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渊源【终于来电了】

作者:鹤城风月 |字数:723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北宋大丈夫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穿越到1931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化中

    田伯光来到了笑傲江湖的世界之后,和许多知名的人物都交手过。

    令狐冲也好,方正、冲虚也罢,即使是任我行,在他的手上也挺不过三招两式。

    这样一来,自己的武功到底有多高,田伯光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

    今日有了对阵风清扬的机会,他也很是心动。

    “既然前辈定要如此,那晚辈就舍命陪君子了。”

    风清扬精神一振,道“哼,用不着你舍命陪君子,让老夫好好揍你一顿就行。”

    田伯光仰天长笑,气势上一点都不输。

    “哈哈哈哈,说起别的嘛,晚辈自认不如。但功夫上,前辈没听过一句话吗?拳怕少壮。”

    风清扬不停地磨牙,脸色十分难看。

    “臭小子,你是觉得老夫老的动不了手了吗?拔出你的剑来,让我看看你的成色。”

    田伯光双臂一振,走到了风清扬的对面。

    “晚辈的功夫,有没有剑并无区别。前辈尽管动手好了,今日咱们就好好切磋一下。”

    那女子走到了一旁,目光紧紧地盯着两人。

    她的武功很高,可是已经到了瓶颈。一直以来都没有突破,固然有心境上的缘故,却也有很多参悟不透的机缘。

    今日两大高手的对决,于她而言,绝对是一次不错的学习机会。

    风清扬活了一辈子,什么没见过。田伯光不拔剑,他也没有在意。

    他知道田伯光说的没错,武功到了一定的程度,有没有兵器确实区别不大。

    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再客气。掌中剑猛地一震,喝道“小子,希望你不是大言不惭。”

    话音未落,那女子就觉得眼前一花,一道青影疾如流星、迅如闪电,几乎是瞬息之间就到了田伯光的面前。

    田伯光也吓了一跳,料不到风清扬的剑竟然这么的快。

    令狐冲的剑术和他比起来,真的差的太远了。

    想想也知道,独孤九剑讲究后发先至,攻敌之必救,要是不够快的话,岂能做到这一点?

    这要是换成其他人,面对着雷霆万钧的一剑,早就受伤了。

    可田伯光却不同。

    他虽然被吓到了,但功夫已经融会贯通,形成了本能的反应。

    脑子里还没有转过来,流淌不息的内力已经产生感应,迅速在他的体外铸就了一层防御。

    风清扬势在必得的一剑,到了田伯光身前半尺,突然遭遇了一股犹如沼泽般泥泞的劲力,竟然裹挟着他的剑偏向了一旁。

    只这一下,就给了田伯光还手的机会。

    他也不敢怠慢,左掌轻扬,一股如火如碳的炙热刀气就奔风清扬砍去。

    风清扬大吃一惊,顾不得再去伤人,连忙挥剑格挡。

    铮地一声闷响,风清扬竟然连退了好几步,才化解了这道刀气。

    一来一回,电光火石之间,他却已经明白了,田伯光的内力之高,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

    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练的。

    风清扬挺剑再上,嘴里也好奇地问道“你这是什么功夫?为什么肉掌能打出刀气来?”

    田伯光右掌又是一道刀气,并没有隐瞒。

    “这是当年西域大雪山大轮明寺的火焰刀,以内力化作熊熊燃烧的刀气伤敌。”

    风清扬进到一半的身子不得不停住,挺剑格挡刀气。

    “匪夷所思的功夫,这让人如何对敌?”

    他的独孤九剑号称破尽天下武功,可是面对着无形无相的火焰刀,连近身都不容易,还怎么去破解?

    风清扬纵横江湖一辈子,此时面对这诡异、霸道的火焰刀,也陷入了为难当中。

    田伯光却哈哈大笑。

    “前辈以剑法称雄,晚辈便以剑法来讨教一下。看看是独孤九剑厉害,还是晚辈的六脉神剑更胜一筹。”

    说着,右手食指凌空一点,一道轻灵而诡异的剑气,直奔风清扬而去。

    不是别的,正是六脉神剑里的商阳剑。

    这一路剑招的特点是巧妙灵活,难以捉摸,让人防不胜防。

    看到一道淡黄色的剑气当空打来,风清扬惊诧更甚。

    “这又是什么功夫?”

