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384 脱困和表演

作者:蓝晶 |字数:579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老周从那个人渣律师的时空出来了,他看上去有点失魂落魄。

    那个人渣律师也跟了出来,此刻的他就穿着一件白布汗衫,底下也只有一条四角裤,不过裹在脑袋上的塑料袋已经不见了,手也不再被反绑着。这家伙居然还有心情东张西望。

    下一瞬间,这家伙消失了。

    是杜南干的,他只不过是强行制造了一个很小的意识空间,把这家伙屏蔽了起来。

    “商量得怎么样了?”杜南问道,他问得当然是老周。

    “我的事恐怕有点麻烦。”老周在那里唉声叹气,他刚才已经问过了,结果让他很是郁闷。

    “怎么?没办法?”杜南连忙问道。

    “我想要证明自己清白,其实很容易,甚至我打算给幕后黑手找麻烦都很容易,因为他们做的手脚本身就有一个大问题,他们把时间限制死了,只要证明我在那个时间根本不可能碰电脑,那么他们的阴谋就彻底泡汤了。”老周说出了其中的关键。

    杜南明白了。

    当然也有人并不明白,比如老黑。

    老黑还在那里歪着脖子想呢!

    “也就是说,你自己一个人搞不定,必须另外找一个人,而且这个人离开你的时间点,必须很近才行,还得稍微早一些。”杜南也开始挠头。

    原本小女孩莎拉是最好的选择,问题是莎拉感觉到情况不对,所以一直没有回到过自己的时空。

    “看来必须再拉一个人进来。”老周说着转身到那堆求救者的影像里面寻找起来。

    杜南一挥手,把那个人渣律师放了出来。

    “老大,您只要帮我把我老婆救出来,让我干什么都行。”那个人渣律师此刻已经变聪明了,把姿态放得很低。

    他又不是没有低眉俯首过。

    以往他遇到那些黑帮大佬,虽然人家也都是请他帮忙,但是他去见人家的时候,不也是低头哈腰,什么时候敢给那帮大佬脸色看?

    “你应该也感觉出来了,我们根本没办法到你那边去,想要救人,还是得靠你自己,不过我们也不是一点忙都帮不了,我们可以给你各种能力,比如你要杀人……”杜南一指老黑:“你直接找他,如果你想要炒股,炒期货,你自己去找老周。如果你需要下蛊、催眠、记忆读取、这些我都可以帮你。”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人渣律师满心喜悦,他原本没指望杜南他们能够直接帮忙。

    他已经从老周的嘴里大致了解了这群人的底细,比如他已经知道这群人都能够穿梭时空,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比较麻烦。

    看到这家伙如此乖巧,杜南倒也不好意思不帮忙了:“算了,先帮你脱困再说。”

    转瞬间,胖子、老黑、人渣律师就回到了人渣律师的时空。

    人渣律师姓廖,此刻他仍旧被绑着呢!以他自己的能力,想要挣脱,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但是对于老黑来说,却轻而易举。

    “你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老黑。”杜南说道。

    “我怎么交?”廖人渣不是很明白。

    “让他控制身体,你别抗拒就行。”杜南懒得多啰嗦。

    黑人的骨骼都软,甚至都用不着练瑜伽,天生就会缩骨,哪怕现在用的是一个中年胖子的身体,老黑也只用了几分钟,就把反绑的手弄到了前面。

    那只手是被胶带绑死的,连手指都没办法动弹,不过没关系,玻璃茬口还在呢!一点点划破就行。

    半个小时之后,廖人渣终于挣脱了出来。

    甚至都没来得及等老黑把胶布部撕掉,那家伙一下子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急不可耐地窜到电话旁边。

    “没用的,电话线已经被拔掉了。”杜南早就看过:“你的手机呢?”

    “被他们砸坏了,连电话卡都被拔了出来。”廖人渣低着头检查电话线,他想看看还能不能修?

    他失望了,电话线是被扯断的,一根根电线都露在外面,得叫电话公司的人来修理。

    他本来不想惊动别人,最好放高利贷的人以为他死了,这样一来救人要容易许多,但是现在做不到了,他肯定得打几个电话。

    想要打电话倒也容易,这片别墅区是有保安的,如果他是蹭电话,保安或许还可能拒绝,但是他要打的是110啊!

