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真牌假佛

作者:蓝晶 |字数:553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不死武皇诸神永恒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仙尊传人在都市大唐之最强帝王无尽超武系统

    “很漂亮,价钱应该很昂贵吧?”杜南笑着说道,他拿起了佛牌摸了摸。

    那块佛牌确实雕刻得非常精细,虽然他不知道上面刻的是哪位佛爷,但是那圆润饱满的面容,宝相庄严的神情,无不证明这东西出自名家之手,更不用说它的本身材质就是顶级的。

    “可惜。”杜南摇了摇头:“这只是一件首饰,算不上真正的佛牌,因为他根本没有灵性。”

    说着他把佛牌放回了盒子。

    毫无疑问,这就意味着他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看不上,不过并不是看不上这块佛牌的价值,而是看不上佛牌内涵的意义。

    “这怎么可能?这块佛牌是我亲自从泰国请回来的,还请高僧开过光……”那位朱先生确实有点意外,他猜测过杜南可能拒绝,但是他没猜到会是这样一个理由。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杜南就打断了:“现在还有多少真正的高僧?”

    朱先生顿时哑口无言。

    他当然很清楚现在的佛门是怎么回事?不是有人说吗?现在的和尚不是一种信仰,而是一种职业。虽然泰国的情况要好很多,但是他也不敢打包票,那里就没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假和尚,甚至都不敢保证,给他佛牌,帮佛牌开关的那位就是真正的高僧。

    “真正的佛牌,材质一般都很普通,可以是泥捏的,也可以是木头的或者石头的,不过说普通又不普通,这些材料肯定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可遇而不可求,真正的佛牌之所以珍贵,这也是一个原因,另外能够认出它们的人,数量绝对不多,那都是真正的高僧……当然也有可能是道士,真正有道行的道士,他们作出来的东西叫法器,这个数量同样不多。”杜南在那里解释。

    “法器?”朱先生喃喃自语着。

    “佛牌也是法器,对人有益的法器。”杜南一幅不以为然的样子。

    “这么说来……”朱先生的身体往前凑了一些:“你见过真正的法器?”

    “我可没有佛牌这类对人有好处的法器,不过对人有坏处的法器倒是有。”杜南这一次可不是吹牛:“听说过泣血画屏没?”

    “我听说过。”没等朱先生回答,旁边的朱太太抢着说道:“我认识的一个人说,他家以前就有过一幅泣血画屏,一开始不知道,知道之后好悬没把人吓死,后来费尽心机才把那幅画屏给请走。”

    “呦——这可巧了,说不定我手里的那幅就是他们家的。”杜南很高兴,他用不着解释了:“要不找他出来,让他认认?”

    “那还是算了,她肯定不敢的……对了她是女的。”朱太太神情有些僵硬,她身上穿得挺厚实,却仍旧不由自主地搓了搓手臂,好像已经感受到了一丝阴冷。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你那个朋友无缘啊!”杜南哈哈笑了起来,同时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此刻他的这幅做派,完是学大肚子弥勒,还是82版的西游记里面的大肚子弥勒。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事,也没有绝对的坏事,如果当年那扇画屏不被送走,如果她能够坚持下来,她说不定能够得到一份机缘。”杜南开始进入装逼模式。

    “那么你能不能搞到真的法器?”朱先生问道,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其实多了一分警惕,他有点怀疑杜南是放长线钓大鱼。他甚至有点怀疑那把火会不会是杜南放的?

    “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我活了二十多岁,也就知道一处法地,也就是我住的地方,六件法器,除了那幅画屏之外,隔壁的普陀山上有三件,旁边的灵隐寺有一件,上面魔都的玉佛寺有一件,他们不可能给你的,至于能够炼制法器的材料,那更是看都没看到过,现在这年头想找一棵真的野山参都不容易,野生王八都不好找,这类材料恐怕早就绝迹了。”杜南不知道朱先生的想法,反正他打定主意推脱干净,绝对不会沾手。

    “我真得想弄两件护身的法器,花多少钱都不在乎。”朱先生怕杜南是在欲擒故纵。

    “我没门路,不要问我,另外我也劝你别琢磨这事了,先不说这东西根本没处找去,就算找到也未必合用。另外我建议你不懂的话就别乱买,就拿你的这个佛牌来说,这东西只能算是一件精美的首饰,但是没办法保佑平安,甚至因为它的价格太昂贵,佩戴的人有可能为此遭祸。”杜南劝道。

