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 又惹麻烦

作者:蓝晶 |字数:593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超武升级

    “你也是战斗英雄?”

    “不是,我是来接收飞机的。”

    “是哪种?”

    “p-39。”

    “原来这种,这架飞机航程很远,但是对你们来说根本没用。”

    “那是一架好飞机,不但可以对空,还可以用来打德国人的坦克。”

    “原来你们是这么用的,这架飞机当初设计的时候,要求是超远航程,本来是打算用来给轰炸机护航的。”

    杜南和那个苏联飞行员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闲聊着,这期间也有几个人想要凑过来,都被杜南暗中打发了。

    他的催眠术只能用在一些简单的地方,比如吸引某个人或者让别人离开。

    “听说你们那边的空战异常惨烈?”杜南渐渐引到了他感兴趣的话题上。

    “没办法,德国人的飞机太厉害,飞行员的水平也很高。”苏联飞行员叹了口气。

    “你们其实可以利用数量来弥补质量的不足,苏联拥有比德国多得多的资源,你们有巴库,燃料根本不缺,你们完可以生产一大堆简单,轻巧,而且廉价的战斗机,德国人来一架飞机,你们就用十架飞机去对付他。”杜南说道。

    “这怎么可能,飞机制造的瓶颈是发动机,制造发动机需要时间。我们的工厂已经在加班加点生产了,但是数量仍旧不够。”苏联飞行员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你们的发动机太复杂了,如果是我,就会采用最简单的发动机,能够大规模生产,足够廉价,性能马马虎虎就行,寿命根本不需要考虑,战斗机根本就是消耗品。至于飞机的制造,鉴于你们缺乏足够的铝,其实可以考虑用钢管制造主结构,用木板制造机翼,这种飞机体积越小越好,反正航程什么的用不着考虑,这样对发动机的要求也小,也更灵活。”杜南说道。

    尽可能小的体积,追求灵活性,发动机够用就行,这其实是二战之后轻型飞机的设计思路。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16。

    另外英国人战后设计的蚊蚋也很好得诠释这一点。

    蚊蚋可以说是最小的轻型战斗机,英国人设计出来之后就不要了,只当作教练机来用,印度人却看上了,作为他们的主力战斗机。结果印度和巴基斯坦开战之后,这种异常轻巧的战斗机表现极佳,把比它们大得多,发动机也强劲得多,纸面数据也更加好看的“佩刀”给打得灰头土脸。

    “消耗品?”那个苏联飞行员的注意力没有放在后面那些话上,他只注意到了前面那句话:“飞机是消耗品,是不是说,飞行员也是消耗品?”

    “飞行员存活的几率应该比飞机大得多……不过,必须承认,不管在哪个国家,飞行员都是消耗品。”杜南一脸无奈的样子。

    那个苏联飞行员这一次没有回答。

    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飞行员就是一个高危险的职业,里奇特霍芬这样的超级王牌最终都被击落了。

    没有哪个飞行员敢说自己绝对能够活到最后。

    杜南看到这位满脸失落的神情,突然灵机一动,或许可以再刺激这位一下,让他做出一些过激反应。

    他这样做当然不是因为无聊。

    他需要的是制造话题。

    这是他从清洁工阿姨身上学到的。

    清洁工阿姨前期又是扮演小丑,又是扮演预言家,那个花花公子在幕后拼命炒作,为的还不就是把话题炒热,让清洁工阿姨站在聚光灯下?

    “在我看来,最适合苏联的飞机是用冲压方式制造出骨架,用钢管来加固,然后直接在上面铺木头,飞机座舱其实也是用不着的东西,反正时间不长,可以趴着操作,这样还可以兼顾对地……”

    他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就狠狠地挨了一拳头。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吓得最厉害的莫过于站在一旁的翻译了。

    那个翻译也是苏联人,他的职责不只是翻译,同时也带有监视性质,另外就是避免有可能引发的麻烦。

    在他们原本想来,最大的麻烦有可能是某些美国人故意提一些苛刻的问题,或者是一些敏感的话题,又或是一些容易引起误会,然后被断章取义的话题。

    没想到现在出了这样的事。

    “你发疯了吗?”那个翻译一把架住了发怒了的飞行员。

    “你没听到他说什么吗?”那个苏联飞行员怒吼道。

    ………………

    对于杜南来说,挨了一拳头,就意味着早早地离场了。

    他根本不在乎,因为他的目地已经达到了。

    唯一让他感到有些遗憾的是,他没看到任何一个历史上留名的王牌飞行员,揍他的那个飞行员根本没什么名气,那家伙自己也承认了,他只是来接收飞机的,另外几个苏联王牌飞行员,他根本听都没听说过,十有后来都战死了。

