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坏律师 (三更/三)

作者:蓝晶 |字数:582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你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起跑酷来了?”林雨兰睡眼朦胧地问道。

    现在天色还早,以往这时候别说她还没起来,杜南都没醒呢!但是今天这个胖子早早地就醒了过来,然后打开电脑就开始忙碌起来,把她也给吵醒了。

    “反正已经跳槽了,我打算找点事情做做。”杜南没说实话。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林雨兰轻哼了一声。

    “好吧,好吧,我只是觉得自己太胖了,想要减肥。”杜南仍旧没说实话。

    林雨兰翻了翻白眼,她敢肯定这个死胖子又在撒谎,不过她也确实猜不出还有什么可能?

    “国内根本就找不到。”杜南挺郁闷,这不是机器不给力,而是真的没有。

    他能够找到的仅仅只有几个论坛,里面都是一些爱好者,属于自发性的训练,场地都是什么废弃工地,要拆的工厂,还有烂尾楼。

    “这种危险性很高的极限运动,你别指望上面能够通过,没有上面允许的话,那就是非法的,谁如果敢挂牌子的话,顶多一个星期,警察就会找上门来,问你有没有许可证,经营手续?”林雨兰对这方面实在太清楚了。

    国外一向都是没有明令禁止就意味着许可,而国内恰好相反,没有许可就意味着禁止。

    杜南有点郁闷。

    换成以前,他一点都不会在意。

    国内不行,可以去国外,他完可以利用清洁工阿姨的时空。

    在美国想要找一个跑酷教练,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特别是对于西海岸的人,别忘了好莱坞就在西海岸。

    当初教清洁工阿姨车技的那个教练,除了教飙车和警察用来拦截车辆的一些车技,还有就是电影特技里面用到的一些东西。这家伙自己说的,他教过不少明星。

    在美国还有专业的跑酷俱乐部,场地也是专门建造的……至少是经过专门改造的。

    但是现在清洁工阿姨遇到了麻烦,好像没什么闲工夫练这个。

    他刚刚想到清洁工阿姨,就立刻感觉到清洁工阿姨在召唤他。

    杜南躺倒在了床上,仰面朝天,一幅正在思索的模样,实际上已经进入了意识空间,再通过那里到了清洁工阿姨的时空。

    老周居然也在,他是被清洁工阿姨拉进来的。

    不只是杜南在进步,其他人也一样,现在能够把人拉进拉出不再只是杜南的专利,其他人也能做到,不过仅限于在她们各自的时间点。

    此刻清洁工阿姨正在车上,开车的是那个司机兼保镖,另外她身边还多了一个保镖。

    “芳姐已经找好了律师,我们正打算去律师那里。”老周抢先解释道。

    “她自己找的?”杜南问。

    “不是,同样也是通过保安公司。”老周连忙回答:“就是按照你说的条件,胜诉率高,名声却不太好,为了胜诉,什么方法都敢用,保安公司原本并不建议我们找这个人,他们认为芳姐的案子很简单,随便找一个律师就能够搞定,实在想要找好律师的话,也有很多别的选择。”

    “你心动了?”杜南感觉出来了。

    “我担心的是用那个律师,就算打赢官司,也会让芳姐的名声受损。”老周有点犹豫。

    “没关系,名声不好,有的是办法补救。”杜南根本不在意。

    “芳姐要搞的是慈善基金,她的名声不好,谁会愿意捐款?”老周并不这样认为,慈善基金不同于信托基金,后者只要能够赚钱,没人会在意创立者的人品,想想索罗斯就知道了,这个混蛋一手制造了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把东亚,东南亚各国坑惨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生啖其肉,公然喊叫要买凶杀掉他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这家伙的基金却很受欢迎。

    “我本来就打算让芳阿姨扮演小丑,我给她的定位就是被生活逼疯了的祥林嫂,只不过祥林嫂最后垮了,她则是疯了,预言次贷危机就是疯掉的证明,搞那个基金也是因为她疯了,她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报复,报复那些和她老公一样可恶的渣男。一个疯掉了的偏执狂加上一个卑鄙律师的组合,应该很有看头吧?”杜南问道。

    他之所以这样想,纯粹就是不想让清洁工阿姨扮演一个圣母婊,而且现代社会对于圣母婊真没什么兴趣,更何况是一个华人圣母婊,媒体恐怕更愿意千方百计挖掘污点,挖掘不出就干脆抹黑。相反,大家对于一个被逼疯了的女人,反倒容易产生同情。媒体也没兴趣或者没胆子挖掘一个疯女人的污点,因为挖掘出来也没用,人家都疯了,还有什么可说的?更何况谁能预测一个疯子的行为,万一报复怎么办?