    ………………

    杜南走了,他下午还要上班,所以吃过饭之后,朱先生开车送他回了公司。

    看着杜南走进公司,他转头低声冲着自己的妻子说道:“你觉得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他刚才说,他住的地方是一块法地……”朱太太沙哑着嗓子说道。

    “这个我倒是知道,我特意打听过,本来打算送一套房子给他的,不过打听之后才知道他住的是一幢鬼屋,而且不只是一幢,他家前后左右四幢房子都闹鬼。”朱先生原本已经有五六分怀疑了,但是现在一想,又不太肯定起来。

    “我听保安小杨说,他听到了我和佳佳的求救声才找过来的,但是所有的保安,甚至包括在咱们那幢大楼里面巡逻的保安都没听到任何动静。”朱太太提到了一个关键点。

    “求救声?我倒是听说过,他住的那幢鬼屋,每到月半就会发出求救声,另外我打听过他救那个老头的事,那个老头出事的地方不在他上班的路线上,警察之所以会怀疑他,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朱先生又想到了另外一个疑点,不过他马上意识到这话容易产生歧义,连忙又加了一句:“不过人肯定不是他撞的,交警大队其实早已经查清楚了,老头被撞的时候,他在门口的餐馆吃东西呢!”

    “这么说来,他真的有特殊的能力?”朱太太有点兴奋起来。

    “这个难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看不上这块佛牌。”朱先生苦笑了起来。

    “真是可惜了,你为这东西花了好几百万呢!”朱太太有点心痛,当初佛牌请来的时候,她倒是挺高兴,现在知道佛牌是假的,只是一件首饰,她可就不舍得了。

    像她这样的人根本不缺首饰,不能保佑平安,谁爱戴这么个玩意儿?

    “可以送人嘛!别人又不知道这东西没用,我可以告诉别人,你和佳佳就是因为戴着这个,才逢凶化吉,逃出生天。”朱先生早就想好了这块佛牌的去处。

    ………………

    一回到公司,杜南没有再去测试部,而是回到了开发部,坐在他的那台电脑前面工作起来。

    在清洁工阿姨的时空,他不只是搜集资料,同样也顺便把其中一个项目给解决了。

    做这件事也确实很简单。

    杜南手里的资料里面不是包括内部使用的库和经典案例吗?他当然要测试一下这些东西是否管用?而最好的测试方式就是找一个现成的项目。他手里又有人——那几个大学生,

    找一个最接近的经典案例,看看有哪些代码可以利用的,然后把任务分拆一下,每个人搞定一个模块,杜南自己搞总合……还真用不了多少时间。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问题没来得及解决,所以他现在正在完善。

    此刻的杜南其实是不停地在这个时空和清洁工阿姨的时空切换,一会儿他看上去是在发呆,一会儿猛然间醒来,劈里啪啦打出一大段代码。

    当杜南再一次切换到清洁工阿姨那边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所有的人都在。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杜南问道。

    “你好像忘记了,我们当初设定的期限……”基金经理说道。

    “周末,四百万美元。”小女孩在一旁提醒。

    “怎么?已经达到了?”杜南很是惊讶,他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

    “超额完成任务,现在我们的手里有大概……六百五十万的资金。”基金经理说道,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很兴奋,没想到话说出口,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转念一想,他又觉得很正常。能够回到过去,能够知道金融走势,他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金融界当之无愧的神。

    赚不到钱才怪。

    事实上到了后期,他更花心思的是怎么输掉几笔交易?还必须是无伤大雅的那种,得让那个叫卡尔的投资代理以为有人注意上他了,对他进行狙击。

    “那就应该去找律师了。”杜南想起之前说起过的下一步方案。

    “早就打了电话,那边也已经预约好了,星期一上午九点,让我们带好所有的资料过去。”小女孩莎拉抢着说道。

    “这不就成了?”杜南感到当初失算了,不该把时间定在周末,这不又浪费两天时间?人家美国人一般情况下不会在休息天加班,国外对加班的控制很严格的。

    “问题是放高利贷的找上门来了。”小女孩急道。

    “怎么?那帮人一直在监听电话?”杜南很是惊讶,这可有点神通广大了,老外很讲究,就算fbi、ia这样的部门想要监听电话,也不是容易的事,要打报告申请,还要走流程,他不相信一个放高利贷的有这样的本事。

    没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清洁工阿姨,后者明显是一幅做错事的神情。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