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说客

作者:蓝晶 |字数:541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不死武皇诸神永恒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仙尊传人在都市大唐之最强帝王无尽超武系统

    “好,非常好。”杜南看着那位副所长的操作。

    此刻他们在研究所里面,今天是星期六,整个研究所里面除了他们俩,根本就空无一人。

    做动平衡是一件需要耐心的工作,这边修掉一点点,那边再修掉一点点,一直到彻底平衡。

    就在这时,突然那位副所长的手机响了,他歉意地朝着杜南笑了笑,接起了手机,不过当他听完那边说的第一句话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怎么?是不是告诉你,你们所长的车出了毛病,刹车坏了?”杜南问道,他现在顶着的是老黑的身体。

    那位副所长的脸颊抽动了两下,不过他没回答,而是继续接电话。

    “好的,我会暂时顶替高文,没事,帮我向他问好。”副所长挂了电话。

    “他没事?”杜南问道。

    “所长他折断了肋骨和左腿,他老婆脑震荡,幸好他的孩子都没在上面,也幸好他的车开得并不是很快。”副所长说到这些的时候,仍旧心有余悸,他无比庆幸自己接了眼前这个人的电话之后,立刻选择了合作,而不是推搪或者狮子大开口。

    “把咱们的工作做完吧。”杜南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两条金链子和一根金条:“这是你的酬劳。”

    “合作愉快。”副所长硬挤出一丝微笑。

    “是你搞的鬼?”杜南在意识之中冲着老黑吼道。

    “不是我,绝对不是我,这是巧合。”老黑拼命喊着冤枉。

    “应该不是他,这段日子我和何敏一直在这里,从来没离开过。”小女孩莎拉也在一旁替老黑说话。

    杜南很想说,他现在同样也不相信这个小丫头……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小女孩在朝着老黑靠拢。

    “杜,如果是我干的,我不只是会弄坏刹车,还会锁死油门。”老黑实话实说。

    “好吧,不是你。”杜南突然感觉自己实在太善良了,和这帮心狠手辣的家伙根本不能比啊!

    “你的另外一个身份搞定了吗?”他干脆另外换了一个话题。

    “搞定了,而且不止一个,我前前后后找了三家,弄了六个身份,足够我用的了。”老黑倒是不客气,不过弄一个假身份本来就不贵,特别是那些没什么特色的身份,比如老黑这种小学都没有毕业,档案里面空空如也的家伙,这样的身份想要搞多少都行。

    “他还买通了一个民政局的人,塞了一堆档案进去。”小女孩在一旁说道:“我又学会了一招。”

    “是吗?也就是他的那些假身份,现在都变成了合法的真身份?”杜南异常惊讶,居然还可以这样干!

    ………………

    “没什么可以惊讶的。”在另外一个时空,在清洁工阿姨那边,老周不以为然地说道:“不只是南非,其实在美国也差不多,要不然芳姐的另外一个身份哪来的?”

    “在美国至少有案可查。”杜南说道。

    “那是因为花的心思不够,再加上帮她做身份的只是一家保安公司,换成fbi的证人保护系统试试,绝对让你查不出来,那才是真正的从出生证明开始造假。在美国同样的机构还有十几个,所以天知道整个美国隐藏着多少隐形人?”老周摇了摇头。

    “不说这些了,这边怎么样?”杜南问道,他是顺路过来看看。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已经开始重新写剧本了,据说派拉蒙和二十世纪福克斯都对这个剧本产生了浓厚兴趣。”老周说道。

    “不至于吧?”杜南有些难以理解。

    “小成本,这才是关键,这两部片子的成本都不高,其中一部还是商业片,但是又不同于普通商业片,里面还是有点内涵的,另外一部恰好和现在的这场官司有关,已经被炒热了。”老周连忙解释。

    “那个老导演怎么说?”杜南问。

    “他建议我们和其中一家合作。”老周说道。

    “你们看着办。”杜南不想管得太多。

    “还有一件事可能会有些麻烦,那个叫老秋的家伙已经发力了,至少有三个华人组织向芳姐施加了压力。”老周低声说道。

    “马克律师是什么意思?”杜南连忙问。

    “他的意思是别管他们,在美国,想要有点影响力,背后至少要有一个到两个参议员,而华人组织普遍没有后台,芳姐现在其实应该算是和华尔街的那帮人属于同一个圈子,她根本就用不着在乎。”老周回答。