    这倒是完可以理解。

    不管是美国还是苏联,日后有名的那些王牌飞行员,都是1943年之后涌现的,之前是德国人和日本人的天下。

    在另外一边,那个苏联飞行员被拉到了一旁,他自己也知道有麻烦了。

    等到酒会结束,苏联代表团回到大使馆,那个飞行员被叫到了一间办公室里面。

    不大的办公室里面挤着六个人,其中包括那个翻译。

    那个翻译此刻站在角落里面,神情之中充满了惶恐,他已经把刚才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

    他之所以惶恐,是因为他没有尽到责任。

    在苏联,没有尽到职责,引发外交冲突,那绝对是很大的罪名,他很可能会因此而被发配到冲锋营去……冲锋营还有一个名字叫“敢死队”。

    房间里面另外五个人,有两个是大使馆的成员,一个是那个飞行员的教官,一个是访问团的团长,还有一个是带着圆边眼睛的中年人,虽然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文职人员,但是其他人对他显然充满了忌惮。

    “安德烈耶夫,你用不着害怕,我们已经了解了刚才发生的事,现在只是想再问一下具体细节……你先复述一下当时的情况。”那位团长尽可能让口气显得平和一些。

    那个苏联飞行员当然不会把这话当真,不过他比角落里面的翻译要镇定许多,就算受到处分,顶多也只是上前线。

    上面对他这样的飞行员并不会太过苛责。

    “事情是这样的……”他一五一十地把刚才发生地事都说了一遍,连对话也原原本本地复述了出来。

    等到他说完,对面五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飞行员所说的话和翻译刚才说的差不多,显然两个人并没有什么隐瞒。

    “这样说来……是那个人故意激怒你?”团长问道,他嘴里这样问,眼睛看的却是那个戴圆眼睛的人。

    “我们或许可以提出抗议。”青年连忙说道。

    “可以。”说话的是苏联驻美国大使,紧接着耸了耸肩膀:“不过意义不大,反倒是会对这次出访产生负面影响,所以我的建议是先看看对方有什么打算?如果他们以这为借口,恶意针对我们,那么我们再提出抗议也不迟。”

    “如果对方是故意挑衅,肯定会有下一步举动,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晚了。”戴圆眼睛的人冷冷地说道。

    “这个很难说,万一是那个家伙地个人行为呢?在这里,对我们苏联没好感的人多得是,另外还有一部分人纯粹是为了哗众取宠。”大使有点不以为然。

    “也有可能是某个别有用心的团体的成员。”戴圆眼睛的人显然并不认可大使的话,他转头冲着对面那个人问道:“那个人说他是军医?”

    “是的。”“没错。”飞行员和翻译同时回答。

    “一个军医有必要学俄文吗?我觉得他要么是那些逃亡分子……也有可能是同情那些逃亡分子的人,要么是情报部门的成员。”戴圆眼睛的这位是内务部的,最擅长的就是揣测和怀疑。

    “我可以让人查一下他的身份,每一个受到邀请的人都有登记。”大使不想硬顶。

    “有些事不能太被动了。”戴圆眼睛的那位显得不太高兴。

    “好吧,那我就提出非正式的抗议。”大使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引发外交冲突,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个人行为,属于偶发冲突,搞大了反而不好。

    同样他也明白,为什么这位死揪着不放。

    屁股决定脑袋。

    内务部的人管的就是别出错,不能有损苏联的形象,要表现得不卑不亢,他们用不着为大局考虑,他们只需要回去之后没人说闲话就行。

    “或许我们可以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一下意见,让大家知道有那么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试图阻挠我们和美国之间的合作。”戴圆眼睛的那位说道,紧接着他又加了一句:“这同样也是非正式的抗议。”

    “好吧,就按照你说的那样做。”大使并不在意。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