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上帝的使者

作者:蓝晶 |字数:614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不死武皇诸神永恒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仙尊传人在都市大唐之最强帝王无尽超武系统

    火,背后是熊熊燃烧的大火,还有翻卷的浓烟,头顶上是呼啸的发动机声,时不时还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啸,那是俯冲投弹时的声音,紧随其后的肯定是一声或者两声爆炸。

    马丁拼命地游泳,他想尽可能地远离战场。

    他害怕急了。

    作为一个军医,他只接受过为期一个星期的短暂军事训练,根本不知道怎么应付眼前这种局面?

    “上帝,请保佑我,让我得以平安,我会成为您的忠实信徒……”他的嘴里念念有词。

    就在这时,他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道:“别紧张,我可以帮你,但是你得答应我做一件事。”

    “你是上帝吗?”马丁·帕克罗一阵狂喜。

    杜南被呛住了,他可不想有这样的误会。

    “我不是上帝,你误会了……”他连忙解释,不过转念一想,这挺难解释清楚的……算了,干脆忽悠吧!这要容易得多:“听着,你这样说,我会有麻烦的,你可以认为我是天堂的使者,不过我绝对没有翅膀。”

    “你在哪里?我看不到你。”马丁东张西望。

    “你用不着找,我是在用心灵和你说话,我甚至都不在你的世界里面。”杜南连忙回答。

    “你能救我吗?”马丁问道,他真正在意的是这个。

    “可以,不过事后我需要你帮忙救另外一个人,他中了枪伤,虽然手里有一些简单的医疗器械,但是他不知道怎么用?”杜南开始提条件。

    “成交,你救我,我就救他。”马丁一口答应了下来:“我可以发誓。”

    “那好吧,现在放松,把你的身体的控制权交给我。”杜南说道。

    “好的,我放松,我尽可能放松。”马丁非常配合。

    下一瞬间,马丁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海里面飘着了,他在一个空空荡荡,漆黑一片的空间里面。

    虽然漆黑一片,但是他居然看得到东西。

    他看到的是一群人,有男,有女,其中三个是东方人……他以为是日本人,唯一的白人是一个小女孩,另外还有一个黑人。

    “你好,我是芳·刘易斯,这是詹姆斯·周……”清洁工阿姨开始介绍。

    “你们是中国人?”马丁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日本人就行。

    “这里毕竟是太平洋区。”老周随口说道,这相当于一种解释。

    “太平洋区?原来如此,上帝的使者原来也有各自负责的区块。”马丁自认为明白了。

    “等一会儿,我还得靠你救我。”老黑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没问题,你哪里中了枪?”马丁上上下下打量着老黑,他倒没有因为对方是黑人,所以有什么歧视的念头。

    事实上就算有,他也不敢表露出来。

    “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意识投影,我的身体在外面,我的肚子挨了一枪,肠子可能断了,肩膀上和腿上也各挨了一枪。”老黑倒也不在乎,毕竟挨枪子不同于电钻戳眼珠,挨了就挨了,没什么好害怕的。

    ………………

    在马丁的时空,杜南正拼命地游泳。

    他刚刚知道,老周、何敏和清洁工阿姨都是旱鸭子,莎拉倒是会游泳,但是仅限于在游泳池里面,最后就是老黑了,这家伙自称游泳不错,但是没在海里游过,顶多在海滩边上玩玩。

    说到游泳,胖子倒是一把好手……他是渔民的后代,小时候经常去岛上玩,父母离婚之后,他更是寒暑假都在岛上过的,岛上可没什么娱乐,也就只有到海里游个泳,顺便摸俩鱼虾什么的,晚上开开荤。

    他还不是普通游泳,而是潜泳,因为此刻脑袋顶上不停地有炸弹落下,还有机枪扫射,他怕浮在水面上会被流弹或者弹片擦到。

    水里就安多了,子弹和弹片在水里飞不远的,需要小心的是炸弹爆炸时的冲击波,所以他不敢靠近战场。

    时间一点点过去,杜南除了偶尔浮出水面吸口气,基本上都在水底打酱油。

    之前救莎拉,开局至少还有两把枪,现在他有什么?

