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在家里野炊和露营

作者:蓝晶 |字数:583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超武升级

    “嗤嗤嗤……”

    火舌在一张钢丝网的下面跳跃不停,钢丝网上一块块牛排发出了嗤嗤的轻响,随之而起的是一阵阵青烟,青烟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浓郁芬芳。

    虽然没入口,杜南就已经感觉肚子里面咕噜噜在叫了。

    这牛排不错。

    首先原料就不错,这是从网上订购的,林雨兰提供的网址,不是某宝,也不是某东,而是一个有点性质的小网站,里面的东西贼贵。

    其次是手艺不错,此刻在干活的不是杜南本人,而是清洁工阿姨,清洁工阿姨就附在他身上。

    最后就是厨具不错,灶台是新的,用的是煤气,不过有六种调节功能,可以用来烧水煮饭、也可以烧菜,还可以明火烧烤,暗火烧烤,底下还有一个烤箱……这玩意儿是前几天买的,结果买来之后,林雨兰一天都没用过,这个女人根本不会烧菜做饭,今天还是第一次尝试。

    感觉火候差不多了,杜南关掉了火头,用铲子把一块块牛排铲了出来,放在了一个个盘子上……盘子也是新买的,昨天林雨兰把所有的碗和盘子都打碎了,正因为如此,这一次他买的都是食用级塑料做底,外面包裹了一层硅胶的碗和盘子(这玩意儿一般是给儿童用的,绝对安可靠)。

    有本事再打烂试试!

    随手几刀,一块块牛排被分割开来。

    杜南的刀法绝对一流,没把牛排都切开,还有一点点连着的地方,但是只要用牙签一挑,连着的地方就会扯开。

    这纯粹是为了吃起来方便。

    “自己拿,酱汁自己倒,喜欢多少倒多少。”杜南招呼着。

    他不是饭店,没问每个人要几分熟?所以大部分是五分,他自己、林雨兰是三分(这个女人的口味他是知道的)。

    没人客气,那群工人一个个走了过来,各自拿了一盘走人,酱汁是装在一个敞口玻璃水罐,量足够多。

    “好手艺。”朱先生也拿了一盘,他同样也帮太太拿了一盘,不过没给女儿,五分熟的东西,他真不敢给小孩吃。

    “和外面大饭店的差不多。”朱太太用沙哑的嗓音说道,这绝对是赞赏,不过她也确实没说假话,食材、手艺、厨具都不错,作出来的东西肯定也不错。

    “每一个胖子都有一颗厨师的心。”杜南乐呵呵地说道。

    “好啊,以后一日三餐都由你做给我吃。”林雨兰在旁边听得高兴。她懒,杜南也懒,烤箱买来好几天没动,并不只是她一个人的问题。

    也正因为这样,她还是第一次领教杜南的厨艺……结果让她很满意,以后用不着叫外卖了。

    朱先生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着扔在露台一角的东西。

    因为房间里面在铺地板,所以冰箱,两张床,还有那扇画屏都被搬到了外面。堆在了浴室之中……其实已经没浴室了,外墙已经被敲掉,水龙头什么都已经被卸下来,连瓷砖都被剥了个干净,水管什么的也都已经堵上。就等林雨兰订的那个一体式浴室到来。所以这块是空的,正好拿来放东西。

    “还真是泣血画屏。”他的眼睛一亮,那天知道这件事之后,他专门跑了一趟。

    泣血画屏并不是只有一幅,而是有四幅,又叫泣血四扇屏,不过有一幅在解放前就被毁了,结果发生了一连串事,拥有屏风的人和毁掉屏风的人都没有好结果,另外一幅在那个特殊年代也被毁了,结果同样令人毛骨悚然,正因为如此,他认识的那家无意中得到了泣血画屏之后,扔也不敢扔,毁也不敢毁。

    他本来以为画屏已经送走了,只是去打听一下画屏的细节,想要找机会来杜南家看看,是不是同一件东西,没想到那家的画屏还在。

    “好东西啊!这画工,这意境……没得说了。”杜南其实并不懂,不过他也不是在乱说,林雨兰评论过。

    “也就只有你消受得起。”朱先生苦笑着摇头,突然他话锋一转:“这泣血画屏总共有四扇,现在还剩下两扇,其中一扇就在我说起过的那家人手里,他们千方百计想要送人……”