    感受到剑气凌厉,他也不敢用手中的宝剑去格挡了。否则的话,说不定宝剑会被削断。

    眼见着风清扬跃到了半空中,田伯光左手小指点出,一道淡青色的剑气紧随而至,这是少泽剑。

    原本田伯光以为,六脉神剑的剑气有各种不同的颜色,好像激光一样,乃是电视剧里特意用特效来显示。

    可真的习练了之后,他才知道,其实六脉神剑的剑气,是真的有颜色的。

    人体蕴含五行,以天道运转,又以筋脉各自不同。所以每一路使出的剑气,就附带了这一路的特点,因此而有不同的颜色。

    风清扬人在半空,陡然见到又是一道剑气袭来,这一下是真的躲无可躲,只好伸剑挡了一下。

    好在少泽剑的特色是忽来忽去,变化精微,威力上却差了一些,所以他手中的剑才没有断。

    可饶是如此,浑厚的剑气还是震的他手臂发麻,差点握不住手中的剑了。

    风清扬气的哇哇大叫,奈何却近不了田伯光的身边三丈。

    一旁的女子看到这一幕,也是呆了。

    心里暗自想着,“如果他用这样的功夫对付我,我也是挡不住的,早已死在了他的剑下。看样子,他果然是悔恨当初,所以才一直忍让的。老前辈说他痛改前非,现在看来,似乎正是如此。”

    打了两招六脉神剑,把风清扬逼得手忙脚乱,田伯光也赧然不已,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这样的武功,天下间除了火器之外,还真的没有人能够对阵。

    他是要和风清扬切磋武功的,一旦动用六脉神剑,则失去了本意。

    想到这里,剩余的六脉神剑招式便不再使用。相反,他第一次抽出了腰间长剑。笑道“前辈,六脉神剑太过于霸道,咱们还是比别的吧。”

    要是以往,风清扬这么孤傲不逊的人,当然不能接受对方藏拙。

    可六脉神剑实在是太过于强悍,已然超出了他对武学的理解,也找不到对阵破解的办法。所以便没有吭声,任凭田伯光使出别的剑招。

    心想那功夫虽然号称六脉神剑,但其实是极其凶悍的内力功夫,根本不是剑法。

    在剑法一道上,独孤九剑才是最强的。

    因此看到田伯光拔出那柄细圆如针的长剑后,他便不再客气,挺剑攻了上来,发誓要找回场子。

    这一次在面对风清扬迅如闪电的剑法,田伯光已经有了适应能力,并没有慌张。

    他手中的剑虽然只有两指粗细,而且没有剑刃,但并没有什么影响。

    对着风清扬攻来的方向,他也没有使出什么剑招,就是抡起细剑,直接挥了出去。

    明明是看起来一折就断的玩意儿,可是从他手里打出去,竟然声若惊雷,带起一片飞沙走石,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卷向风清扬。

    风清扬再次大吃一惊,没想到他这好像流氓打架的一招,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一时间,四面八法都好像被笼罩了,没一处能躲得开。

    这一次,风情用是退无可退,只好把长剑舞成了一团光幕,来阻挡这席卷而到的威势。

    两边撞到了一起,风清扬登即闷哼了一声,腾腾腾退了好几步,最后还是承受不住,噗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角也溢出了鲜血。

    那女子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搀扶住了风清扬。

    “前辈,您不要紧吗?”

    风清扬喘息了片刻,才能开口说话。

    “还好,死不了。这小子总算是懂得尊老,关键时候收力了。”

    田伯光也停了下来,快步走过来,给风清扬推拿回血。

    “我哪知道老头你的内力这么差,早知道,就只用三分内力了。”

    风清扬气的不行。

    “怎么,你是瞧不起我的紫霞神功吗?”

    一听到风清扬修炼的乃是紫霞神功,田伯光也不客气了。

    “不得不说,前辈,和您这无双的独孤九剑比起来,紫霞神功真的不怎么样。”

    风清扬很不服气。

    “还不是你小子的功夫太邪门了?真是的,年纪轻轻的,内功怎么就高到了这种程度?奇了怪了,独孤九剑能够破尽天下武功,为什么碰到你就没有办法了呢?”

    田伯光语重心长地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招数都是花巧。刚才交手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使用什么招数,只是力量、速度达到了极快的境地,前辈的独孤九剑无招可破,自然也就赢不了了。”

    他又道“武功练到了极处,有没有剑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正所谓无剑胜有剑,只要心中有剑,则什么都是剑法。之前我用的六脉神剑,虽然手中没有铁剑,但是剑气纵横,前辈的独孤九剑还是破不了。”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无剑胜有剑……”

    风清扬喃喃自语,另有所悟。

    那女子却惊诧不已,愣愣地看着田伯光,忍不住问道“你怎知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和无剑胜有剑的话来?你……你和独孤求败前辈是什么关系?”

    见她终于心平气和地与自己说话了,田伯光高兴万分。

    “我和独孤求败前辈没有任何关系,倒是这位前辈的独孤九剑乃是传自独孤求败前辈。”

    那女子愣了愣,忍不住道“想不到前辈和小女子竟有如此渊源。”

    风清扬回过神来,好奇地问道“姑娘你是独孤求败前辈的后人吗?”

    那女子先是摇摇头,随后又点点头。

    “家祖当年在独孤求败的遗冢所在,学到了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和无剑胜有剑的武学至理,最终练成了绝世武功。想不到,独孤求败前辈另有绝学遗传于世。”

    田伯光听的惊诧不已,不禁问道“你……你是古墓派传人?”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