    另外他还得打一个120,他的手指被老虎钳夹断了好几根,这都是能够接起来的。

    ………………

    几个小时之后,廖人渣在医院的病床上痛哭流涕,他的面前站着几个警察。

    “阿sir,你们得帮忙把我老婆就救出来啊!绑架我老婆,把我弄成这样的是张秃子,那家伙还想杀了我,我要控告他,我要让他坐一辈子大牢。”廖人渣一会儿嚎啕大哭,一会儿满脸愤恨。

    “廖律师,我们已经询问过嫌疑人,他不承认绑架过任何人,也不承认对你动过武,我们的人正在调查取证,试图寻找出嫌疑犯的指纹,不过到现在为止都没什么结果,没有证据,我们也无能为力。”为首的警察在那里说着套话。

    “怎么可能没有证据呢?你们可以查监控录像啊!他们又不会隐身。”廖人渣怒道。

    “保安说监控系统出了问题,这个星期都没开过。”为首的警察说道,他其实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放高利贷的张秃子不是好人,眼前这位同样也不是好人,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想接这个案子。

    “廖律师,你还是先休息吧!如果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会通知你的。”为首的警察准备闪人了。

    “你们这帮混蛋,根本就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廖人渣破口大骂。

    那几个警察完不为所动,这种话他们听得多了,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

    他们出来,一个满脸青春痘的青年走了进去,他的一只手拎着汤锅,另一只手拎着塑料袋。

    “阿龙,你总算是来了。”廖人渣看到小弟,那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啊!

    “哥,我帮你煮了一些鸡汤,另外还有新的手机。”那个叫阿龙的青年把汤锅放在的床头。

    “快,把手机给我。”廖人渣一把抢过塑料袋,此刻他的两只手都打着石膏,只有几根手指能用,想要打电话还真不容易。

    他第一个拨的是当初帮过的一位黑帮大佬。

    “马爷,您得帮我作主啊!”

    “我已经知道你的事了,说你什么好呢?你又不是那种缺钱的人,有必要故意招惹张秃子吗?”电话那边传来苍老的声音:“你放心,你老婆暂时没事,张秃子这点面子得给我,不过呢……你还是快点把钱还了吧!我如果连这都帮你,那就太坏规矩了。”

    说完这话,对面直接挂了电话。

    廖人渣仍旧不死心,一个个电话打了出来。

    结果都一样,很显然那帮黑道大佬都对好了口径,他得还钱。

    “你还是别在白费功夫了,你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帮他们打官司的小律师,这座岛上像你这样的律师多了,不用你,还可以用别人。”杜南在意识深处冷冷地说道:“那个放高利贷的才是真小弟。”

    “我知道,我打这些电话,只是为了我老婆能够活着,另外就是告诉放高利贷的那个家伙,我还没死。”一边说着,这个人渣律师又开始打起电话来,这一次他是打给警察局的。

    电话一通,这家伙就开始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叫:“阿sir,我需要保护,那帮放高利贷的还不打算放过我……你们得派人过来啊!我是纳了税的。”

    在电话另一头,几个警察都感觉头大无比。

    “这个混蛋真是麻烦。”为首的警察用手捂住传音孔,嘴里不由得骂道。

    “这家伙鬼迷心窍,居然去招惹张秃子,也算是活该。”另外一个警察同样讨厌这个人渣律师。

    “不过这家伙如果出事的话,我们也确实会有麻烦,我觉得还是派一个人过去算了,反正他住的是单人病房,给他在门口弄一个站岗的。”一个稍微上了点年纪的老警察不打算多事,反正站岗的不会是他。

    “也只有这么办了。”为首的那个警察叹了口气,他放开了捂着的那只手,冲着手机说道:“我会安排人保护你的,你放心好了。”

    “那太谢谢了,太谢谢了,谢谢。”廖人渣一连串的感谢,給人的感觉甚至有点感激流涕的味道。

    为首的那个警察当然不可能隔着电话看到这家伙把一个纸卷放在了塑料袋里面。

    廖人渣做这个动作非常隐秘,因为病房里面是有摄像头的。

    1996年的时候摄像头还没有后来那样廉价,所以整个病房就只有一部监视摄像机,那玩意儿体积还挺大,安放的位置就在最里面的那个角落。

    “阿龙,你先回去吧,晚上帮我再弄一锅鸡汤来,我得补补身体。”廖人渣说道。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