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想哭?还是想尿?

作者:蓝晶 |字数:649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诸神永恒不死武皇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仙尊传人在都市大唐之最强帝王无尽超武系统

    蒋芸躺在地上不停地哼哼唧唧,此刻的她浑身酸痛,躺着都不舒服。不过她的心里绝对美滋滋的,现在除了那个诡异的小女孩,她就是最特殊的一个了。

    说实话,她也没想到自己能够做出那么多高难度动作。

    当然也有郁闷的地方,比如枪法,她的枪法实在不怎么样,只能说比一般人强些,但是和小女孩绝对不能比。

    “你到底怎么做到的?”

    “难道是因为我们心里的危机感还不够?”

    胖青年和那个日本人此刻正围拢着蒋芸不停地询问着。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就是在想那些事,想她说的那些话,然后越想越感到恐惧……对了,恐惧到最后,我不由自主地求起神佛保佑来,会不会是因为这个缘故。”蒋芸倒也没隐瞒,这种事藏着掖着根本没必要,再说现在局势危急,多一个人帮忙,就少一份风险。

    连身为小学生的莎拉都明白的事,她这个大学生不可能不明白。

    “我试了。”陈小胖感觉有点明白了。

    “蒋君,你求的到底是那位神佛?或许……这个比较有讲究。”日本人是非常迷信的。

    “我求了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还有如来佛祖。”蒋芸这一次说的是中文,她实在没办法用英文说这几位的称号,别说四级英语,恐怕连八级英语里面也不会有吧?

    那个日本人居然听懂了,神佛的名字本来就是音译,中国人叫观音菩萨,日本人也这么叫,甚至写法都是一样的。

    “可能是因为咱们不够虔诚,另外危机感也不太够。”小日本倒是很擅长在自己身上找问题。

    “要不然咱们再找几个人试试?不是还有一个台湾人,一个韩国人吗?我觉得真正有可能成功的,恐怕就只有我们这几个……对了还有那个印度人。”胖青年看了一眼此刻仍旧在打坐的那个印度人。

    这就是不同国家的人,性格和做事方法不同,看到有人成功,中国人和日本人首先想到的是取经,印度人则喜欢自己解决问题。

    至于那三个白人,基本上可以放弃了。

    那里面两个是美国人,一个是意大利人,都属于危机感不强的类型,事到临头会感到害怕,会感到恐惧,但是事情一旦过去,他们立刻就不在乎了,继续享受人生。

    “这要看她的意思。”小日本相对来说心眼比较小,竞争意识比较强,如果有可能,他甚至希望只有他一个人成功,绝对不会像小女孩和女大学生那样慷慨大方。

    ………………

    在意识空间里面,莎拉皱着眉头说道:“这招好像没用,要不要干脆让他们身处于险境?”

    “你也太狠了吧?”胖子已经无话可说了。

    让那帮人身处险境倒是不难,难就难在怎么让他们不至于丧命?

    “如果只是想要吓唬人的话,我有办法。”老黑在旁边主动请缨:“你想让他们吓到什么程度?是哭出来?还是尿出来?”

    他确实很擅长吓唬人,黑人大多不怎么正经,喜欢开玩笑,喜欢恶作剧,老黑更是如此,他以前就是恶作剧大王。

    “不是有小青吗?只要能够找到一条蛇,然后让小青进去,想吓唬谁还不容易吗?”老周不喜欢恶作剧,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不懂。

    “可以试试。”杜南立刻点头。

    这比较安。

    想要找条蛇?实在是太容易了,只要把托比派出去转一圈就行。

    杜南可以肯定这附近绝对有蛇。

    沙漠里面生物种群确实很少,那是因为食物来源有限。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沙漠生物的生命力异常顽强,只要有食物来源,周围区域就会有数量众多的生物,比如苍蝇、蚊子、蟑螂、老鼠……也包括蛇。

    “那三十几个人里面还有一个台湾人和一个韩国人,要不要把他们也拉进来?”莎拉问出了和胖青年一样的问题。

    “你看着办。”杜南毫不在意,他的出发点和小女孩不一样,小女孩想的是增强自己这边的实力,他想的却是做实验。

    现在已经有一例成功了。

    不过这还不够。

    小白鼠当然越多越好。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算一下时间,我那边已经半夜一点了,我得帮你把那架飞机搞定。”杜南一心只想把莎拉的事情搞定,他想赶快办完事,赶快回家。

    “去吧去吧,这里多你不多,少你不少。”小女孩一向很不客气,不过她现在确实有说这话的底气,她们几个人已经不像一开始的时候那样没用了,重要性越来越高,反倒是这个胖子始终在原地踏步。

