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同样的味道,同样的感觉

作者:蓝晶 |字数:607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不死武皇诸神永恒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仙尊传人在都市大唐之最强帝王无尽超武系统

    杜南并没有打算去享受感冒带来的头昏、眼花、鼻子堵塞、四肢酸软的一系列感觉,所以他只是控制了老黑的眼睛和双手。

    他和何小姐早就已经分析过了,老黑的装备改造得还行,只是有那么点疏漏。

    最大的疏漏毫无疑问就是不防水,从里到外都不防水。

    杜南自己的那套装备就不是这样,护甲是防水的,穿在外面掩人耳目的衣服也是防水的,防水的化纤衬衫配防水的人造革皮衣,裤子也是人造革,底下是仿海豹突击队的军用战靴。

    不过防水的东西透气性不好,时间长了会热得受不了,所以必须有恒温系统。

    实际上他设计的装备是一个完整的体系,老黑没搞明白这一点,自以为是地弄了这么个东西,结果当然会出问题。

    现在想要彻底改变,那是不可能的,不过稍微改改倒是没问题,他需要做的只是在里面的一件衣服上缝一层塑料布,这些塑料布被撕扯成一圈一圈的,如同瓦片一般层叠排列,这样可以防止漏水。

    杜南做一会儿,休息一会儿,虽然他屏蔽了老黑的大部分感觉,但是仍旧能够感觉到这个家伙的虚弱。

    突然,他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有喝骂,也有威胁,还有求饶。

    毫无疑问,老黑又摊上事了。

    这绝对是蝴蝶效应。

    现在杜南对蝴蝶效应也有了深刻的认知。

    蝴蝶效应并不是死神来了,不会直接给你来一下,要了你的命,而是会隐蔽地制造一连串麻烦和冲突,把你给卷进来,然后越陷越深。

    想要破解这招,至少眼前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换一个新的环境,清洁工阿姨一开始做得就不错,如果不是隔壁那个胖女人的缘故,她甚至可以安安稳稳地度过余生。

    何敏就是吸取了教驯,直接搬到了清洁工阿姨为她买的房子里面,而且深居简出,除了警方和律师,她没和任何人有联络,这里面甚至包括她的亲戚、朋友和以前的同事。

    老黑现在的目标也是如此,第一步是去比勒陀利亚,第二部是想办法去英国。

    甚至包括杜南自己都有这样的打算,不然的话,他干什么要回老家?要在岛上弄一幢别墅(虽然那只是一幢用废弃集装箱搭建,超简易和廉价的别墅)。

    胖子把身体往里面缩了缩。

    他可不会忘记现在的老黑是一个病人,如果惹上麻烦的话,那就真得麻烦了。

    一个人被拖到了院子里面,那是一个身材很高大,块头也不小的黑人,但是此刻他却像是一只鹌鹑似地蜷缩着身子,周围有一群人围拢着他,拳打脚踢,踢的还都是肋骨,膝关节,脊背这样的地方。

    这种地方因为都是骨头的缘故,踢上去绝对是硬碰硬,伤害最大,还会造成内出血,甚至是致残。

    很明显这帮人不打算给那个黑人任何退路。

    “你还敢躲?”

    “你躲啊!你以为躲到这里就没事了?”

    “你知不知道你老婆现在去了哪里?她爽着呢!”

    “老板说了,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里面,你无论如何得把账给结清了。”

    “你可以去偷,去抢,想要弄一把枪应该不难,然后找个好点的目标,你的欠债就没了,你看,这多容易。”

    “……”

    那帮人一边踢打,一边说着。

    “不要把他给打死了。”一个小个子黑人喊了一嗓子。

    他的命令非常管用,周围那些家伙原本气势汹汹,听到这话,立刻停下手来。

    “看看有什么可以拿的,都拿走。”那个小个子黑人说道。

    “嘿——这里的东西大多不是他的。”把老黑带过来的那个胖子冷冷地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一把滑杆霰弹枪。

    “你收留了他……”小个子黑人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是开旅馆的,谁都可以住进来,我不管你们的事已经算客气的了。”胖子压低了枪管。

    “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小个子瞬间掏出了手枪。

    旁边的人同样也各自掏出了枪。

    “你最好看看门外。”黑胖子毫不在意:“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不知道你们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你们老大有多少人?但是我知道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这座镇有两千多人,我们不会任由别人在这里撒野的。”

    小个子看了看门外。

    果然门外都是人。

    “好吧,你有种,你等着瞧。”虽然承认失败,但是他为了面子仍旧放了一通狠话。

    又朝着四周看了一圈,他指了指老黑的摩托车:“这车应该不是你的吧?”

