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绝对是纵火

作者:蓝晶 |字数:628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超武升级

    “队长,有汽油味。”一个小警察牵着一条警犬进来。

    中年警察点了点头。

    这原本就是在预料之中的事。

    工作手册那么好烧?那是一堆硬纸片,质地很密,再加上肯定叠得非常整齐,想要部烧掉,不浇点东西,根本是不可能的,浇的东西不是汽油就是酒精。

    “就是汽油打翻了,人力资源部的人在柜子里面放了一瓶汽油,不小心打翻了。”老板只能硬着头皮撒谎。

    “如果你的说法能够成立的话,每个纵火犯都可以声称自己只不过是路过,手里拿着汽油,然后不小心打翻了。”中年警察笑了起来,突然他翻脸了:“你既然承认把汽油放在了柜子里面,那么就跟我们回警局吧!好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把汽油放在柜子里面?你的汽油是从哪里弄来的?什么时候弄的?为什么要弄这些汽油?”

    老板的脸都变了,他连声说道:“不是我,这是人力资源部的事。”

    中年警察一挥手:“把她带进来。”

    随着这一声令下,几个警察把人力资源部的那个老女人推了进来。

    “你已经听到了,你最好老实交代为什么弄来那些汽油?为什么放在柜子里面?不要以为有机会隐瞒过去,你可以找一个律师,向他询问一下纵火是什么罪名?一旦被抓,法院会怎么判?另外纵火是有原因的,我们肯定会查清楚原因,这就是另外的罪行了,你最好想清楚是否承担得起?”中年警察和他带来的人,早就已经商量好了过来之后的一连串步骤。

    那个老女人一来就被控制了起来,刚才就在门外,老板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不是我,不是我的意思,是他让我做的……”老女人虽然狗腿,但是她也知道轻重缓急,更何况她太清楚老板的为人了,就算她把罪名扛下来,老板也不会感念她的好处。

    “不是,绝对不是,警察同志,她在胡说八道。”杜南曾经的老板慌了,他根本没想到,只是为了撒气,居然有可能要坐牢。

    “我要打电话,我要给我的律师打电话。”他突然想起来了,伸手就想要去拿手机。

    可惜他抢了空,旁边的一个小警察一把拿走了手机,反手就把他按在了老板桌上:“这里不是美国,你想见律师?没问题,等到进了收容所,我们自然会安排你和律师见面的,不过那时候你就要面临诉讼了。”

    ………………

    杜南曾经的老板没进看守所就见到了自己的律师。

    做律师的,和警方肯定都有点关系。

    不过一见到自己的金主,那个律师立刻说道:“我劝你选择和解,要不然的话,你只能另请高明了,你这官司肯定输。”

    这位来之前,当然得打听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警察的反应让他感觉很不对头,一般来说,纵火这种事,只要没有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没有重大财产损失,没有人员伤亡,警方是不会介入的……除非跑到法院,政府机关,或者这种地方放火,又或是烧国旗,烧人民币,烧某某的照片。

    他知道自己的金主不是白痴,更没有什么特殊的政治背景,不会做那些毫无意义的傻事,所以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他的金主踩雷了,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杜南的老板到现在都不知道杜南的情况,只知道这个胖子认识朱子安,但是他的律师不一样,稍微一打听,立刻就搞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他哪里还敢站在姓陈的那边?

    没错,杜南的老板确实是他的客户,但是他的客户不止这一位。

    就像当初张老律师明白地和杜南摊牌一样,身为中国的律师,最重要的不是让客户满意,而是和警方,和政府保持良好关系。

    中国的律师,最大的作用不是辩护,而是沟通。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麻烦?这只不过是一件小事,损失又不大,就烧掉几本证书。”那位老板到现在为止仍旧没明白过来。

    那个律师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他见过很多蠢蛋,却没见过这么蠢的,另外他也已经打听清楚了,知道杜南和这位之间的恩怨……明白前因后果之后,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眼前这位太会作死了。

    但是解释肯定得有,那位律师没有回答,而是很平静地问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在严打?”

    一听到“严打”两个字,杜南的老板顿时蔫了。

    他也是一个四十好几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严打的厉害?