    ………………

    在另外一个地方,那旧金山市中心的那座武馆里面,当初和清洁工阿姨交过手的那位老太太,此刻正微闭着眼睛思索着。

    此刻她是坐在一间晚清风格的客厅之中,她的位置在上首正中央,当初接待过清洁工阿姨的那个女人站在老太太的身后。底下围绕着一圈椅子,坐在上面的除了一个青年,其他的都是老头。

    “当初我就知道那个女人有仇家,没想到是秋老鬼。”老太太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个老家伙做的是什么生意?你们还帮那个老家伙带话……如果只是带话也就算了,还想让我帮着施压……抱歉,我没这个兴趣。”

    “吴姐,话不能这样说,那个女人很明显就是一条疯狗,你看她找的是什么律师?而且她现在拼命炒作,炒作的话题越来越不对味道了。”

    “是啊,她告她的前夫……还情有可原,但是她把矛头指向咱们体华人,那就没意思了,咱们华人在美国已经过得很艰难了,何必自己再为难自己?”

    “我们和她没交情,她现在腰杆子挺得很,油盐不进,也就只有您和她有香火之情,您的话,她应该会听,我们的要求也不高,她要告她的丈夫,随便,但是稍微收敛一些,别为了博取名声,把不相干的人,不相干的事牵连进来。”

    底下那几个人纷纷开口。

    “我和她有什么香火之情?就搭过一把手,她想拜师,但是我觉得没必要,她的功夫已经够高了,这里谁都教不了她什么东西。再说,咱们吴家从我公公开始,就立下了规矩,只要和黑道有关,就绝对不允许掺和进去,这件事的背后既然是秋老鬼在操纵,那我只能说一声抱歉了,让你们几位白跑一趟。”老太太冷冷地说道。

    这就相当于是逐客令了。

    那几个来客看到老太太这边没有任何机会,都垂头丧气地告辞离开了,大厅里面只留下了那个青年和当初接待清洁工阿姨的女人。

    “阿伟,你不应该带他们过来的,更不应该卷进这件事里面。”老太太板着脸训斥。

    “奶奶,这件事没你想的那样简单……”叫阿伟的青年正打算争辩。

    “我比你清楚,秋老鬼是什么样的人物,我心知肚明,他做的那些勾当,早四十年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那个女人应该也是他的猎物吧?是不是有人订了她身上的什么东西?”老太太目光严厉地看着自己的孙子。

    “我并不清楚这件事。”那个青年闪烁其词。

    老太太越发失望了,她猜到孙子肯定知情,是非颠倒,助纣为虐也就算了,居然在自家人的面前还不肯承认。

    “秋老鬼做的那些,都是断子绝孙的事,他之所以到现在仍旧逍遥自在,只是因为没人愿意和他死磕,并不是说他有什么了不起的,更不是说他背后有什么人?那都是他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就算有些人需要移植器官,也未必要找他,这个世界上就算没了他老秋,还有老冬,老夏,还有伊万,贾拉德。”老太太完能够猜到自己的孙子是被什么给迷了眼睛?

    “那他也有点人脉啊!毕竟对某些人来说,他是有救命之恩的。”那个青年仍旧不认为自己错了。

    “屁的救命之恩,那只是交易,美国人只会认为这是一场交易,他们给钱,买了他们需要的东西,甚至这还是一桩见不得人的交易,一旦暴露,对于他们的名声将会是巨大的损失,所以老秋的生意一旦暴露,从他手里买过东西的人不但不会替他隐瞒,反而会立刻澄清,并且声称自己也是受到了欺骗。”老太太完可以猜到后续的进展,别看她撇清了和清洁工阿姨的关系,她其实一直在暗中关注。

    看到自己的孙子仍旧无动于衷,她不得不继续说道:“另外你也别以为秋老鬼很厉害,很有手段,当年你爷爷在的时候,他根本就是一个屁,咱们这一辈的人都知道,他只是一个胆小鬼,如果他真的胆子打的话,干脆就直接找那些偷渡客了,谁会管偷渡客的死活?当年这样做的人又不是一个两个,他却用的是放高利贷的方法,看上去合情合理……甚至有那么点合法,实际上呢?只是没人愿意和他较真罢了。”

    “那些对偷渡客下手的人呢?”青年的注意力显然出了问题。

    老太太心里“咯噔”一下,好在她马上又恢复了自然:“死了,要不然就是在牢里,永远别想出来,没人愿意管偷渡客的死活,并不意味着就不会去管,一旦有需要,比如某个人想要竞选,需要做出点成绩,那帮家伙就完蛋了。一查一个准,绝对逃不了的。”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