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杜南的烦恼,何敏的烦恼

作者:蓝晶 |字数:6258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你伤了芳阿姨的心,她现在正处于转型期,以前的生活离她而去,未来不可预料,所以她感到迷惘。”清洁工阿姨走了,换来了前台小姐。

    “很抱歉,我没注意到,可我也不是心理辅导员啊!”杜南同样也会抱怨,他自己还需要心理辅导员呢!

    比可怜,他绝对不比清洁工阿姨差。

    清洁工阿姨也就过了几个月苦日子,他呢?从初三父亲走了之后,他就没吃过冷饮,空调只有夏天开,冬天靠自身发热,笔记本和电瓶车都是二手的。

    所以刚才清洁工阿姨唠唠叨叨说个不停的时候,他的心里就两个字——矫情。

    “要不然,干脆就由你来负责这件事。”杜南对何敏在一旁唠唠叨叨同样感觉头痛,此刻他正在专心研究东西呢!

    现在他才知道,很多在中国需要卖大价钱的东西,在美国根本就是免费的……当然所谓的免费是指不用于商业目的。

    当初他从公司里面复制出来的东西,在这里直接就可以拿到,也用不着什么密码狗。另外这里还有很多实例,他甚至还弄到了几套内部使用的库。

    为了弄到这些,他花了一万美元,其中一部分是给几个大学生的报酬,另外一部分他给了某个工业控制系统的代理公司的雇员,那个人为此还送了他一整套的他们公司代理的产品,从芯片,到开发板,到各种软件。

    “你能不能认真一些?”何小姐恼了。

    “不能,因为我忙。”杜南头都不抬地回答道,过了片刻,他勉为其难地抬起头:“这种事你真的别指望我,让我救人可以,让我安慰人……还是算了吧。老周也一样,如果你真得关系芳阿姨,你就自己试试,咱们是一个团队,每个人都必须各司其职,我反正已经有了自己的定位。”

    “你什么意思?”何敏很敏感,她听出杜南话里有话。

    “芳阿姨之所以感到空虚,我觉得更多是因为她没有自己的定位,不像我,老周……甚至莎拉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定位,另外你也有这样的问题,你是不是也挺空虚的?”杜南说话一向都很直接,从来不加掩饰。

    前台小姐愣住了,她沉默了下来。

    ………………

    杜南是被推醒的,吃饭时间到了(他自己的那个时间点的吃饭时间)。

    “今天到李二麻子那里吃烤鱼怎么样?好久没吃了。”猴哥提议。

    “别问我,我不管的。”杜南打了个哈欠,他什么都吃,从不忌口。

    “鱼这东西就是刺多。”那个大块头苦着脸说道。

    “那是因为你吃得太快。”旁边一个人毫不客气地说道。

    这群人一边说,一边往外走,刚刚走到门口,杜南就看到昨天那位朱先生站在那里,远处还有一辆车,那对母女在车窗里面朝着他招手。

    “去医院看过了?没事吧?”杜南和朱先生找过招呼之后问道,一边问,一边也朝着那对母女招了招手。

    “幸好救援及时,没什么大事,特别是我女儿,连点烧伤都没有,这不,她说一定要亲自过来感谢你。”朱先生来这里就是请杜南吃饭的。

    猴哥和其他同事也看出来了。

    “小杜,你忙,咱们先去吃饭了。”猴哥打了声招呼。

    “不好意思,今天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杜南也冲着猴哥他们打了声招呼,他对于朱先生请客倒是不会拒绝,他还没到那么矫情的地步。

    人家请客当然不可能在这片厂区周围,所以杜南径直上了车。

    “听说你救的那个老头的儿子,今天早上来找过你?”朱先生坐到驾驶室里面问道。

    “唉。”杜南除了叹气,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这年头,有些人确实无耻了一些。”朱太太用沙哑的嗓音说道。

    “你的嗓子怎么了?”杜南连忙问。

    “被热空气烫的,不过,没事,过几个星期就好了。”朱太太笑了笑说道。

    “我已经和公安系统的朋友打过招呼了,他对这件事同样挺生气,那个交警大队肯定有问题,现在他正让他们自查呢!”朱先生给了杜南一个答复。

    杜南一听就明白了,这和他猜的一模一样。

    “谢了,说实话,这几天我被他们弄得心烦。”杜南说得像真的一样,事实是,他现在真的不在乎那家人,不过这话没必要说出口。

    “这帮人太过分了,你不是要告他们敲诈勒索吗?尽管打,上面打算把这作为一个典型案例,这类事实在太多了,影响也太恶劣,让人气愤。”朱先生这是带话来了。

    “典型案列?不是已经有一个典型案例了吗?那个和我的事可是反着来的,这不是有打脸的嫌疑吗?”杜南有点弄不明白。

    “那个典型案例早就过时了,再说,就是因为那个典型案例,影响才这么恶劣,问题才这么严重,再说,那个案例和咱们又没关系,是隔壁省份搞出来的,而且当时拍板的那位都已经去人大了。”朱先生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杜南心领神会。