    八十年代的时候,一旦遇到严打。扒窃这样的小事,很可能也会被送大西北,流氓罪就更不用说了,弄得不好要吃枪子,至于纵火……基本上够打靶十分钟的资格了。

    “你现在只能避重就轻,只能说,为了泄私愤把那几本证书给烧了,必须低头认罪,这样的话,顶多就是行政拘留十五天,可能还有罚款,不至于背上纵火的罪名,浇汽油只是为了烧得更加彻底,你事先是有准备的,绝对不会引发火灾。”律师在一旁指点道。

    “你是让我主动认罪?”那位老板差一点跳起来。

    “那么你说,让我怎么帮你辩护?”律师干脆把主动权让了出去。

    杜南的老板愣住了,他还真想不出办法来。

    如果这件事是他一个人干的,那倒也没事了,但是现在人力资源部的那个老女人已经认罪了,他首先得过这一关。

    除非他能够和那个老女人串供……他根本没把握。

    狗腿只不过是狗腿,绝对不是忠仆,大部分狗腿在主人顺风顺水的时候会非常听话,殷勤顺从,但是当主人遭遇不顺的时候,狗腿立刻会弃之而去,甚至会落井下石。

    “如果我坚决不承认呢?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杜南的老板还是不想服软。

    “这种话,你也相信?那些咬死不肯开口的人,自然有不能够开口的道理,一般来说,这种人在外面都有人帮他们活动,只要不开口,迟早能出去,一旦开口,他们就死定了。没有这种关系,你咬死不松口又有什么用处?法官才不会在乎你认不认罪呢!只要证据确凿,就能判你有罪,还能加你一个态度恶劣,拒不认罪的罪名,让你罪加一等。”律师这一次可不是恐吓,他说的绝对是真话。

    杜南的老板沉默了下来。

    他又不是那种从来不看新闻的人,当然知道律师说的是真话。

    ………………

    “你以前的老板服软了,”马胖子找了过来:“等着他的是行政拘留十五天,那个老女人也一样,老朱也已经准备好了,你以前的老板被拘留的时候,工商税务会过去查账,如果再找到什么偷税漏税的证据……呵呵,他就等着坐牢吧!就算没偷税漏税,还有消防呢!肯定要停止办公,治理整顿,这个最长是停业三个月。”

    杜南已经无话可说了,他现在总算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也总算知道当初自己有多傻?居然敢轻视那个姓秦。

    在合法的范围之内就有这么多套路,更别说不合法的呢!

    陈扒皮这一次真得要扒掉一层皮了,不过这次是他自己被扒皮,而不是他扒别人的皮。

    “谢了。”他拱了拱手,紧接着又道:“当初我答应的那些事,包括摩托车和无人机,本来早应该开工的,但是因为之前跑了一趟中东,把事情给耽误了……”

    “那是公事,我帮你又不是为了公事。”马胖子之前被自家的老哥一通冷嘲热讽,被那番怪话说得无地自容,却也把他给说开窍了。

    他已经彻底明白了,他和杜南之间就应该谈私交,没必要谈公事。

    “实话告诉你吧!这件事就算做得再漂亮,我们马家也得不到太多的好处,顶多就是被上面赞一句有识人之明。”马胖子很有兴趣指点杜南几句,这也是交情。

    “你真要报答我,教我两手绝活倒是真的。”马胖子其实也没抱什么期望,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已经过了那个年龄。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杜南居然答应了。

    “行。”胖子直接点头。

    “真的行?”马胖子反倒犹豫起来:“我都这把年纪了。”

    “你没看到我开始教朱佳佳武功吗?当初去中东之前我就教她怎么打飞针,林雨兰在旁边也一起学了点皮毛,也幸好她学了点东西,要不然这一次去中东,说不定就出事,所以我现在相通了,有些东西没必要藏着掖着。”杜南一本正经地回答。

    马胖子愣了半天。

    他倒是没觉得杜南在撒谎,小萝莉学飞针,他是亲眼所见,那玩意儿确实不难,用不着从小打基础。

    “我手里正好有一套笑口常开大肚弥勒功。”杜南手里还真有一套大肚弥勒功,不过前面那四个字却是他自己加上去的。

    这次中东之行,他的收获一点都不小,他在那三十几个人身上做了不少实验,多多少少已经弄明白了一些东西。

    他之所以能够把其他人拉进意识空间,或者说他能够和其他人进行意识连接,绝对和那个人的情绪有关。

    就像在夜晚,他很难看清十几公里外的烛光,但是换成灯塔,那就没问题了。

    强烈的情绪就相当于灯塔。

    为什么那个犹太老头做不到?

    就是因为老头太理智,再加上他非常擅长控制情绪。

    什么对原力两种控制方式?

    根本就是狗屁,是他拿来忽悠人的东西。

    另外他用蛇去吓唬那些人,为什么陈小胖,山田真一,辛格都成功了,t恤男汉克,意大利人迪亚哥却没成功?

    恐怕是因为西方人对于恐惧的阈值比东方人高……也就是说,东方人比较容易大惊小怪。

    另外虔诚也是一种情绪,一种非常特殊的情绪,类似爱慕,类似敬仰的情绪,这方面反倒是西方人比东方人更加强烈。

    现在他打算用马胖子做进一步的实验。

    他之所以选择“喜”,是因为这种情绪和恐惧、害怕恰好对立。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