    “行,送给我好了。”杜南毫不在乎,他大致能够猜到这玩意儿有什么问题,对于别人来说,那是大凶之物,只能小心地供着,但是对他来说,这是好东西,相当于精神增幅器。

    本来他打算雷击木沙发做好之后,泣血画屏就放在背后,如果有两幅的话,就可以一左一右各一幅,效果绝对更好。

    ………………

    从杜南家出来,一家三口走到巷口,他的车就停在这里。

    倒是没人敢划他的车,一方面后面有两辆卡车停着,其中一辆上面有司机,另一方面这是一辆奔驰,谁都知道能够开这车的都非富即贵,车主如果真要索赔起来,划车的人绝对要倒大霉。

    “你怎么看?”一上车,朱先生就问道,他问的当然是自己的太太。

    “房子不怎么样,但是那个炉子是名牌,价钱不便宜,牛排也不便宜,另外他女朋友身上穿的也都是名牌,而且是国内根本买不到,只有去国外才能买到的牌子。我还有种感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个女孩?反正绝对不会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朱先生其实也有这种感觉,只不过没敢说出来,不过此刻他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只见他转头冲着女儿,笑眯眯地问道:“佳佳,今天早上你和那个叔叔在干什么?”

    “我们在说话,在心里说悄悄话,别人听不到,他答应买条小狗给我,可以叫它阿贝吗?”小萝莉毕竟只有六岁,根本没什么心机。

    那对夫妻俩对视了一眼。

    “这件事不能对外人说,听到了吗?”朱先生冲着女儿警告道。

    “外面的人知道这件事,会把你抓了去。”做母亲的干脆用吓唬的办法。

    小萝莉点了点头。

    “我先送你们回家,然后我还得跑一趟马家,把他们家的那幅画屏拿来。”朱先生一心想着把这件事搞定。

    这是一个大人情,而且是两边都有人情。

    对于马家来说,那面画屏早已经成了他们家的一块心病。

    “这里面会不会有机缘?”朱太太看了一眼女儿。

    “别,就算有机缘,咱们佳佳也别要,这未必是好事。”朱先生的脸色都变了。

    “你不是说,他住的那幢是鬼屋吗?”朱太太一直想问清楚这件事,和高人做邻居是好事,但是住在鬼屋里面就不是好事了。

    “他为什么敢让女朋友住在里面?说明他有办法控制那间鬼屋,我还打听过,那间鬼屋和泣血画屏不一样,没害过人,之所以让人害怕是因为每到月半就会有求救声,那未必就是鬼。”朱先生买房子之前当然要打听清楚。

    突然他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咱们家着火有点蹊跷,消防队找到事故原因了,原因是电线老化,但是这房子才住了多久?我们请的装修队绝对是最好的,他们也不敢敷衍咱们,另外咱们不是还请了监理吗?他应该不会走眼吧?”

    “你的意思是……咱们撞邪了?”朱太太立刻想到老公讨要雷击木护身符的事。

    “我不知道,所以我要找一个安的地方,找一个安一些的邻居。”朱先生叹了口气。

    ………………

    人都走了,新的柚木地板光可鉴人,四周的墙壁也是新的,连上面的插座都是新的,天花板倒是老样子,这个不需要包,只要阁楼包一下就行,不过天花板上的灯换了,换了一个很大,却又很薄,紧贴在天花板上的led灯,不仔细看还以为和天花板融为一体了呢!

    现在唯一没换的就只有门窗。

    林雨兰在到处放测试甲醛的盒子,杜南则一下子躺在了刚刚铺好的柚木地板上。

    “这才像个窝。”他惬意地叹了口气。

    “快起来,地板胶还没干呢!今天晚上咱们住哪儿?”林雨兰问道。

    “阁楼上没问题啊,那儿的地板可没铺过。”杜南说道。

    “晚上起来不方便,那个梯子也太危险了。”林雨兰说到这里一阵脸红。

    杜南挠了挠头,他倒是有印象,因为小时候住过,晚上起来确实不方便,所以他父母给他准备了一个痰盂。

    “要不然就住到隔壁那条街的旅馆里面?”杜南又问。

    他看到的是林雨兰怒瞪着的眼睛。

    “确实,那里的条件确实不怎么样。”杜南连连点头:“要不咱们找一家网吧玩通宵?”

    他没想过去宾馆,先不说林雨兰是否愿意?他还得考虑林家的神通广大。

    就在这时,他听到清洁工阿姨冷言冷语地说道:“你可以睡在露台上啊!我都在中央公园睡了十几天了。”

    清洁工阿姨对此的怨气不小。

    “对啊!”杜南却被这句抱怨的话打开了心窍:“咱们晚上就睡在露台上,我去买一顶帐篷……不对,还是买俩睡袋吧!睡袋以后还有用,帐篷用处不大。”

    他这样说,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的尴尬。

    帐篷太小,他不敢保证林雨兰愿意和他挤在一起,睡袋就不一样了,一人一个,宽敞得很。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