    杜南倒也不生气,他笑了笑,就退了出去。

    此刻在他的时空,外面一片漆黑,只有微亮的星光。

    这里绝对没有光污染,甚至连市中心都没有路灯,因为点亮路灯要耗电,那需要不少钱,而这座城市连十万人口都不到,只有少许农业和手工业,住在这里的人没钱,市政府更是穷光蛋。

    对于杜南来说,这倒是一件好事。

    他之所以选择这里扎营,除了这里是在机场和废弃场之间,同样也是因为这里有一口干涸的井。

    胖子并没有动,他从呼吸声完能够听得出来,很多人根本就没睡,比如那个向导就只是在打盹,并没有真正睡着,叫阿卜杜勒的大胡子也是一样,甚至更厉害,这家伙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这家伙就会立刻醒来。

    好在他也用不着动。

    只见他把投影用的镜片翻了下来。

    在营地的一角,在那辆大巴的旁边,一个很长很大的袋子透出了一点红光。

    那是一个很小的led灯。

    红光一闪就灭了,紧接着袋口自动打开了,那架折叠飞机无声无息地滑了出来。

    没有声音,真正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因为那东西上面的电机是特殊的,转速又低。

    突然一阵“踏踏踏”的声音传了过来,过了片刻,那声音换成了“呜呜”的轻响……那条狗跑回来了。

    其实那条狗一直就没跑远,始终都躲在废弃场里面,躲在那架废弃的飞机里面。他的包裹能够在那里隐藏九年,证明里面绝对安。

    就在刚才,他把镜片翻下来的同时,还发出了一个信号,这个信号连接着狗脖颈底下吊着的坠子,那是一个微型的录音器,里面有一段事先录好的哨声。这种哨声只有狗听得见,人就没这个本事了。

    听到哨声,这条狗立刻跑了回来。

    杜南装作从睡梦中醒来,他可以肯定别人不会怀疑,因为他刚才真得睡着了,还打呼噜呢。

    “这家伙怎么跑回来了?好吧,回来就回来吧,谁有狗链子?”胖子装出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在那里嚷嚷着。

    其他人顿时被吵醒了。

    “怎么?”

    “好像是那条狗回来了。”

    “干脆把它关在车里面算了。”

    “万一这家伙拉屎呢?或许还会弄坏东西。”

    那群雇佣兵被吵醒之后,都嘟囔起来。

    杜南其实是故意这么做,狗跑过来的声音,那呜呜的叫声,还有他迷迷糊糊的说话声和保镖的嘟囔声掩盖住了那架折叠小飞机在沙地上滑动的摩擦声。

    “我记得车上有一根铁链子。”那个叫阿卜杜勒的大胡子醒了。

    “我去拿,把狗拴在哪里?”向导一下子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怕有人做手脚,另外他还打算把那条狗仔仔细细地检查一下,看看这条狗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怎么会自己跑开?

    “就拴在井台旁边好了。”杜南抢着说道,他担心的是那个人把狗拴在保险杠上。

    向导倒是没怀疑这件事,另外他的注意力都在那条狗身上。

    他没看到任何东西,杜南装作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托比弄了过去,再一次附到了那条狗身上。

    托比附身上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吊坠扯了下来,埋进了沙子里面。

    “可以继续睡觉了吗?我很困。”邢胜男抱怨道。

    “好了,明天咱们就可以回家了。”杜南本来就是送东西来了,相当于快递员,现在连最后一件东西都送走了,自然可以打道回府。

    他并没有注意到,那个向导听到这话,眼珠子叽里咕噜乱转起来。

    “我真弄不懂你。”邢胜男气哼哼地说道,她一直跟在杜南身边,但是从头到底就没看明白。

    这件事实在太诡异了,从中国跑到这里,大动干戈……结果只是为了送一辆摩托。

    此刻她很怀疑那辆摩托里面有些什么?这幅做派实在太像走私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走私的东西绝对不会是人体器官。

    至于为这个国家的某位高官安排退路……似乎也不像啊!这里已经有人了,那个叫沙克拉老爹的人应该就是维护这条逃亡通道的负责人。

    邢胜男越来越想不明白,她的头都大了两圈。

    就在这时,她听到向导大声叫了起来:“老实点,没事干什么刨沙子?你弄得我身上都是沙子。”

    “别吵了好吗?我想睡觉。”杜南喊了一嗓子。

    “是啊,别再吵了,那条傻狗喜欢刨沙子,那就让它刨去,就算把那口井填没了也不要紧,我也想睡觉。”一个雇佣兵紧随其后抱怨起来。

    向导没什么话可说了,他也没想过这里面会有什么问题?

    狗毕竟是他的。

    他骂骂咧咧地往回就走。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