    另外,这是二战太平洋战场,是飞机、炸弹和航母的天下,战列舰都没有发言权,更不用说他这样的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头顶上的爆炸声渐渐消失。

    杜南浮出了水面。

    他看到的是一片狼藉。

    海面上东一滩,西一块,都是黑色的油污,另外还有乱七八糟的杂物,远处,那艘油轮正笼罩在浓烟之中,时不时卷起一片火舌,除此之外还有白雾……有人在拼命救火,白雾就是水被蒸发之后形成的。

    杜南费劲地往那边游去……他的费劲是装出来的,他必须让自己看上去挺凄惨。

    这也是他亲自下场,而不是让老黑控制的原因,老黑这家伙是逗逼一个,天知道会闹出什么把戏来?

    “那里还有一个人。”

    “有绳索吗?”

    油船上一片忙乱。

    杜南刚刚靠近,就有人扔了一个救生圈下来,救生圈上连着绳索,船舷边上还耷拉着一根绳梯。

    这是标准海水援救的顺序,扔救生圈是让遇难者能够靠一下,能够比较轻松地浮在水面上,连着绳索是为了避免飘远,有了这两样东西,遇难者就可以自己游到绳梯旁边,然后爬上去。

    一刻钟后,杜南爬到了油轮上面。

    “我是医生,有人需要帮助吗?”杜南一上来就立刻大声喊道。

    “你是医生?那太好了,这里有很多伤员。”一个二十多岁,穿着水手服,剃着平顶头的青年走了过来。

    ………………

    伤员确实很多,最多的就是烧伤的伤员,还有一些是被炸弹炸伤,或者被流弹擦到的。

    此刻马丁已经回到了他的身体里面,不过杜南同样也没离开,他要看看这个军医的能力……毕竟这关系到老黑的性命。

    很快他就放心了,马丁的技术不错,虽然只是一些简单的处理,但是那些伤员已经不再像一开始的时候表现得那样痛苦了,有一部分伤员甚至已经沉沉睡去。

    “这些伤员的情况怎么样?”那个穿水手服的青年走了过来。

    杜南和马丁此刻已经知道,这位是船上的二副,也是此刻这艘船的负责人,船长和大副弃船逃跑了,轮机长已经遇难……杜南还知道,船长和大副最后下落不明,很可能他们乘坐的救生艇被日本人的飞机击沉了。

    “我来回答。”杜南在意识之中冲着马丁说道。

    后者当然不会拒绝。

    从地上爬起来,把那位二副拉到一旁,杜南低声说道:“情况可能不太妙,我手里没什么药,只能用吗啡给他们止痛,那几个重度烧伤的人恐怕熬不过四十八小时,另外还有几个重伤员情况也不妙,轻伤员暂时没事,不过我也只能这样说,我担心的是伤口感染发炎。”

    这些都不是谎言,而是马丁的判断。

    “放心,救援很快就会到来。”青年说道。

    “你用不着安慰我,我很清楚,救援来得再快,也至少要等到三四天之后。”杜南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因为历史上救援队就是四天之后到的:“我现在担心的是会不会又有日本飞机过来,所以我建议,等到火灭了之后,最好把人都送到下面去,表面上做出这艘船已经被遗弃的假象。”

    青年稍微一想,立刻感到有道理。

    他现在最担心的,同样也是挨炸弹。

    就在这时,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家伙走了过来:“现在有麻烦了,我联络了特混舰队,告诉他们遭遇了袭击,他们给我的回答是……坚持。”

    青年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此刻的他,心里充满了悲观。

    “别灰心丧气,我们会赢的,救援队会来,一切都会过去。”杜南说道。

    青年点了点头,在他听来,这番话更像是安慰。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欢呼。

    火灭了,现在除了水蒸气,就只有一缕缕青烟,再也看不到滚滚的浓烟了。

    “你看,这不就是好兆头。”杜南说道。

    “没错。”青年多少有了点底气,突然他伸出手:“乔·康布里恩,我很荣幸认识你。”

    “马丁·帕克罗,我也一样。”杜南同样也伸出了右手,他很高兴能够得到认可。

    之前他在马丁给伤员做护理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这个时空,进入何敏的时空,把那位二副的情况查得一清二楚。

    事实上,他还查了这艘船上其他幸存者的身份。

    这里面确实有几个可以利用的人。

    什么叫人脉?人脉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他和这些人一起经历过死亡的考验,而且接下来还要一起渡过难熬的三天,他绝对有把握和这些人打成一片。然后通过那几个人,他可以搭上真正对他有用的人。

    在这个时空,可还没有六度空间理论呢!大部分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和那些大人物之间的距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