    “不过我还是挺佩服你,遭遇了这样的堵心事,居然还会救人。”朱先生顺势捧了杜南一下。

    “这算得了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说,求救的还是女人和孩子。”杜南一边说,一边摸了摸那个六岁大的小萝莉的头。

    小萝莉似乎有点被吓到了,往后缩了缩。

    “她不喜欢说话吗?”杜南感到奇怪。

    “医生说她被吓坏了,另外阿贝的死对她也是一个打击。”朱先生叹了口气。

    杜南默认,过了片刻他用手指拨了拨小萝莉的下巴:“等一会儿我们买条狗去好吗?这样你就可以有一个新朋友了,我保证它会像阿贝一样听话。”

    小萝莉仍旧有点畏惧,不过她显然听懂了杜南的意思,居然点了点头。

    “看得出她很喜欢你,在医院里面,医生和护士都不能碰她。”朱先生在后视镜里面看到了这一切,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或许是因为我们的女儿知道是杜先生救了她。”朱太太仍旧用沙哑的嗓音说道。

    ………………

    车开得很快,不过并不是去市中心,而是往北面的码头而去。

    杜南住的这座城市,繁华地段分得很散,市中心当然繁华,不过北面的码头周围都是宾馆饭店,同样热闹非凡。

    来这里说穿了就是吃海鲜的。

    朱先生没去什么大饭店,而是选了码头上的一个生意非常不错的排挡。

    杜南倒也没有怀疑这是请不起他,大饭店里面未必一定有好东西,好东西也未必一定在大饭店,这个道理他是懂的。

    另外身为本地人,他从小就知道海鲜讲究的就是一个鲜,这个“鲜”字不但指的是鲜美,更是指新鲜,刚刚捕捞上来的绝对是好东西,不需要怎么烹饪,就能让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

    再说,海鲜吃的原本就是本来风味,日本人最猛,干脆生吃,中国人喜欢清蒸、白灼,调料放得真不多。所以做海鲜看的是原料和火候。

    朱先生显然是这里的熟客,一坐下,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就拿着菜单走了过来。

    “你请。”朱先生冲着杜南说道。

    “别,还是你来,我从来没来过,根本不懂。”杜南不是客气,而是不想糟蹋好东西。

    朱先生倒也没客套,接过菜单,一路点了下去。

    把菜单还给了那个青年,朱先生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小盒子,非常漂亮的小盒子,盒子只有拳头大小,外面是金丝织绣的大红绸缎底子。

    “听说你信佛,正巧我几年前去泰国旅游,请了一块佛牌。”他随手打开了盒盖。

    盒子里面是一块小玉牌,有手掌心那么大,碧绿晶莹,温润通透。

    虽然杜南不认识,但是他也能猜出这是翡翠,十有还是翡翠之中的极品。

    换成几天前,他就算是不手足无措,也会神色大变,但是现在他不在乎了。

    就算是极品翡翠又能有多贵?一千万?两千万?好像还是人民币,并不是美金,他只要搞定比特币的事,几十亿美元,甚至上百亿美元对他来说都轻而易举。

    正因为如此,杜南并不打算收下这东西,不过他也不打算直接拒绝,更不打算说什么“救人不是为了图谋报答”之类的屁话。

    这种拒绝方式已经不新鲜了,另外很可能还拒绝不了。

    稍微想了想,杜南想到了朱先生刚才的话。

    这位送他佛牌,不就是以为他信佛吗?

    他原本是想否认的,但是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杜南也确实有资格说这话,按照现在比较时髦的说法,他属于佛系青年,也就是低,低要求,说得好听一些,就是无欲无求,和四大皆空倒也很近,说得难听一些,就是生活态度消极,不思进取,得过且过,这倒很符合佛门的形象。

    另外杜南一直对他拥有的这种能力有着各种猜测。

    他能够听到求救声,可以把人拉进意识空间,然后从容不迫地想办法帮助别人,这怎么看,都有点救苦救难观世音的味道。

    别忘了,他住的这座城市和观音道场是紧挨着的,从此刻他在的这座码头往东南四十公里就是佛教圣地普陀山。

    那位观音菩萨会不会也是一个和他拥有同样能力的佛教徒?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这种念头不能乱起。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