    胖子这一次没多嘴,毕竟那不是他的东西,另外他给这辆车的主人每天十兰特的房钱,已经够客气的了……顶多不算房钱了,等到他病好之后,再帮他买张车票。

    “这辆应该也不是吧?”小个子又指着另外一辆摩托。

    “那是……”旁边一间房子里面有人叫了起来,不过他马上闭嘴了,因为他看到几把枪正指着他的脑袋。

    “外面还有一辆车。”另外一个黑人说道:“那上面还有一些东西。”

    “你们别太过分,居然在我们的地盘公然抢劫,这太不给我们面子了,以后谁还敢从我们这里过?谁还敢住我的旅馆?”黑胖子刚才不说话,是因为没必要,现在就不行了,开货车的背后肯定有人,如果连车带货都没了,货主绝对要追究的。

    “好吧,给你这个面子。”那个小个子也觉得手下脑抽,谁知道那一车货的背后藏着什么人物?

    ………………

    “很抱歉,算你运气不好,房钱就免了,回头我会帮你买一张去开普敦的车票。”胖子走到杜南面前说道,他说话的语气仍旧那样冷冰冰的。

    “那家伙欠了高利贷?”杜南问道。

    “我没问,也没想问,不过十有是这样。”胖子回答。

    “看来这家伙的老婆惨了。”杜南对那个高个子黑人没有一点同情的意思,那家伙和清洁工阿姨的老公差不多,只不过清洁工阿姨的老公更加人渣,背后居然还隐藏着图财害命,骗取保险的意图。

    “我觉得你还是休息吧,你现在连摩托就没了,就不要再摆弄那件衣服了。”胖子倒是好心,他其实早就看到杜南在那里缝塑料布了。

    “没错。”杜南点了点头:“对了,这家伙怎么会被发现的?”

    胖子微微一愣,他确实没想过,不过他的目光马上转向了外面。

    杜南也跟着看了过去。

    他看到门外不远处站着一个脖子上戴着金链子,手上戴着金手链,右手食指和中指各戴着一枚很粗很大的金戒指的人。

    那个人当然也是黑人,不过他的皮肤没有其他黑人那样黑,基本上属于淡棕色。

    “他也是你们这里的?”杜南大致已经猜到这是怎么回事了:“看来你知道那群人的身份,他们应该离这里不远吧?”

    “你难道有什么想法?”胖子转头看着杜南……当然此刻他看到的只能是老黑。

    “我讨厌被人莫名其妙地抢劫,所以我打算给他们制造点麻烦,你放心,我不傻,我不做犯法的事,我有很多法律界的朋友。”杜南说道。

    “你还是死心了吧,没人知道他们在哪儿?所以他们有底气嚣张,别看我刚才挺硬,其实我也怕他们,我怕他们偷偷摸摸地过来放把火,那我就惨了。”胖子拍了拍杜南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没人知道他们在哪儿?”杜南自言自语着。

    他对于隐藏身份越发有了感觉。

    什么大隐于朝,中隐于市,小隐于野,根本就是狗屁。躲在荒无人烟的地方,那才叫隐蔽。

    清洁工阿姨当初如果选择在沙漠中央造一座房子,别说她老公了,谁都别想找到她。

    他缓缓地躺倒在了床上。

    杜南并不是在睡觉,他瞬间进入了托比的世界。

    此刻托比正附在那条二哈身上,它正无声无息地跟在那群人的后面,那群人是坐车来的,一辆面包车,两辆皮卡,老黑的摩托就被扔在其中的一辆皮卡上,那上面还有其他抢来的东西。

    杜南在等待,他在等所有的人都上车。

    当最后一扇车门重重关上,他指挥着托比跳到了其中一辆皮卡上。

    接下来需要做的事就比较有难度了。

    在狗脖子底下挂着一个密封套,里面有一部很小的手机。

    2003年的手机当然只可能是功能机,这还是一台女士手机(为了体积小),不过这台手机绝对不便宜,因为它的功能强悍……内置了gps,而且随时可以记录下来,并且发送出去。

    设计这部手机的人肯定考虑了拥有者被绑架的可能。

    这部手机是当初为了老黑逃脱而准备的……当然肯定不是买的,那家伙顺手牵羊早就成了习惯。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