    另外用疯子也能很好的掩饰清洁工阿姨突然变得厉害的原因,精神刺激导致人体潜能爆发,还有比这更科学,更容易让人接受的解释吗?换成圣母婊就麻烦了,难道说是上帝的恩赐?

    ………………

    那个律师已经有点年纪了,少说有六十岁,花白头发,但是光下巴,他的下巴有点像老太婆,往外突出着,他的脸很丑,五官挤在一起,还有点往里凹陷的感觉。

    这家伙很有钱,他的律师事务所在市中心的一幢很高的摩天楼里面,整整占据了一层,里面的装饰也极尽奢华,红橡木的地板光可鉴人,四周的墙壁和老周的办公室一样,也都是木头包起来的,不过老周是英式古典风格,这里却是仿照宫廷风格,都是镶金边,带镶嵌画的那种,这里的家具也都是宫廷式样,曲线优美,甚至到了夸张的程度,沙发是木制的,当中蒙了红色的小牛皮,扶手包了一层金。

    “请坐,刘女士,我已经看过资料,你的案子很容易解决,随便找一个刚刚开张的律师事务所,都可以保证能够打赢,根本没必要找我。”那个律师直接说道。

    “我钱多。”清洁工阿姨毫不在意地回答。

    “嗯哼。”律师点了点头,他承认这是一个理由。

    “另外我还有一些别的目地。”清洁工阿姨说道,此刻其实是杜南在说话,他在控制着清洁工阿姨的身体:“我听说你在新闻界有很多朋友?”

    “这要看你对朋友如何定义了。”律师回答得有点含糊。

    “我有很多钱。”清洁工阿姨旧话重提。

    “那没问题,我确实有很多朋友,我的朋友同样也会成为你的朋友。”这一次那个律师不再犹豫。

    “我希望他们能够帮我把这起案子炒热,主题就是华人的传统观念和美国社会理念的冲突,还有华人的家庭观念和美国主流的家庭观念的差异和对立。”清洁工阿姨说道。

    “非常有趣,看来你真正在意的并不是打赢这场官司,甚至也不是给予你的前夫惩罚,你还有别的目地。”那个律师见多识广,一听就明白这个客户不简单,这场官司恐怕更不简单。

    “没错,你之前看到的资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曾经找过一个私家侦探,让他调查我的前夫,结果发现他给我买了一份人身保险,受益人是他,另外还有一份我死之后同意出售器官的协议,那上面有我的签名,但是我不记得签过这些东西,而且在他出逃之前,他带我去检查过身体,说是为了健康,实际上是去做匹配测试。”清洁工阿姨慢悠悠地说道。

    “你想告你的前夫意图谋杀?”那个律师有点明白了。

    “我知道这件事和一个叫老秋的黑社会头目有关,这也是我想要对付的人,另外我还想知道是谁预订了我的器官?”清洁工阿姨继续说道。

    “这就有点麻烦了,做这种生意的人肯定很谨慎,我相信你很难拿到他的犯罪证据。”律师摇了摇头,他感觉清洁工阿姨在异想天开。

    “我没指望法律能够制裁他,我需要的只是暴露他做这种生意的事时,我手里有一份清单,都是被他谋害的人,只是没有证据。”清洁工阿姨说道。

    那个律师的瞳孔瞬间收缩了起来。

    他闻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没指望法律能够制裁,那就是说有可能采用法律之外的手段。

    他有点明白清洁工阿姨为什么找他了,换一个胆小的律师或者稍微正直一些的律师,十有就不干了。

    他同样也不认为清洁工阿姨只是说说罢了,因为这位一上来就说过“我钱多”,之后又强调过一次。

    在美国,当一个人的钱多到一定的程度,确实可以搞定一切。

    “你是希望我充当你的同伙?”那个律师问道。

    “没这回事,我并不打算采取非法手段,我现在二十四小时在保安公司的保护之下,所有的电话都有录音,我需要的只是一个顾问。”清洁工阿姨说道。

    那个律师一听就明白了。

    这根本就是不在场证明啊!

    越是这样,他越是确定清洁工阿姨会动手,只不过不是亲自动手,而是遥控操作。

    “你的案子很有意思,我接了。”那个律师本身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物。

    “你的新闻界的朋友……”清洁工阿姨点了一句。

    “有一个人可以帮得了你的忙,他的门路很广。”那个律师拉开了抽屉,在一堆名片里面翻找了起来,过了片刻他抽出了一张名片。

    “我能够拿走吗?”清洁工阿姨问道。

    “请便。”那个律师并不在意,他和那个人很熟,根本用不着什么名片,想要找对方帮忙,直接打一个电话就是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