话说了。

    “对了,你再上某宝,帮我买几个测量甲醛含量的试剂盒。”林雨兰很会自作主张。

    “好吧,满足你。”杜南这一次没多说什么。

    “你今天是怎么了?”林雨兰憋到现在,刚才没有得到答案是因为有人在,现在没人了。

    “只是救了个人……不对,应该是母女俩,可惜,还有条狗没能救出来。”杜南轻叹一声。

    林雨兰挑了挑眉毛,虽然她嘴里不说什么,心里对这个胖子倒是有点认可了。

    这年头好人不多,而这个胖子至少能算得上是好人。

    “这幅画屏是怎么回事?”杜南一屁股坐在床沿边上。

    “你先去洗澡,看你一身脏样,又是烟又是水的……别感冒了。”林雨兰嘴里很硬,不过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倒是有几分家中女主人的味道,不过她马上就露出了马脚:“对了,衣服你自己洗,我不会……顺便试试新洗衣机。”

    “新洗衣机已经到了?这么快!”杜南有点惊讶。

    “家电都是直营,就近发货,昨天下单,今天到达,这不是很正常吗?还有烤箱也到了。”林雨兰坐在了自己的那张床上,把搁板转过来,接上电脑。

    “那是我的,我买了一台新的,笔记本就归你了。”杜南说道。

    林雨兰顿时怒目而视,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男人,一点风度都没有。

    ………………

    半个小时之后,杜南从浴室里面出来,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湿透的衣服被扔进了洗衣机,然后就用不着管了。

    一进房间,他就看到两张床被分开了,活动茶几被放在中间,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他不记得林雨兰动过煤气灶,另外他也怀疑这个女人会不会做饭?好在他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屏风后面隐约可以看到有一个塑料袋,里面好像有一种墨绿色的盒子……那是街口一家餐馆的外卖盒。

    “你不是不吃外面的东西,怕瘟猪肉、农药菜,地沟油吗?”杜南感到奇怪。

    “这是看在你救人的份上,犒赏你……我稍微吃一点就行。”林雨兰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

    “这家的东西还可以。”杜南说道,他确实知道,只不过这家的东西太清淡了,他不喜欢,所以很少去吃。

    “我知道,我去她们家厨房看过。”林雨兰理所当然地回答。

    “她们怎么会让你进去?”杜南很是惊讶。

    “很简单,我是女人,另外我长得漂亮,人长得漂亮总会得到一些优待。”林雨兰不无得意地回答。

    杜南二话不说,也坐在了床沿边上,他家是没椅子的,对于一个宅男来说,椅子这东西根本没必要。

    “为什么我没听到求救声?”林雨兰至少稍微动了动筷子,不只是因为担心不卫生,也是因为这些东西不配她的胃口。

    “你已经打听明白了?”杜南问道。

    “他们听说我住在这里,都惊讶极了,还一个劲的让我搬出来,有一个老太婆还邀请我去她们家住。”林雨兰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肯定是董家阿婆,她有一个傻孙子……小时候得了脑膜炎变傻的。”杜南完能够猜到会有些什么人?

    “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我没听到鬼求救?”林雨兰眨巴着眼睛问道,身为一个女人,她对神啊鬼啊的东西非常感兴趣。

    “这四幢房子所在的位置不是很好,用老话说,就是鬼门,既然是门,就可以打开和关上。”杜南信口开河。

    “那你以前为什么不把鬼门关上?”林雨兰感到奇怪,在她的印象中杜南不是那种自私自利的人物。

    “这幢房子的住户没有一个是省油灯,当初为了那个浴室的事,他们和我的父母大吵了一次,还叫来了房管所的人,后来我父母都离开了,我独自一个人,可没少受他们的气。楼下那家还叫了人来,要把那间浴室给拆了,幸好居委会张大妈帮我出头,才没让他们得逞。”杜南不紧不慢地说着。

    “抱歉,我不知道这些。”林雨兰有点不好意思了。

    “住在这种地方的人要么互帮互助,所谓远亲不如近邻,要么锱铢必较,成天为了一些鸡毛蒜皮争吵。”杜南不想多说什么了,他最讨厌的就是说起过去的事,正因为如此,他三口两口把碗里面的饭扒进了嘴里:“我累了,今天忙了一天,还跑了一趟家具城,然后又是救人,这些东西就放在这里,明天早上我会收拾的,我先睡了。”

    “你睡你的吧。”林雨兰摆了摆手,此刻的她正想着心事。

    杜南说睡就睡,不过他其实是进入了意识空间。

    “你来得晚了一些。”基金经理一直在计算时间。

    “没办法,事太多,我刚刚救了一对母女,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杜南叹道。

    “这恐怕就是蝴蝶效应的某种表现。”基金经理一阵担忧。

    “好啦,好啦,别管这些了。”杜南一把拎起他,把他给塞进了清洁工阿姨的时间点。

    “中奖,中奖,领奖金去。”小女孩显得很兴奋。

    “跟上,别丢了。”杜南说道。

    “那条狗呢?”小女孩问。

    “我抓住它。”杜南所说的抓,其实是锁定,他并不需要真得接触。

    下一瞬间,那股神秘的吸力再一次出现,把他、小女孩、前台小姐都吞噬了进去……那条狗没有。

    “托比没过来。”小女孩叫了起来。

    “为什么叫它托比?它有名字,它的名字叫阿贝。”杜南试图纠正过来。

    “它不是已经死了吗?现在的它开始了一个新的人生……”小女孩有她的理由。

    “狗生,是狗生,它不是人。”杜南继续纠正。

    “好吧,狗生,所以它现在是托比,我的托比,而不是什么阿贝。”小女孩坚持她的正确。

    “你还是认了吧,你说不过她的。”旁边的前台小姐笑着说道:“另外那条狗也已经认可了这个新名字。”

    “好吧,托比就托比。”杜南并不打算坚持什么,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毫无意义:“可惜它只能待在意识空间里面。”

    “你或许可以试试找条狗让它附身,你不是说它现在的状态相当于鬼魂吗?”前台小姐又说道。

    “鬼魂?”杜南微微一愣,换一个人说这话,他根本不会在意,但是前台小姐何敏就不一样了,之前的几次建议,最后都起了大作用。

    他有点怀疑,何敏和他,和基金经理一样,都得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能力,何小姐的能力很可能属于预知一类。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